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庭中对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585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盛华降落远古

    未时半刻。

    正是午后转阴,松色照石。

    阶下青苔,水意鳞鳞,日光折射下来,落在地面上,影子很长,有云姿鹤态之感。

    室内窗明几净,花开疏疏而杂入。

    葛真君端坐在云床上,顶门上云光半尺,恍若灯盏,兰雪晶澈。

    他的身后,是四位道童,或怀抱拂尘,或手持香炉,或捧起法剑,或托起宝盒,八风不动,泥胎塑像一样。

    时间不大,只听脚步声响起,然后珠帘一挑,清气若凤,飒飒而来,周玉瑶一身道服,美眸晶莹,身后跟着大鹤,一人一鹤,姿态从容。

    “见过大人,”

    周玉瑶来到室内,丹唇轻启,声音好听。

    “嗯。”

    葛真君听到声音,睁开眼,眸子之中,金光隐有三尺,金灿灿一片,对于自己一手提拔的嫡系,他没有任何啰嗦,直接自身后道童手中取来宝盒。

    宝盒不到半尺,似玉似石,却又有木纹,很是奇异,而纽扣之上,雕刻的是北斗之相,濯然高升,照耀四下。

    啪嗒,

    宝盒打开,自其中激射出袅袅的烟水,凝而不散,积有三尺厚,旋即以一种莫名的轨迹运转,徐徐下落,化为一幅画卷。

    画卷展开,无质而有有形,有山,有水,有木,有石,很有神韵。

    只是整个画卷,有一种寂寥冷峭,不见人烟。

    周玉瑶抬目看去,只见断壁残垣,野草丛生,角落中生有毛竹,不知名的鸟儿筑巢在上面,形似乌鸦,血瞳黑羽,铁喙钢爪,发出呱呱的难听叫声。

    再往后山走,盘结藤蔓,斑叶黑影。

    时不时的黑水,幽幽深深。

    不知为何,看在眼中,只觉得冷飕飕的。

    葛真君手指如玉,有一种奇异的光,他指向画卷,在那里,似是入口,弯弯若月,光明璀璨,隐有莲花之相,篆文生灭,道,“临邛道人正紧锣密鼓地布置祭台,你的任务是,布下人手,不要让其受到影响。”

    葛真君顿了顿,语气凝重,道,“拒敌于外,最好不过。”

    “拒敌于外。”

    周玉瑶清冷的玉容上有少许严肃,她黛眉挑了挑,道,“幽冥影响之地,危险重重,只凭现在的日月卫的人,恐怕损失不小。”

    “要是日月卫中的副统领肯出力,自然能够少一点牺牲。”

    葛真君的神情无动于衷,很是冷漠,字字如金石,道,“可那位大统领不发话,日月卫的副统领们就不会出马,要是日月卫的人埋怨的话,就埋怨他们德高望重的统领大人吧。”

    话语平静,冷酷自生。

    “是。”

    周玉瑶敛衽行礼,她同样没有任何不忍,反正是日月卫的人,要是真命不好,死了就死了。

    庭院里。

    竹叶交翳之中,有石若莲花,泉水自花中出,洋洋洒洒的,落地满琼玉。

    松风忽来,徘徊不去。

    人在其中,若身在深林,幽静自然。

    李元丰踱着步子,走来走去,目中噙着光彩,熠熠生辉,整个人若慵懒的老猫,悠闲自在,随遇而安。

    可是没有人知道,李元丰识海之中,神魂端坐,正捏着法诀,接引周匝的灵机,并隐隐感应天地间的玄妙。

    天地间的玄妙,或是在竹叶上,或是在水珠中,或是在苔痕下,千姿百态,无处不在,又难以把握,只有像是神魂这样极为敏感的,才可窥见一丝一缕。

    “真是不一般。”

    李元丰不停揣摩,陶醉于其中,不同于鬼车真身那样霸道而强横的力量,神魂观天地,可以见到很多人不可察的兆头,能够提前趋利避害。

    人力有时尽,只凭蛮力,总有风险,需要智慧来弥补。

    李元丰越是修炼,越是知道神魂之道对于自己鬼车真身的大作用。

    “只是,”

