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图谋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599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林前。

    浮空跃彩,璀璨夺目。

    烟水相磨,金青交晕。

    突然间,有霜白之气,横跨而来,恍若惊龙,瞬间下击,炯然有光。

    遥遥看去,有余音铿锵,经久不散,久而不灭。

    乍一看,美丽绝伦,气象万千,实际上,杀机森然。

    因为这不是其他,而是阴神施展的小九真雷法。

    雷法,即使比不上真正的天地间的雷霆,可依然蕴含那种破灭所有的霸道,横浸到人骨子里,冰冷冷的。

    李元丰正站在木下,树冠亭亭如盖,绿云照人眉宇,一片青翠,他身若赤铜,灿灿其光,整个人扎根一样,一动不动。

    叶青而人金,相映成画。

    眼看雷法遥遥打过来,他冷哼一声,身子稳若泰山,手一伸,捏成方方正正的大印之相,自下而上,悍然轰出。

    没有什么花里胡哨,没有什么玄妙轨迹,就是很扎实的一拳,蕴含炉火般的气血的力量,直接迎上去。

    两种力量在半空中碰撞,发出一声大音,圈圈晕晕的余波炸开,向四面八方扩散。

    耀眼的白光渐渐淡去,只余下模糊不清的痕迹。

    在此时,肉眼难见的虚空中,有千百瑞气,千重霞彩,聚拢起来,凝成一个小钟,上面绣着奇异花纹,讲述法有三成,仙有五等。

    法有三成,小成,中成,大成。

    仙有五等,鬼仙,人仙,地仙,神仙,天仙。

    三五之术,交错而生,自然衍生出一种奇异玄妙。

    难以用言语来描述,可真实存在。

    钟滴溜溜一转,向李元丰当头罩下。

    无声无息,没有任何的波澜。

    不同于刚才雷法的迅疾爆裂,煌煌堂堂,摄魂三五天官钟在于隐匿,在于出其不意,在于难以发现,在于阴毒非常。

    悄无声息即可摄取人的魂魄,称得上杀人于无形。

    而在周玉瑶看来,此道术委实是对付武道中人的杀手锏。

    因为武道中人,对敌凭灵觉,即使是能感应到道术的力量波动,可眼不见就会有误差,一个应对不得当,马上满盘皆输。

    钟身上的花纹,是三五之道,正好对上人身之三魂五魁首。

    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为何道录司能够隐隐压下日月卫,成为大唐朝廷机构中超然的存在。

    无他,比起看得见,摸得着,感受到的实实在在的力量,道术更为诡异,更为变化莫测,更为防不胜防。

    特别是在复杂地形,或者拉开距离后,阴神更能将之聚散无形的特质发挥到最大。

    周玉瑶打的如意算盘,一环扣一环。

    “正让你这么想。”

    李元丰念头一转,就洞彻了周玉瑶的打算,他笑了笑,自己可不是日月卫中纯粹走武道之人,自己已过入道三关,有观气之术,其他日月卫的校尉和副统领们无法窥见钟身貌,自己看得清清楚楚,还可看出其玄妙所在。

    这一点,恐怕要让周玉瑶大失所望了。

    想到这,李元丰身子一转,只取中宫,右手并指如剑,气劲所到,快如闪电,后发先至,在钟身尚未落在自己身前的刹那,正中中央。

    啵,

    一声轻响,钟声毫无疑问地被一指代剑戳破,脆弱的像是阳光下的五彩泡泡一样,不堪一击,这一道术重在诡异玄奇,让人防不胜防,一旦被洞彻玄妙,就没了作用。

    “咦,”

    周玉瑶在林外,见到自己的道术被这么轻而易举地破去,微微一怔,她翩翩身影立在光晕中,周匝枝叶的影子飒飒,如真似幻。

    “是巧合?”

    周玉瑶低低呢喃一句,玉手捏了个法诀,再次催动道术神通。

    “太阴离魂通幽剑,”

    李元丰目生毫光,明察秋毫,纤毫毕现,气机一动,他就通过观气之术发现自己左侧有一柄无形飞剑。

    剑呈现玄黑色,剑柄上是太阴符文,新月之光,剑身上同样镌刻篆文,勾勒出一幅景象,昼夜颠倒,寒暑不息,从而阴阳混乱,从而魄中迷魂,魂中迷魄,进退失度。

    人之身,重在顺应天地,调和阴阳乾坤,才可顺风顺水,健健康康。

    而太阴离魂剑则是完颠倒,昼夜,寒暑,四季,等等等,部颠倒,人身岂能受得了?

    到最后,则是魂飞魄散。

    又是阴毒的一道术,同样无声无息,杀人于无形中,很显然,周玉瑶是想试探一下,刚才李煜破掉她的小钟到底是巧合,还是成竹在心。

    对于太阴离魂通幽剑这门道术,李元丰更为熟悉,了如指掌,原因很简单,黄文奎曾经多次和周玉瑶切磋,见识过这一门道术。

    而李元丰有黄文奎的多数记忆,自然对这门道术不陌生。

    李元丰稳稳站立,脚下生根一样,整个人仿佛成一株顶天立地的大树,枝叶茂盛,木茎森森,根若虬龙,扎于大地深处,风吹不动。

    站定之后,以静待动,以逸待劳。

    眼见太阴离魂剑袭来,李元丰自自然然摆了个浮云桩,头拔若顶青天,背脊椎骨似大龙升腾,然后瞬间由静到动,身子拔起,右拳打出,如飞箭穿物,爆裂打出。

    人身若弓拳出似箭,半步崩拳,穿透力无双。

    “给我破。”

    李元丰一拳打出,拳到,声到,道术破灭,干脆利索,一力降十会。

    “道术,”

    李元丰立在原地,顶门上气血鼓荡,若宝灯,或火炬,或烽烟,笔直向上,熊熊燃烧,在破掉上面三种道术后,他接下来又破了周玉瑶几种道术,若有所思。

    他这样明目张胆地挑衅,不只是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心有底气,更为重要的是通过真正交手,摸清楚这个世界上修道之人的底细。

    现在来看,道术的诡异,多变,防不胜防,在自己同样熟悉道术的情况下,大打折扣。

    “这么一来,”

    李元丰目光炯炯,他虽然吞噬过金元道人和黄文奎的神魂,了解不少修道辛秘,但只有亲自动手的情况下,才可避免眼高手低,未雨绸缪,直指最终目标葛真君和临邛道人。

    实战经验,太有用了。

    “哈哈,”

    李元丰想到高兴处,气血鼓荡,焰火更盛,像是大旗招展,冲林外的周玉瑶和魏夏元示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