第十章 道录司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5212

人气小说:丹道宗师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骨王的万能杂货店食鬼猎人娇宠之名门嫡妃呆萌双宝:首长大人的惹火妻大夏纪九霄赤灵传

    亭外。

    高柳古朴,倒垂入水,枝叶繁茂,绿荫四下。

    藕花开满小湖,朵朵扶摇,弥漫香气。

    李嫣一身武士服,柳色上衣,整个人在水色莲光中,神情莫名。

    这个时候,有一青年人摇着折扇走出来,他看着李元丰的背影消失不见,开口道,“李煜为人稳重,又根正苗红,对朝廷忠心耿耿,确实是可托付大事。”

    李嫣踱着步子,眸光幽幽,道,“你讲,那个临邛道士真的能够令贵妃还阳?”

    “不知道。”

    青年人眉宇青青,有智慧的光,道,“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不过有道录司的葛真君力支持,肯定是神通广大之人,说不定真有希望。”

    “太上皇执念太深,,”

    李嫣叹息一声,对于自己的丈夫,她不用不着伪装,直接道,“太上皇这么多年来为死去的贵妃可谓是动作不断,任何稻草都要抓住,这次这么大张旗鼓,要是成了还好,要是再失败,恐怕会引起整个道录司的地震。”

    青年人折扇上绣着木石,溪水穿林,鹤停枝上,神情前所未有的严肃,道,“太上皇自然是心心念想让贵妃还阳,可宫中的太后皇后甚至很多人她们可不一定这么想,这是个大泥潭。”

    李嫣心中有数,垂下眼睑,道,“我早看清楚了,况且这一次的事儿,统领大人少见地和太上皇与葛真君产生了分歧,不然的话,我们日月卫就会由我这个级别的副统领出面,而不是让李煜等校尉出动了。”

    两人说到这,都沉默下来。

    朝廷的复杂,不是只言片语能够说明白的。

    且说李元丰离开郡主府,他转过头,见身后府邸幽幽,,曲槛逶迤,楼台亭榭,在烟云之中,弥漫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富贵之气,隐成紫青。

    大唐即使是经过安史之乱的重创,依然是富丽堂皇,雍容华贵。

    要是真有明主励精图治,盛世未必不会再来。

    “只是和我没有关系。”

    李元丰感慨一闪而过,他来此世界,只是寻修炼的资粮,至于其他,顺其自然。

    “大人,”

    侍卫驾驭马车过来,停在府邸的大门前,跳下来后,问道,“我们回府?”

    “先不回府。”

    李元丰抬袖上了马车,稳稳当当坐下,吩咐道,“直接去道录司。”

    “是。”

    侍卫答应一声,鞭子扬起,马车声音起,渐渐远去。

    马车里。

    四面澄明,布置纸窗竹榻,颇为清幽。

    角落中还有一镂空细花的香炉,高不盈三尺,冒出鹊尾之香。

    李元丰稳稳端坐,手中把玩自李嫣手中得到的道录司的令牌,花纹蟠龙,银眸睁开一线,他低声念叨,道,“将日月卫的人调到道录司中听令,看来是有大事。”

    李元丰目中有冷意,这少有的举动,再加上李嫣最后大有深意的话,让他隐隐感应到,此事别有隐情。

    不过,要是其他人,或许不安,但李元丰却巴不得如此,不入狼穴,焉得虎子?进入道录司,参与大事,更有机会寻到修炼的线索。

    半个时辰后,李元丰下了马车。

    道录司中,多怪石,矮松,池井。

    嶙峋石骨,虬曲枝干,冷峭的叶子,垂阴无风,等等等等,组合在一起,给人一种寂静,幽暗,神秘。

    木石,光暗,亭台,拢在半遮半掩中,白烟弥漫,看不清楚。

    置身其中,即使是盛夏,都觉得阴冷,寒意扑面。

    “法阵,”

