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青鼎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546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武炼巅峰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绿茵风暴富贵盈香

    台上。

    藤花浮水,假山嶙峋。

    烟云弥漫开来,临风寂寥,秋气若笛声。

    莲有冷香,钟有清音,相映成趣。

    周玉瑶见到池水中云山道人的影子逐渐变淡,须臾之后,彻底消失,她扶正发髻,曳衣而起,环佩叮当,花逐烟空,走向高台一角。

    在那里,桁架悬空,呈现青色,雕刻花纹,古色古香,在其下,系有吊钩,上面挂着不同器物,有木盒,有葫芦,有网袋。

    稍一接近,就会有扑鼻香气,让人胃口大开。

    周玉瑶走到跟前,嗅到香味,点点头。

    架子可不是摆设,上面悬挂器物里盛满各种物品,比如道录司炼制的培元丹,比如精心制作的肉干,或者腊肉,等等等等,一个不少。

    毕竟像是周玉瑶这样的修士还好,即使没有辟谷,可养在阴神,调和灵机,肉身保持容易,但日月卫中的校尉们,通力境界,力量惊人,同样的,特别需要补充能量。

    正是这样,道录司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早早准备好丹药和食物,甚至不惜动用道术,就是为了尽可能运来更多,并保持不坏。

    周玉瑶纤身微挺,目光一转,掠过花开石下,绿云冉冉,落到其中一个架子上,只见器物琳琅满目,完完整整,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他的木架最少的都少了三分之一。

    “到底怎么回事?”

    周玉瑶来到跟前,黛眉青青,玉颜上满是沉思。

    很显然,李煜自从出动后,根本没有回来过。

    可这样的话,他如何坚持?

    要知道,日月卫校尉们领命前去扫荡的地界是真正的穷山恶水,阴煞凶气勃发,妖鬼横行,根本无法补给。

    周玉瑶细眉挑起,玉足缠绕午后转阴,晴澜倒影,亭亭玉立,看向当时李煜前往的方向,葫芦口的地方依然是大戟士们把守,固若金汤,溜过来的鬼兵鬼卒只是小猫小狗三五只。

    如果李煜真意外阵亡,导致无法回高台补给的话,驻守那个方向的大戟士们也无法这么平平静静了。

    周玉瑶手按拂尘,美眸泛青,璀璨有光,像是要破开迷雾,洞察真实。

    正在此时,高台上的水池再起波澜。

    有云气五色,夭矫而出,西过临谷,北接高崖,层层弯弯,上下相磨,恍若实质。

    继而葛真君投影由虚化实,手持曲柄玉如意,翩然若仙。

    “临邛道人布置祭台到了关键时刻,会勾连气机,引动地脉翻身,”

    葛真君声音传来,字字若铜钟,道,“要警惕强大妖鬼,若有发现,立刻禀告。”

    “遵命。”

    周玉瑶听令,玉颜清冷,神情严肃,她可知道临邛道人布置的祭台不简单,是虎口夺食,这样的举动,肯定会引起幽冥的反噬。

    在之前,或是小打小闹,从现在起,会有狂风大浪。

    周玉瑶想到这,拢在袖中的手攥紧,不再纠结其他,她接下来要坐镇高台,只求不出意外。

    且说李元丰,踏步而行。

    周匝竹石点缀,藕叶藏鱼。

    藤蔓为帷帐,枝叶结宝网。

    乍一看,有木,有石,有藤蔓,有风,有水,有声音,是美妙景色,可如果借着微弱的光看去,就会发现,无论木石,或者竹藤上,都有不规则的斑点,尸斑一样,诡异而恐怖。

    尸斑,在倏明倏暗下,像是半睁半闭的眼眸。

    冷飕飕,阴气如潮。

    不要说普通人,即使朝廷培养的大戟士,来到这样环境中,都得恶气入体,毒发身亡。

    李元丰自鼻窍中吐出一道白气,,同样不好受。

    其实以其铜皮铁骨难以摧毁的坚韧,再加上九牛之力的霸道,横推无双,能将大唐副统领打翻在地,不可阻挡。可在同时,比起日月卫李嫣级别的副统领能够内炼五脏六腑,易髓换血,气息悠长无比,他却没有这样细微精巧的本事。

    要不是鬼车神意第二首拥有的剧毒之能,恐怕无法这般深入。

    李元丰继续向前,并不停止,在路上,他又斩杀了不少鬼兵鬼卒,可吞噬的精气尚不足推动他的炼体进入下一个阶段。

    要提升,不是因为量的阻碍,而是质的问题。

    再往上,只有吞噬强大妖鬼,通过鬼车天赋转化成更高品质精气,才可突破。

    李元丰明白,以自己现在的力量,在大唐世界中,称得上强大,但如果想要打葛真君和那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神秘临邛道人,可是不够。

    而留在大唐世界的时间寥寥无几,必须抓紧突破。

    突然间,前面传来一种古怪的声音。

    初始之时,窸窸窣窣,微不可闻,须臾后,倏尔拔高,再然后,尖锐的叫声远远而来,携带着痛苦,悲愤,恐惧,愤恨,一声接着一声,一声高于一声,仿佛天下的酷刑加身,百般挣扎,难以脱身。

    声音传到恶种,饶是李元丰经历很多,都有一种毛骨悚然。

    “闹什么鬼?”

    李元丰拧着眉头,转过谷口。

    满地苔藓。

    积有半尺厚,团团簇簇,软绵绵的。

    不是寻常的青意森然,而是一种妖异红,嫣红如血。

    踏在上面,若猩红毛毯,很是刺眼。

    而在中央,有一鼎。

    四角,非铜非铁,非金非银。

    四周雕刻玄黑花纹,扭曲折伸,似鸟非鸟,似鱼非鱼。

    上方悬空一珠,下垂摇曳生光,惨绿之色,凝而不散,照人眉宇。

    鼎内,正汩汩汩冒着热气。

    有一个人在里面,翻滚,哀嚎,惨叫,看上去不到一尺,眉眼青青,身披法衣,气质非常,原本应该是很有气质之人,但此时惨叫已经非人。

    人在鼎中,不停腾飞,想要逃出,可每一次都会被悬空之珠的光挡住,插翅难飞。

    “啊,啊,啊,”

    人影在鼎中沸水中翻来覆去,哀嚎连连,难怪这么痛苦,这是真正的下油锅啊。

    “呼,”

    李元丰看在眼中,吐出一口浊气,然后抖了抖身上甲胄,踏前一步,目光落在正坐在鼎前不紧不慢悄无声息烧着柴火的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