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屠龙术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255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正值日暮。

    夕光粼粼,孤烟自外来,落在阴阴夏木上,黄鹂有声。

    半是彩翠分明,半是晚岚存照。

    光影重叠,投入到檐下,照在阁中,晶莹生辉,映出里面一种说不出的冷意。

    置身其中,会发现,寂静,窒息,压抑。

    稍一接触,就觉得心中惊悸。

    大统领听完刘志毅的话,沉默好一会,一振长袖,扶在窗台,极目远望,白云苍茫,余照澄明,寂寥不见边际,咬牙说话,道,“当年龙脉被斩,从而天下无主,蛟龙四起,也有牛鼻子插手?”

    他的话语之中,充塞杀机,冷冰冰的,没有任何情绪。

    “道门之中,有屠龙术,有斩龙诀,可惊鸿一瞥,难以见到。”

    刘志毅皱着眉头,他看向炉中火已熄灭,壶中水不再响,火炭一明一暗闪烁,道,“每个朝代,都对其严防死守,一经发现,立刻诛杀,几乎传承断绝。”

    刘志毅用手端着空空如也的茶盅,上面有丹青图画,跃然于壁上,继续道,“再说了,要施展屠龙术,斩断龙脉,不可避免会受到龙气反噬,重则直接死亡,轻则天谴加身,寿元大损。”

    “正是这样,我以前没有怀疑过葛道人。”

    “可最近又发现,当龙脉被斩之时,葛道人没在京城不说,甚至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

    “以葛道人要祸乱大唐的行事风格来看,难逃嫌疑。”

    大统领立在窗台前,看外面夕光渐稀,束成一线,投入山中,如入濯魄冰壶,美轮美奂,他的心情却似浸入幽水,道,“安禄山等人突兀卷起,蛟龙之势峥嵘,席卷国,正是始于祖脉被斩,龙气西去,要是真的是事实,只这一点,就该把牛鼻子剥皮点灯,千刀万剐。”

    “志毅,”

    大统领转过身,深吸一口气,道,“你且将整理的调查资料给我,我再仔细看一看。”

    “早准备好了。”

    刘志毅答应一声,自脚下拿起一双耳檀木小箱,啪嗒一声,打开小锁,露出里面厚厚的纸张,不少已经泛黄,上面蝇头小字,一笔一划,工工整整。

    大统领取出来,静静翻阅,沉默不言。

    行文简朴,寥寥几笔,记录葛道人或者道录司和李林甫,杨国忠,杨太真,等等等等,曾经权倾朝野的奸相妖妃的走动,即使绝大多数看上去是正常往来,但从不少蛛丝马迹中依旧可以看出令人怀疑的地方。葛道人明里暗里,出现的太多,太频繁,太巧合。

    以前没有人注意,可当查证归纳在一起的,就跃然纸上。

    “妖道误国,是罪魁祸首。”

    大统领看完之后,青铜面具下,眸子璀璨生辉,咄咄逼人,用不容置疑地语气道,“召集副统领们,让他们先行一步,去那一地界待命。”

    “我进宫见一见圣上,随即就到。”

    “得令。”

    刘志毅站起身,双手接过大统领递过来的令牌,上面日月环绕,龙腾九霄,非金非银,非铜非铁,握此令牌,如大统领亲临。

    大统领目光幽幽,似乎洞彻时空,看向地下,声音不大,道,“这次牛鼻子布置贵妃还阳之事声势浩大,很可能图穷匕见,他这样祸乱我们大唐,真正目的应该露出来了。”

    地下世界,北玄塔。

    其外宝树蓊蔚,交错贯络。

    檐下明珠悬灯,熠熠生辉,照亮四下。

    郁郁莲花清香弥漫,徘徊在茶壶小盏上,鲜丽可爱。

    葛真君冲着茶水,大袖飘飘,没有任何的烟火气。

    临邛道人坐在对面,面容苍老,须发雪白,手持拂尘,一幅仙风道骨的样子。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有茶香隐隐,满庭花开。

    好一会,葛真君率先开口,打破了室内平静,淡淡地道,“李隆基已经启程赶来,很快就会抵达,到时候,我们按计划进行。”

    临邛道人头戴向阳冠,身披阴阳仙衣,上面绣着枝叶扶摇,星辰点缀,笑道,“大唐经过安史之乱,龙气已经被重创,岌岌可危,再加上李隆基父子面和心不和,天有两日,龙有双头,可谓是消沉到底。”

    临邛道人苍老的面容上满是喜色,声音铿锵有力,蕴含坚决的信心,道,“正好成我们。”

    葛道人点点头,看向对面自家师弟额头上岁月的痕迹,声音少见地流露出感情,道,“当初要不是师弟你不惜寿元施展屠龙术,令蛟龙四起,逐鹿天下,安禄山等人也不会这么快崛起,打的大唐千疮百孔。说起来,师弟你比我还小不少,可如今这般模样,让人心痛。”

    “哈哈,”

    临邛道人笑了笑,顶门之上,清光重重,不事雕饰,自然成文,神情平静地道,“比起我来,师兄更不容易,本是超脱之人,非得入得浊世,和世上厌物,蝇营狗苟,上要蒙蔽昏君,下得经营势力,偏偏还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不能使人察觉。”

    “拘于朝堂中,束在泥潭里,以大智慧,小手段,推得大唐帝国由盛转衰,龙气崩塌,其中的辛酸苦辣,也只有师兄自己能体会了。”

    临邛道士说到这,真的感慨万千。

    “我是运气好。”

    葛真君提起小壶,慢悠悠地将茶盅的水蓄满,道,“要不是碰到李隆基这样的皇帝,也不会有如今局面,顺势而为,顺水推舟罢了。”

    “李隆基啊,前半生励精图治,有盛世气象,后半生就得意忘形,十足昏君。”

    “正是有君主昏庸,才会有奸臣乱朝,才会有后宫动荡。”

    两人喝着茶,你一言,我一语,很有一种忆苦思甜。

    良久,临邛道人抬起头,看向外面,在他法目中,隐隐可见到,有龙气东来,紫青垂落,氤氲若华盖,璎珞垂下,气象万千,即使有少许衰弱,可依然不乏龙气的刚猛激烈,余威不可抵挡,于是开口道,“师兄,是李隆基要到了,接下来,或许有人会看出端倪,我们得以防万一。”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们做的再隐秘,也会露出马脚,能够拖到现在没有真正暴露,就已是侥幸。”

    葛道人眸子之中,一点蓝芒乍现,森绿冷沁满眼瞳里,道,“我早有准备,这么多年来,明明没有人可能找寻杨玉真的魂魄,为何还会有天下的修道人不得不来?我就是要借此铲除大唐的修士,剩下的小狗小猫三两只,威胁不了我们了!”

    葛道人完是老谋深算,目光幽幽,道,“道术神通,越是不了解,就越是神秘,让他们无法下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