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妖魔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533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人,席地而坐。

    银冠,白衣,文静,手指修长。

    他俊美面容上浮现温和笑意,正不紧不慢地往火中添柴。

    柴落下,火焰更旺。

    森森阴绿的火,没有温度,映人眉宇,冰冷萧杀。

    鼎中,水已沸。

    人影在其中,只剩下盈盈半尺,披头散发,哀嚎连连,神情扭曲,不停翻滚。

    四下苔藓,映入鼎耳,嫣红如血。

    遥遥挂在上面,弥漫着妖异。

    一人,一鼎。

    人在鼎中煮人。

    不紧不慢,气度从容。

    看样子,不像是煮人,而是山中静坐,挥毫写诗。

    要是胆小的人见此画面,恐怕都要尖叫出声了。

    李元丰则是神情不变,脚步声声,在苔藓上留下齿痕,清晰的一排,整整齐齐,他来到鼎前,看向哀嚎的小人,眸光动了动,声音不大,道,“阴神,黄文奎?”

    话虽疑问,可语气肯定。

    因为来之前,在道录司中,李元丰见过这一位,和周玉瑶一样,都是四品道官,他还记得当时对方的矫矫不群,真真是没有想到,再见面,就成了鼎中被人煮的遭遇。

    “啊,”

    黄文奎看上去已经神志不清,只在哀鸣不断,他虽是阴神,可出游,可驱物,聚散无形,变化由心,可在悬浮珠子定住之下,仿佛褪去所有神异,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人,正在承受火烧油烹之苦。

    “客自远来,不亦乐乎。”

    坐在鼎前的少年人开口说话,声音若林中寒禽,乍阴惊起,有一种忽如其来的冷峭,他嘴角上勾,衣袖挥动,道,“此地荒芜,没有什么好招待的,幸好鼎中佳肴要成,最是美味可口,客人可以尝一尝。”

    “谢尊下好意。”

    李元丰负手而立,长袖如云,鼓荡生风,有浩然之势,道,“我现在可没有胃口。”

    “那真可惜了。”

    少年人慢吞吞地自袖中取出一个长颈青花瓶,瓶耳咬蛇,栩栩如生,他拔开瓶塞,自里面倾倒出少许酥油,落在张松年的身上,身上下涂满,然后随火势渐旺,呈现出琥珀色,简直若世俗中的烤乳猪一般,口中不停,道,“人间修士,贵在神魂,月华照身,星芒淬炼,琉璃成色,一尘不染,最是纯粹不过。”

    少年人拨动着柴火,惨绿的鬼火照在他的眉宇,幽深而平静,侃侃而谈,语气真诚,道,“真正美味,天地奇珍,不过如此。”

    李元丰没有说话,冷眼旁观。

    要是不见画面,只听声音,几乎令人以为眼前的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君子了。

    实际上,看此荒野之中,鼎里煮人,分明是妖魔。

    “朋友既然不喜欢,那我就不客气了。”

    少年人话语落下,手一伸,刚才还白皙如玉的手臂赫然变得细鳞密布,用来一拽,硬生生将张松年的一只腿撕了下来,塞进口中,用力大嚼。

    少年人微微仰头,嘴巴一下子咧到耳根,森白锋利的牙齿,细密平满,足足有七十二之数,而刚才撕裂下的张松年的一只腿在他口中发出吱吱吱的声音,痛苦而压抑。

    妖魔,真正的妖魔。

    肆无忌惮,横行无忌。

    当面吃人!

    李元丰面无表情,不惊不惧,他看在眼中,好一会,才道,“黄文奎不是软柿子,你擒下他,可不会轻松。现在看你磨磨蹭蹭,废话连篇,还摆出这样装神弄鬼的样子,我就知道,你肯定伤的不轻。”

    他的话语掷地有声,从容而自信。

    事实如此,不会更改。

    李元丰眸子幽深如枯井,不起波澜,可清澈明净,有一种洞彻,他可拥有鬼车之身,分为明白妖魔的性子,从来是简单直接。

    动辄暴起,一言不合就动手。

    只有当他们力有所不及,才会耍其他花招。

    不是说所有的妖魔鬼怪头脑简单,当然了,比起人类,绝大部分妖魔鬼怪一根筋,但最为重要的还是他们更为信奉力量。没有道德或者律令的束缚,习惯以强凛弱,用拳头说话,霸道浸在骨子里。

    正是这样,李元丰断定,眼前的妖魔在虚张声势故布疑阵。

    “出手吧。”

    李元丰稳稳而立,衣角带风,隐有风雷之音,道,“看咱们两个到底最后谁被鼎中食?”

    哗啦啦,

    少年妖魔听完,勃然大怒,他脚一抬,踢翻眼前的大鼎,然后身子站起,双瞳渐尖,一点蓝芒迸射,旋即弥补整个眼中,森绿晶透。

    他狞笑一声,声音没了原本的平和,而是像夜枭一样,能够止小儿夜哭,道,“小子,本来生啖一个阴神本公子还不饱,正好你撞上门来,那就拿你打一打牙祭吧。”

    “聒噪。”

    李元丰吐出两个字,听上去只有蔑视。

    “给我死。”

    妖魔大吼,声音大到不可思议,传到李元丰的耳中,震得人头晕目眩,甚至耳膜都要出血,在此同时,他踏前一步,五指张开,如同簸箕一样,抓向李元丰的面目。

    恶风扑面,尚未临身,可已经有一种刺痛感。

    毫无疑问,真要是被抓实,恐怕就是五个血窟窿。’

    “难怪黄文奎都栽在这妖魔手中。”

    李元丰现在耳中还回响着妖魔的吼声,像是浪头一样,一重高过一重,让人气血翻滚,难以自持,要是像李嫣那样修炼到易髓换血的程度,血液曲曲如意,自可轻松压下,可他却不行。

    不过李元丰有自己的应对,根本不去管,也不闪不避,而是重心后移,成半马步,左拳青筋暴起,黑青一片,如门栓一样,将迎面而来的五爪拨开,在同时,右拳提在腰间,右腿发力一蹬,接着这股力量,一拳击出。

    李元丰力之下,身上大筋连成一排,呈现出乌青,铜铁一般,他身子凭空拔高半尺,居高临下,双耳冒血,不管不顾,劈头盖脸锤下。

    整个人简直非人类,金铁交鸣。

    轰隆隆,

    李元丰踏足如大象,地面仿佛都在摇晃,他携带九牛之力,拳出无悔,干脆利索,和妖魔撞在一处。

    “哈哈,”

    李元丰力大拳重,每一下都如同开天巨斧,威猛绝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