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出手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501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极品小神医降落远古两界套路之王

    一行人,离开关口,折而向南。

    路上白沙细石,积若霜雪。

    夹杂短松铁枫,郁郁森森,横影寥寥。

    枝叶伸到正路,上面有水,沾人衣袂,湿漉漉的,并不舒服。

    韩元吉银冠大衣,长袖扶摇,走在最前,顶门有光,扶疏溟蒙,响之清音,神采飞扬。

    李元丰紧跟其后,甲胄在身,绛红一抹。

    四名力士在最后,呈现扇形展开,弧形进退,虎视眈眈。

    李元丰看了看左右,突然开口,打破了场中的寂静,道,“韩大人,忘了问一句,众人解甲回转,其他校尉有没有要去拜见周玉瑶周大人?”

    韩元吉脚下不停,腰系小印,横云斜月,莹莹一点,他嘴角挂起少许嘲弄,继而隐去,不动声色地道,“其他校尉也在。”

    “其他校尉也在?”

    李元丰笑了笑,用手按向刀柄,冷浸五指,月色在握,道,“这个我不太信,即使是真的是,恐怕也不会有一位五品道官和四位力士同行。”

    “嗯?”

    韩元吉猛地转身,衣袂带起风声,有一种扑面而来的冷冽,他眉宇间一片萧杀,声音低沉,道,“李大人,你此番话是何意?”

    “被人押解回去,能有何意?”

    李元丰面对对方眸中的幽光,平平静静,从从容容,没有任何烟火气,道,“你们戒备之意甚浓,以为我看不出来?”

    字若钟鼓,交相回响。

    碰撞之下,锋锐之气,呼啸奔雷。

    他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清楚,已经有出格之处,会引得周玉瑶等人怀疑,再加上韩元吉等人并不高明的遮掩,早早就看了出来,现在不过是挑破窗户纸罢了。

    韩元吉垂下眼睑,人在影中,不见其面容,只是道,“李大人最近和妖魔鬼怪打交道多了,颇有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之感,我等只是同行罢了。”

    “谎话连篇。”

    李元丰见已走远,悍然翻脸,直接斥责,道,“你们真以为其他人是聋子瞎子?”

    “你,”

    韩元吉本就是刻薄高傲的性子,看不起日月卫的莽夫,现在有令在手,底气更足,他本来的想法是能将李元丰诓骗到周玉瑶前,可要是对方敬酒不吃吃罚酒,那自己也不吝强硬,于是板着脸,道,“李煜,注意你的身份,上级大人的命令,莫非你还敢违抗不成?”

    话语落下,杀伐交缠。

    煌煌威势,扑面而来,沉甸甸的。

    不只是道录司道官威势,更为重要的是大唐上百年来积蓄的秩序森严,不可违抗。

    “哈哈,”

    可惜的是,李元丰可不是大唐之人,他本来性子就有不平不屈之气,再有化身鬼车后沾染上的大妖的桀骜暴戾,岂会对朝廷律令有敬畏之心?

    以前力量不够,只能潜藏爪牙,卧薪尝胆,小心翼翼。

    现在实力大涨,威势绝伦,横推四方,就随心行事,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而五人,正好撞到刀口。·

    “你有朝廷天威,我有说话算数。”

    李元丰面容如铁,眸子沉凝,踏前一步,脚下一蹬,整个人凌空跃起,倏尔下击,若展翅大鹰,风起云飞扬,威势不可挡,道,“说送你们上路,就送你们上路!”

    轰隆隆,

    李元丰这一击,真的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原本只是循规蹈矩的日月卫校尉,可一旦爆发,声势冲霄,血气激荡如长江大河,力拔山兮气盖世。

    威猛绝伦,强横霸道。

    以力压人,所向睥睨。

    这样的爆发,出乎所有人预料。

    首当其冲的韩元吉最是震惊,面色大变,在他的视野中,李元丰凌空下击,势若奔雷闪电,体内气血循环之声,近在咫尺,震得自己耳膜嗡嗡嗡作响。

    “李煜,你什么时候突破了通力境界?”

    韩元吉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声音中蛮是不可思议。

    只有突破通力境界,劲入五脏六腑,才可入微,锁住气血。

    平时若枯石老树,并不起眼。

    突然爆发,一击必杀。

    李元丰没有说话,目中杀机森然。

    在未突破之前,他一身气血,恍若烘炉,热浪拍人。

    突破之后,才可这样令人猝不及防地爆发。

    在他看来,这样的变化,几乎要比气机悠长,生生不息,还要强大。

    “啊,”

    李元丰蓦然暴起,一击势若雷霆,韩元吉根本反应不过来,更不要提抵挡了,只眼睁睁看到对方五指捏成鹤喙,啄向自己的眉心。

    筋鼓乌青,如同死亡色彩,浸染到自己的眼瞳中。

    冰冷冷的,化不开。

    正在韩元吉心中大喊我命休矣的时候,突然之间,他腰间悬有的小印绽放出明光,在其中,有华美诗篇诵读,风云吐于行间,珠玉生在字里,字字珠玑,难以描述。

    诗篇一起,有纯青之意。

    向上一迎,挡在李元丰的手前。

    正是道录司的葛真君亲自为道官们留下的护身道术,关键时候能救命。

    “道诗紫青,濯然不凡。”

    韩元吉死里逃生,清光映在他的面容上,满是喜色。

    “高兴的太早。”

    李元丰击中清光,只觉得光滑如镜,拨开自己的力量,他冷笑一声,力量贯通,自五脏六腑起,汇聚到五指,鹤喙一啄,气劲如针,只攻一点,穿透力十足。

    咔嚓,

    只听一声脆响,明镜之上,浮现出肉眼可见的蛛网裂纹,然后紫青道诗仿佛断了线的珠子,一个接一个的文字飞舞,旋即光泽暗去,普普通通。

    再然后,文字破碎,踪迹不见。

    韩元吉腰间的小印同样化为齑粉,被风吹得无影无踪。

    “果不其然。”

    李元丰见到这一幕,平平静静,葛真君布置的道术非同一般,真要是李嫣这种级别的一击,都有十之六七会被挡住,可自己可不是李嫣这样的日月卫副统领,而是拥有九牛之力披着人皮的大妖,爆发力强横到超乎想象。

    近身搏杀,人尽敌国。

    岂是区区一个早刻制上的道术能够抵挡的?

    “我,”

    韩元吉简直是从天上掉到地下,本来还庆幸死里逃生,结果是自己高兴早了,死亡的阴影根本没有散去,愈发深重。

    “咄。”

    李元丰才不管对方这种落差,他击碎道术之后,踏前一步,人如弓身满月,拳如箭矢,爆射出去,携带着冲击力,狠狠地一击打在韩元吉的头颅上。

    刹那间,血花绽放。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