    李元丰皱了皱眉头,识海之中,神魂之上,环佩静静浮空,层层叠叠的云气激荡,来回盘旋,凝而不散,而原本的门户,只剩下一束,摇摇摆摆。

    看这个样子,用不了多久,门户就会彻底关闭,自己就得回归西游世界。

    “要抓紧时间。”

    李元丰有一种紧迫感,依照他现在所学,足可以解开真身上的降妖秘咒,可他现在更为在意的是神魂之道可弥补鬼车真身的缺陷。

    这样的话,当然要尽可能掌握。

    正在此时,外面有脚步声响起,然后一道声音响起,道,“李兄可在?”

    “嗯。”

    李元丰停住步子,眼皮一抬,朗声道,“蔡兄来了,快请进来。”

    吱呀,

    开满细密藤花的小门被人推开,花色袅袅下落,摇摇摆摆,然后有一青年人进来,剑眉星目,一身青衣,手摇折扇,上面描着梅枝,风雪余香。

    青年人很是俊美,气质出众。

    “蔡兄,”

    李元丰见来人,连忙上前,两人一前一后,在庭中树阴下坐下,左右是螺石青青,木映花澄,让人耳目一新。

    李元丰坐在对面,眉宇间映着木色,郁郁蓊蓊,不见其底,笑道,“蔡兄你可是大忙人,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据这具身体的记忆来看,这位蔡坤的人不只是日月卫的校尉,还是朝中外戚中一位响当当的角色,很会来事,善于交往,真正的长袖善舞。

    只是自己和他关系一般,对方登门,肯定无事不登三宝殿的。

    “没有别的事儿,就是来找老弟聊一聊。”

    蔡坤坐在竹椅上,用手摩挲着手指上的戒指,上面镌刻着花纹,精致奇异,冰冷冷的触感传来,叹一口气,道,“自从接到调令来道录司后,真是浑身不舒坦,苦闷的很,喝酒都没味道了。”

    他顿了顿,继续道,“我们在道录司到底是外人,不自在啊。”

    李元丰听出对方话中有话,长眉挑起,问道,“蔡兄,此话何解?”

    蔡坤没有直接回答,他看向周匝烟云掩映,竹木蔚然,略一沉吟,然后道,“李兄,郡主可告知你为何暂时调入道录司?”

    “没有。”

    李元丰摇摇头,身子微微前倾,摆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我告诉你。”

    蔡坤神情严肃,道,“葛真君据说请到一位神通广大的临邛道士,能施展大法力令贵妃还阳。正是这样,太上皇才下令命日月卫抽调精锐,力配合道录司,只准成功,不能失败。”

    “有这等事。”

    李元丰听完,先是一惊,然后站起身,案上花纹栩栩,是晴竹雪松,萧疏可爱,他倒是没有怀疑太上皇对死去杨贵妃的执着,而是有一个问题,道,“临邛道士真的能够令贵妃还阳?”

    大唐世界,阴阳隔绝,不可互通。

    即使金元道人那样的人,想要招魂都困难重重,最后没有成功,落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这个临邛道士何德何能,能令杨贵妃还阳?

    “临邛道士来历神秘。”

    蔡坤坐在大椅上,眉宇间隐有不屑,道,“不过在我看来,肯定是胡吹大气,令人还阳之事只在志怪笔记中,现世中怎么可能发生?”

    李元丰压下心中想法,点点头,问道,“我等该如何做?”

    “太上皇心血来潮要让贵妃还阳的举动不是一次两次了,结果如何,我们心知肚明。”

    蔡坤的声音不大不小,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意,道,“这次之事,肯定是最后不了了之,我们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即可,不要太积极。”

    “我明白了。”

    李元丰颔首点头,抱拳行礼,道,“多谢兄台提醒。”

    “哈哈,”

    蔡坤大笑几声,站起身,走到跟前,拍了拍李元丰的肩膀,道,“兄弟是聪明人啊,识时务者为俊杰。”

    “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蔡坤整理了下衣冠,踱步到门口,在离开之前,看了看左右,压低声音,对李元丰道,“宫中的大人们是不会亏待你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