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晋升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653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地球穿越时代武炼巅峰

    夜中,台上。

    藤架悬空,枝条交横。

    新蔓织宝网,旧实坠叮当。

    幼须垂下,细细密密,何止千百,恍若翩翩蝴蝶,连须钩足,摇摇摆摆。

    在其下,有一架小榻,花纹镂刻,一人坐在榻上,闭目不动。

    藤架,小榻,闲人。

    垂若璎,须似蝶,石听风。

    妙韵自成,蔚然成画。

    两名力士守在外面,虎背熊腰,手持利刃,在戒备的同时也在低声说话。

    一人看了眼榻上人影,道,“老爷阴神出游,还不回来。”

    “都是日月卫的人废物。”

    另一人接口,语气不屑,道,“四个校尉,平时在外面耀武扬威,眼高于顶,谁都看不起,可真见真章了,才知道是花架子。”

    “是啊,”

    同伴赞同,愤愤不平,道,“他们一死百了,倒是连累老爷来收拾烂摊子。”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将日月卫的人骂了个狗血喷头。

    日月卫和道录司作为大唐朝廷相对超然的机构,岂会少了龌龊,明里暗里的小动作不断,要不是上面有人压着,恐怕早将争斗摆到明面上来了。

    现在说几句坏话,轻轻松松。

    正在此时,只听噗通一声,在空空旷旷的高台上,格外刺耳。

    “不好。”

    力士听了,先是一惊,继而发现端倪,他健步如飞,来到藤架下,见自己老爷已从榻上跌了下来,七窍出血,模样凄惨,顿时吓得六魂无主,吼道,“老爷出事了。”

    “什么?”

    另一个力士同样奔到榻前,看了一眼,马上道,“我去禀告葛真君。”

    时间不大,只见祥云来聚,凤尾拨光,红莲白鸟,齐齐落下,在仙乐之中,葛真君急匆匆过来,神情严肃,木屐声声,玉壶在袖。

    “真君,”

    两位力士悲痛溢于言表,他们作为黄文奎的卫道之人,感情笃厚,休戚相关,现在见黄文奎的惨相,真的是恨不得以身代之。

    葛真君这位道录司的领袖绷着脸,没有说话,他径直来到藤架下,见到黄文奎七窍流血的惨状,面色阴沉的几乎滴出水来,然后用手一点,自指尖激射出一道光,呈现扇形铺开,高有三尺,上面托举一朵莲花,再往上,云气扶摇,宝珠璀璨。

    宝珠滴溜溜一转,渐辉入黄文奎识海中,积雪晶莹。

    冥冥之中,点燃魂灯。

    呼啦,

    僵死过去的黄文奎身子一动,隐隐之间,有少许生机,像是冬去春来,冰皮新解,鳞鳞有光,只是很是微弱,似乎随时熄灭。

    葛真君看在眼中,有一点喜色,旋即隐去,对两位力士吩咐道,“你们家主人阴神出游有不妥,幸亏有一缕余魂尚在,可保住性命。你们立刻持我手令,护持黄大人离开此地,回归道录司静养。”

    “是。”

    两位力士答应一声,连忙寻来软榻,将不能动作的黄文奎放上去,然后再次和葛真君行礼后,离开高台,急匆匆向道录司赶去。

    待两人离开,高台寂静。

    只有乍起烟水,乱叶寒云。

    偶尔一声鹤唳,自远方来,格外清亮。

    葛真君目视幽深黑暗,目光如雷霆,威严浩瀚,声音很低,道,“是谁?”

    是日。

    山后有潭,方圆半亩,其色阴绿,幽暗深邃,寒意勃发。

    四下陡壁滑不可攀,光能鉴影,时而有怪松自岩隙中倔强长出来,根叶苍劲,团团簇簇,洒下阴翳。

    天光自外面来,落在谷中,和潭里的水色相磨,金绿激荡,莫可名状。

    没人知道,在离深潭三丈高的峭壁上,有一洞穴,外面有松枝遮挡,口小而内宽敞,长短不一的乳石倒垂下来,凝有水珠。

    李元丰坐在里面,眸子平静,识海之中,大放光明,画面一卷卷翻过,光怪陆离,有生活,有修炼,有斗法,有朝廷勾心斗角,等等等等,应有尽有。

    正是黄文奎的记忆,历历在目,非常清晰。

    李元丰一帧接着一帧地观看,虽然不可放慢,可还是看得认真仔细。

    不知道多久,李元丰才停下来,他微微抬起头,眉宇间有着喜悦。

    不得不说,这次收获很大。

    在大唐世界中,他运用鬼车神意吞噬过两位修士的记忆。

    真要说出来,当日金元道人的境界修为未必比黄文奎差上太多,但是在那个时候,金元道人是在拼命之后,记忆紊乱,残缺不的,可黄文奎的不一样。

    黄文奎的记忆是完整的。

    李元丰故意等到被妖魔折磨了一番的黄文奎恢复之后才下的手,就是这个目的,他要的是齐齐整整的记忆。

    现在来看,恰到好处。

    “贵妃还阳,”

    李元丰抬起头,看到穹顶倒垂下来的乳石,上面积累的水珠仿佛撑不住了,啪得一下,掉在地上,摔成纷纷的水花,他眸子晶莹,有智慧的光。

    贵妃还阳真是一件不同寻常之事,即使是黄文奎这样道录司的四品道官,都所知寥寥,可从其中,又可窥视到不少神秘。

    “葛真君,”

    李元丰喃喃自语,从黄文奎的记忆中能够看到,这位葛真君不愧是能够被大唐朝廷授予真君的存在,自有伟力,神通广大。

    而至于神秘的临邛道人,能够做到葛真君都做不到的事儿,可想而知其厉害。

    要打两人的主意,自己现在的力量可不足。

    李元丰想到这,念头一起,识海之中,鬼车神意出现,一首微垂,口衔宝珠之状,里面隐隐有人形,蕴含沛然不可抵御的精气。

    是的,精气,不同于以往吞噬鬼兵鬼卒所化的纯白精气,眼前珠中精气呈现出一种色彩明丽的金黄,只是一看,就有一种与众不同。

    正是妖魔所化,品质很高。

    “品质高是最好不过。”

    李元丰感应到珠中精气蕴含的能量,前所未有,浩浩荡荡,点点头,他这次不惜深入地界,吞掉黄文奎的记忆是意外之喜,首要目标还是这个。

    “咄。”

    李元丰平了平心神,不再犹豫,立刻一引,宝珠滴溜溜一转,旋即炸开,化为精气,夹杂金黄,自上而下,贯通五脏六腑,再入骨髓血液。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