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入局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5503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地球穿越时代武炼巅峰

    李元丰回到庭院,展袖入座。

    窗外松森,案前灯影。

    颜色空明,料峭似秋花。

    花色弥漫开来,若鸥鹭翩翩,浸人衣袂。

    “宫中人,”

    他想到蔡坤离开的话,喃喃自语。

    对于宫中人插手,李元丰并不意外,只是真没有想到,对方如此光明正大,毫不遮掩。而当日郡主李嫣遮遮掩掩的话语,又悄然浮上心头。

    “莫非,”

    李元丰想到自从上位后就沉默寡言的新皇,宫中明目张胆的动作,未尝没有这位高居九重的皇帝插手,不然的话,宫中不可能这么有恃无恐。

    想一想,也正常。

    天无二日,民无二主。

    太上皇和新皇同时在,岂能没有矛盾?

    再说了,据传闻,当年太上皇退位也是不情愿,只是因为安史之乱引得天下不满,再加上新皇领人逼宫,才不得不将九鼎大位禅让。

    “李唐有这个传统啊,”

    李元丰想到李唐开朝的唐高祖和唐太宗的故事,笑了笑,不愧是以史为鉴,照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又发生一次啊。

    “葛真君和临邛道人,”

    李元丰将皇室的龌龊掩下去,他对这样的内斗没兴趣,反而很好奇道录司的主事人葛真君和神秘莫测的临邛道人。

    葛真君执掌道录司,位高权重,神通惊人,是大唐世界修炼界金字塔顶端的存在;而临邛道人,不论是蔡坤怎么贬低,可敢提出还阳杨贵妃的,委实古今罕有。

    两个人在神魂修炼上造诣惊人,肯定非同凡响。

    李元丰来回踱着步子,眸子之中,光彩照人,这摊浑水,他正要趁机摸鱼,从这两位身上得到更多的神魂之道,从而完善自己的道路。

    在此时,李元丰蓦然有所感应,抬头看去。

    只见角落有大木,花开墙上,何止百朵,团团簇簇,覆盖四下,在其间,不知何时,停一只大鹤,丹冠雪羽,一翅展开,恍若白轮。

    大鹤居高临下,鹤瞳之中,很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傲慢和冷漠。

    李元丰和对方的目光一碰,就心中一紧,被一只无形大手抓住,寒意灌入,冰冻身。

    半响,大鹤发出一声清亮的鹤唳,若裂金石,展翅离开。

    “这只妖鹤,”

    李元丰摇摇头,在西游世界,他鬼车真身不只是见过很多妖怪,可只目光就令人发憷的,还真少,尤其是在这个灵机明显稀薄的大唐。

    李元丰压下诸般心思,从容地整理了下衣冠,离开庭院,推门出去,刚才他从鹤瞳中读出了意思,周玉瑶要见自己。

    两日后。

    幽水自西向东,折而北去,两侧崖壁森立,其上生有怪松,枝叶如铁,黝黑遒劲,根蟠空在外,须摇摇摆摆,似是触手,让人毛骨悚然。

    在树前,藤蔓中,或躺,或竖,或横,随处可见奇异的石头,或大,或小,嶙峋而多空。

    至于石头的本来颜色,早在不知年的风吹雨打中剥落,只剩下黑青,有一种岁月的沧桑。

    山风吹来,灌到里面,来回激荡,发出号角般的声音。

    声音远远传开,让人头皮发麻。

    李元丰自外面来,绛红甲胄,腰悬弯刀,目光炯炯,脚步不疾不徐。

    “这个地方,”

    李元丰四下打量,衣袂带风。

    不知何时,有影子从石下,从藤蔓中,从树叶里,不断冒出,聚在一起,影影绰绰的,他们从四面八方来,发出沙沙沙的声音。

    声音像是雨点打在树叶自上,很是急促,像是扼住人喉咙。

    人影看上去古怪,面色惨白,膝下空空,眼瞳空空,手提灯笼,灯笼上缠绕黑线煞气,中央是森绿鬼火,没有任何的温度。

    密密麻麻的鬼魂,簇拥过来,围绕小亭,发出无声咆哮。

    千鬼夜行,毛骨悚然。

    李元丰看在眼中,眼皮一抬,真是幽冥入口,妖鬼满地啊。

    沙沙沙,

    鬼兵鬼卒嗅到生人的气味,用一种诡异的速度奔跑起来,冲李元丰杀来。

    狰狞的面容,在鬼火的映照下,投在石色水光上,张牙舞爪。

    “咄。”

    李元丰没有直接动手,而是自袖中取出一张符箓,一下祭出,自其上,浮现出星灯一盏,灯火一起,牵引四下,宝光垂网,交织细密。

    琉璃之色,弥漫开来,日曜璀璨。

    恍若羊脂美玉一样,澄明纯净。

    剩下空空,火光明灭。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光芒飞溅,看似无形,可落在鬼物身上,沾上即着,火焰升腾,焚烧所有,委实霸道。

    只是一下,最前面的一圈鬼兵鬼卒部不见。

    “不错。”

    李元丰见此,点点头,此符箓是周玉瑶所给的,用来杀鬼驱邪很好用。

    唯一可惜的是,由于没有人驭使,也没有灵机补充,符箓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不可多用。

    果不其然,随符箓燃烧殆尽,很快的,周匝又有鬼兵鬼卒填满空档,继续怪叫,乌压压成片。

    它们前赴后继,撕裂所有。

    “我自己来。”

    李元丰吐气开声,一拳打出。

    通力境界,就可调动身力量于一点爆发,最是刚猛不过。

    只见李元丰力量所到,拳头看上去大了三圈,青筋虬曲,乌青盘结,自上而下,披挂恶风,如同铁锤一样,砸下去。

    天神在世,锤似惊雷,碰上死,沾上亡。

    “杀。”

    李元丰目光如电,皮膜之上,泛起淡淡铜色,他拳拳刚猛,势不可挡,所到之处,鬼兵鬼卒简直纸糊的一样,统统被打爆。

    说起来,他炼体之路和大唐世界的武道不太相同。

    大唐世界的武道,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日夜不辍,步步为营,扎扎实实,极力掌控肉身的每一个精细所在。

    而李元丰则是炼体,他用鬼车神意吞鬼啖魂,化为精气,再辅之此世界和西游世界中龙宫的锻体法门,不管其他,就是干脆利索地提升体质。

    简单来讲,就是力量,防御,和速度。

    所以李元丰对上鬼兵鬼卒,可能没有同境界的日月卫校尉那般技艺纯熟,手段多样,但凭借铜皮铁骨让鬼物们无可奈何的防御,再加上已提升到六牛之力的蛮力,根本没有任何花哨,就是简单直接,进行碾压。

    蛮横霸道,一力降十会。

    反正他没有认真研究大唐世界武道的心思,原因很简单,就是练得登峰造极,若日月卫的那位大统领一般,可力之下,打在自己鬼车之身上,就像挠痒痒。

    人身和洪荒异种本身的差距,是真正的天堑,难以突破。

    李元丰继续炼体之道,主要是要保持自己在大唐世界足够强大,因为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得到更多神魂修炼的道理。

    对他来讲,现在自己所学的神魂之道,足以解决鬼车真身上被龙宫的人下的降妖秘咒,如今待在大唐世界,是要掌握完整的神魂修炼,弥补鬼车真身的不足。

    “时间。”

    李元丰念头一动,识海之中,浮现出环佩,层层叠叠的云气激荡,凝而不散,在其中,有一束光正在冉冉收缩。

    真要是等光束闭合,自己就得从大唐世界离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