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临邛道士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446

人气小说: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法师维迦奶爸的肆意人生此生只想宠你真武世界我不是保镖护国公开海

    魏夏元目光晶澈,手持法剑,森然若秋水,鉴影须眉。

    周匝寒烟上枝,暮鸟鸣石。

    平沙骤起,寂寥在眼。

    翠嶂倒影下来,影影绰绰,寂静无声。

    这位道录司的四品道官似是警觉的猫儿,随时准备出手,斩杀可能冒出来的人影。

    正在此时,只听妙音迭起,仙乐声声,冷香垂落,结成莲花之相,郁郁馥馥,摇摇摆摆,魏夏元听到声音,转过头,就见自己身前的周玉瑶上空,细雨纤纤,晴岚楚楚,继而吐香晕色,层层圈圈,一个玲珑倩影曳裙出来。

    倩影不到一尺,琼香绕身,罗锦扶摇,精致美丽。

    出现之后,往下一落,通过顶门,沉入识海中。

    再然后,魏夏元就见周玉瑶睁开眼,仔细看去,不同于平时的清冷不近人,现在的女冠脸如桃花眉如柳,盈盈一握的纤腰,美眸流转之间,隐隐有一种呼之欲出的娇媚。

    是的,娇媚,可人。

    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多了三分勾人。

    要是普通人见周玉瑶这样风姿约绰的样子,肯定是觉得比眼前好看,可落在同境界的魏夏元眼中,心里就不由得咯噔一声。

    因为他知道,周玉瑶这样的变化不是好事,而是阴神出外,有所折损元气,才会落地不稳,从而引起的改变。

    很快的,周玉瑶刚才的容光焕发般的娇艳敛去,重新拿捏住气机,她黛眉挑了挑,玉颜上满是寒霜,银牙咬紧,看向林中方向。

    在那里,气血之力升腾,恍若熊熊燃烧的火炬,而周匝星火曳着战旗之相,远远铺开,指向自己的方向。

    挑衅,绝对是明目张胆的挑衅。

    “可恶。”

    周玉瑶罕见地跺了跺脚,恨不得要骂人,对方真是可恨,不只是违背上级命令,还杀害了自己派出去的道官与力士们,现在还这么挑衅,无法无天!

    更气人的是,自己刚才主动出手,不仅是没有教训到对方,反而稍一不留神被对方寻到机会打了一记,元气有损。

    真真是气死人!

    “周道友,”

    魏夏元目中清光盈盈,丹青玉文,交织成镜,同样照出林中的景象,火焰熊熊,激烈燃烧,染红半边天,那种隐隐的嚣张气焰,扑面而来,他神情变得严肃,林中武道之人拥有的实力,还要超乎自己想象,于是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中十有七八是日月卫的李煜,”

    周玉瑶抿起丹唇,贝齿细细,声音中有一种冷意,将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讲了一遍,没有任何的隐瞒,事情发展越发出乎所料,需要群策群力。

    “还有这等事情,”

    魏夏元听完,眸子之中,看向林中,流露出刀锋一般锐利的杀机,对方胆大包天到敢杀害道录司的五品道官和四名力士,真是视道录司和朝廷如无物,实在该杀。

    只是他又想到对方的诡异,还有刚才和周玉瑶展现出的超乎寻常的力量,硬生生将杀机压下去,没有爆发。

    “对方实力已经不弱于日月卫的副统领,”

    魏夏元神情冷静,认真分析,道,“且看其嚣张的样子,可能有我们不知道的底牌。依我之见,我们两个暂时解决不了,正好现在去见真君,也将此事禀告,看一看真君如何处理。”

    “我知道了。”

    周玉瑶尽管不甘心,可知道这是稳妥老成之道,只能点头表示答应。

    “我们走。”

    两人最后看了一眼远方的焰火,同时转身,离开高台,向外行去,他们身轻体健,即使不能够像阴神那样神出鬼没御空飞行,可脚下生风,很快就消失不见。

    只剩下空旷的高台,藤叶上下,结蔓垂璎。

    天上冷光照下来,积水空明。

    少顷,有一身影来到台前,身姿挺拔,面容坚毅,双眉浓若刀。

    来人看向周玉瑶和魏夏元消失的背影,目光沉沉。

    “走的不慢。”

    来人自然是李元丰,这个时候,他身上没有和林中与周玉瑶阴神交手的锋芒毕露气血如炉火,整个人精气内敛,成了路边不起眼的石头。

    突破之后,李元丰进入入微之境,既能张扬霸道,威猛强势,也可潜龙在深渊,平平静静的。

    对于两人,他未必没有强留下来的能力,可没有必要。

    原因并不复杂,李元丰的目标是收集神魂之道的修炼法门,反正已有黄文奎这位同是道录司四品道官关于神魂之道的记忆,即使是再有两人的,也没有多大用处。

    而时间紧迫,用不了多久就得回归西游世界,不能做无用功,要集中部精力和时间,放到真正目标身上。

    真正的目标,葛真君和临邛道人。

    反正经过与周玉瑶的交手,李元丰亲身体会过阴神修士的战斗力。

    对于完成自己目标,李元丰更有信心。

    “走。”

    李元丰鼻子抽了抽,嗅着空气中两人留下的气机,身子一摇,如游龙一样,只是一眨眼,同样消失不见,尾随而去。

    北玄塔。

    檐出云霞,阁朝幽水。前后云台宝阁,左右浮亭长廊。奇花异卉不绝,珍禽异兽来来往往。尚有水光绕之,波浪不起,清澈见底。

    置身其中,如同天上琼楼,人间仙境。

    特别是在周围灰扑扑的地界中,这样一建筑,格外夺目,与众不同。

    当珠光偏移,层层落下,照出琉璃玉地,清凉世界,在其中,案上玉鼎巍峨,青烟细细,铜螭之中,冒出彩毫,万万千千的篆文,恍若满天星斗一样,冉冉下落,掉到地上,啪得一声,发出清音,化为玉蕊花开,弥漫冷香。

    葛真君静静地坐在云榻上,他双鬓雪白,眸子清幽,冷碧不见底,给人一种严肃的感觉,正慢条斯理地烧水。

    小炉上火势正旺,很快的,水壶中传出一阵阵松音,葛真君听到后,抬手取下壶盖,防止水煮过老,须臾后,待水珠串串,似蟹眼一般,水有微微波澜,知道水已好。

    葛真君拿起水壶,至于案上素白茶盅中,早放好茶叶,两面微缺,叶厚娇嫩碧绿,像如意头。

    哗啦啦,

    沸水自壶口出,笔直一线,落入茶盅中,顿时茶叶沉浮,有一种茶香传出,似是莲香,清新淡雅。

    茶刚好,室内有渺渺云气如水,往下一落,临邛道人出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