    李元丰目光一亮,他压下心思,取出令牌,很快就见到周玉瑶。

    周玉瑶坐在小阁中,身后是绵长壁画,左面是松石,深谷,幽水,右面绘高崖,怪木,白鹿,柱子之上,则是秋雨三更,稀稀落落。

    大鹤立在女冠身后,用鹤喙啄着不知从何而来的坚冰,一下接着一下,发出碎玉般的脆响,不悦耳,可很有力量。

    周玉瑶见李元丰来,示意其入座。

    李元丰坐直身子,神魂在识海之中,捏了个法诀,运用观气之术,就见眼前的女冠顶门之上玲花盛开,串串如珠,四下满而不溢,烟水横生,气象森然。

    很显然,这位周玉瑶,道录司的四品道官,修为境界不凡,已能神魂出窍,巡游四方。

    李元丰看在眼中,面上是恭敬之色,声音铿锵,道,“属下李煜,前来听令,请大人吩咐。”

    周玉瑶敛去笑容,正襟危坐,她玉颜精致,睫毛长长,美眸之中,浮现出琉璃色彩,道,“这一段时间,你在我麾下听令,可能会遇到一些妖魔鬼怪之事,现在我给你大体讲一讲道术神通,免得你少见多怪,到时候坏了事。”

    李元丰作出洗耳恭听的样子,双手垂在膝前。

    周玉瑶咳嗽一声,组织语言,道,“修炼之道,在于天人合一,只是人身污浊,窍门不开,难以通天,唯有取之于神魂,近乎在天,以观天意。”

    “神魂出,近于天地,开法眼,入道途。”

    “……”

    不知不觉,直到夕阳西下,嫣红光晕落下,挂在檐角上,色彩扑人眉宇,周玉瑶才停下来,她法衣之上,氤氲着晚霞的光,不停跳跃。

    她用手捋了捋垂下的青丝,开口道,“贪多嚼不烂,今天就到此为止,以后你可凭令牌去阁中翻阅藏书。”

    李元丰挡住目中异色,道录司不愧是大唐对修道最有研究的地盘,周玉瑶的讲述,深入浅出,举重若轻,显示出其雄厚的修道积累和底蕴。

    可以说,只论修道之积累,恐怕不在于金元道人之下。

    “要是将之神魂吞噬,”

    李元丰心中激荡着恶意,杀机腾腾,不过很快又压了下去,自己能够用鬼车神意吞噬金元道人的神魂,主要还是其肉身被破,实力大减,趁其走投无路才做到的,而眼前的周玉瑶毫无疑问是盛时候,还在道录司中,她的地盘,要做到这一点,难上加难。

    看来得等一等啊。

    周玉瑶当然不知道眼前人的险恶用心,她说完之后,吩咐道,“你且去休息,很快就会有事情要做。”

    “是。”

    李元丰答应一声,整理衣冠后,举步离开。

    阁中。

    安静下来。

    夕光自半镂空的玻璃中,寸寸而入,和鼎中的香气碰撞,光可鉴影。

    只有大鹤的啄声,非常清冷。

    周玉瑶站起身,霞花上衣,朵朵盛开,她伸出手,摩挲着大鹤的翎毛,看向李元丰消失方向,神情平静。

    在此时,脚步声响起,从外面走进来一个道人,他戴着奇高的帽子,玄黑法衣,手持拂尘,眸子泛白,有一种奇异的气质。

    高帽道人来到阁中,见一人一鹤,人自玉立,鹤也翩然,别有一种鳞鳞光晕,令人下意识安静下来,他笑了笑,声音嘶哑,道,“山风雨来啊。”

    “嗯。”

    周玉瑶听到声音,转过身,人与鹤影,光暗交织,看不清面上神情,道,“云山道友也准备妥当了?”

    “不错。”

    云山扶了扶高有三尺的奇异古冠,眸子中的白色深重,道,“事关真君大事,岂敢磨磨蹭蹭?我们要力以赴啊。”

    周玉瑶看向外面,静静地道,“希望一切顺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