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当年霓裳舞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569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地球穿越时代武炼巅峰

    皇宫。

    高柳深竹,翠色垂衣。

    石骨嶙峋,水洗之后,莹莹有白,纹理纵横。

    不大不小的池塘中,水木明瑟,荷叶落在里面。

    风吹来,竹叶响,水波起,光影冷峭。

    置身其中,萧索清冷,不似盛夏,反而像深秋。

    太上皇李隆基半倚在软榻上,鬓角霜白,老态毕现,他膝上盖着毯子,目光浑浊,看向场中。

    在那里,有舞女十几,盛装精致,长袖缓带,绕身若环,曾挠摩地,舞动之间,香风阵阵,环佩声声。

    清影缭乱,青赤红裙,声调华丽,若仙女翩然起舞。

    只应天上有,人间几回闻。

    李隆基神情木木的,只是在听到一句“人何在,一帘淡月,仿佛照颜色。”忽潸然泪下,打湿了衣襟。

    悲从心中来,难以压制。

    “皇上,”

    高力士提着水壶过来,轻声叫了一声,这一幕,他即使见了很多次,依然觉得心里难受,自从太子登基为帝,太上皇隐居于此,就日夜思念贵妃,以泪洗面。

    天人相隔,永不见面。

    早年雄心壮志,都已经化为这蚀骨的相思。

    李隆基颤巍巍地抬起手,指着场中的舞蹈,声音微不可闻,道,“当年朕作此曲,爱妃常常一身华丽羽衣,扮作仙子,站在最前面,姿态清丽,不沾凡尘,美不胜收。现在朕还在,舞不停,可是爱妃却不见了。”

    说到这,李隆基身子摇摇晃晃,差点从榻上摔下来。

    高力士赶紧上前,扶住太上皇,看着身前的老人弱不胜衣,劝道,“皇上,节哀啊。葛真君已经请到那位神通广大的临邛道士,以对方之神通,定可成功。”

    高力士是跟在太上皇的老臣子了,最是忠心耿耿,语出真心,安慰说,“要是贵妃还阳,见到太上皇这个样子,该是何等悲痛。”

    “好,好,好。”

    太上皇听到这个,赶紧用衣袖将脸颊上的泪拭去,强颜欢笑,道,“为了能够等到贵妃还阳,朕得好好的。”

    在此时,外面有小宦官碎步进来,禀告道,“张公公带着葛真君来了,正在外面等候。”

    太上皇一听,神情就激动了,他让身前的宦官扶着自己起身,连声道,“葛真君来了?快请,快请进来!”

    “是。”

    小宦官答应一声,不多时,脚步声起,一个道人自外面进来,头梳发髻,斜插木簪子,衣紫衣,上面绣着虫鸟花鱼,文理纤妙,藕断丝连。

    道人手持拂尘,双鬓雪白,眸子却似深潭的水,森碧沁人。

    只是一看,恍惚就陷入其中,难以自拔。

    只看气象,就非同凡俗。

    “陛下。”

    道人来到场中,稽首行礼,神情平静,古井不波。

    “葛真君,”

    李隆基身子微微前倾,浑浊的目光中爆发出光彩,像是剧烈燃烧一样,用急急的声音问道,“那一位临邛道人怎么讲?”

    葛真君微微垂头,看着眼前干瘦的老人,真的是垂垂老矣,根本没有了半点当年缔造开元盛世的霸道和从容,他心中幽幽叹息一声,原本的杂念斩去,只剩下冷漠无情,声音却出奇地平和,若枝叶间的风,清水绵长,阴晴交横,答道,“陛下,临邛道人天纵奇才,神通道术超乎我十倍百倍,有他出手,万无一失。”

    葛真君手中拂尘摇摆,声音不紧不慢,很是清亮,道,“或许真是陛下对贵妃娘娘的情意感动上天,才可能有临邛道士这样的大神通之辈应运而生,来帮助陛下完成愿望。”

    体制中的修道人,看上去面冷心冷,可同样很会说话。

    李隆基就很高兴,他面上有光,一扫阴霾,吩咐高力士给葛道人送上茶水,茶香隐隐,在疏影之中弥漫,或阴或晴,夹杂暗影,呵呵笑着,道,“葛真君功劳最大,要不是有你引荐,临邛道人也不会这么快入了寡人的眼。”

    李隆基顿了顿,见葛道人抿了口茶,然后又道,“不知道临邛道人准备何时进行作法?寡人心急如焚,恨不得明天就能够见到爱妃啊。”

    “皇上的心情,贫道知道。”

    葛真君放下镂花双抱玉龙茶盏,眸子之中,光芒乍现,旋即隐去,道,“现在贫道正让道录司的道官们协同日月卫的大戟士一起,在进行提前布置,只要功成,扎于阴阳,临邛道人就会施展夺天地造化之术。”

    “要快。”

    李隆基坐直身子,挥手让高力士把盖在身上的毛毯拿开,他身子前倾,有一种居高临下,仿佛回到了当年生杀予夺的霸道,一字一顿地道,“谁要是敢出工不出力,或者拖后腿,饶不了他!”

    话语落下,虚空中,云气圈圈晕晕,层层叠叠,紫青之中,隐有龙眸睁开,只一线,冰冷威严,俯视四方。

    仔细看去,神龙口衔律令,封禁鬼神。

    所有怪异,不可踏入雷池半步。

    即使是葛真君,都眼皮子一跳,压下自己识海中躁动的神魂,雄狮犹有余威,何况曾经的真龙?

    “可惜,”

    葛真君看到龙气隐去,暗自摇摇头,到底已有新皇上位,龙脉有主,威势不及以前万一,不过也可以了。

    要是真帝国鼎盛,人心凝聚,那自己在皇宫深处恐怕连出窍都不能。

    “陛下,”

    葛道人稳了稳心神,压下涌出来的念头,道,“我等必定会力以赴,助陛下完成心中夙愿。”

    “哈哈,”

    李隆基少见地笑了几声,还亲自提起水壶,给葛道人茶盅中续上水,道,“那就等真君的好消息了。”

    葛道人安安稳稳地地喝完一杯茶,才离开皇宫。

    城中,热闹纷纷。

    虹桥过后,周匝环水,横斜疏影,邻舍小小。

    千百的莲花灯,自上游下来,灯花与水色激射,摇摇摆摆,有琉璃之光。

    葛真君刚要抬步走,蓦然有所感应,抬头看去,就见一叶扁舟顺水而行,舟头之上,负手而立有一人,身姿雄伟,青铜面具遮面,唯有眸子,璀璨生光。

    整个人立于舟头上,稳若山岳。

    葛道人顿住步子,眸子之中,有星芒乍现,在碧绿之中,格外耀眼,同样看过去。

    两人目光碰撞,针锋相对。

    好一会,扁舟过桥,消失不见,葛道人皱了皱眉头,挥袖离开,只有袅袅声音留下,道,“大统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