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歪打正着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85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大汉龙骑娇宠农门小医妃龙尊剑帝画魂捡个校花做老婆

    不知何时,天下起雨。

    淅淅沥沥的,落在竹叶上,积空半曲青绿。

    寒色盈盈在握,弥漫上下。

    回首左右,石掩冷峭。

    李元丰整个人如铜人般,不惧风雨,隐在黑暗中,目光炯炯,看向远处景象,若有所思。

    只见填土成山,引水成河,上面搭建亭台楼阁,或书会楼,或迎宾轩,或临水阁,或八仙洞,或步云桥,或玩月台,或木樨亭,或荼蘼圃或,临溪馆,蔚然成赏。

    外有水渠,绕而护之,波光粼粼,内则建筑,环形成圈,首尾相接。

    圈圈层层,镌刻龙凤之相,层层叠叠,不乏五行之纹。

    而在最中央,是一塔,一祭坛,如阴阳鱼双眼。

    “手笔不小。”

    他神情平静,也只有朝廷体制力量,一声令下,众志成城,不惜人力物力,日夜相继,才能够在短短时间内完成这样大规模的工程。

    帝王意志,自有伟力。

    山河可改,沧海桑田。

    李元丰看完之后,继而将目光投在自建筑中透出的两道宏大气机上,一道云光水气,清清亮亮,满而不溢,莲花之相,种植在里面,荷叶田田,碧色一片,另一道煌煌堂堂,气冲牛斗,斩落星辰,撼动阴阳,时刻变化。

    两种气机,不分轩轾,同时覆盖四下,时不时亭台楼榭中,珍草奇木里,仙禽灵兽下,灵光乍现,星星点点,汇入其中,更添威势。

    气机如龙腾,似凤鸣,气象惊人。

    “葛真君和临邛道人。”

    李元丰剑眉挑了挑,他来到大唐世界后,第一次见到这样澄明于外的异象,看来自己选他们为目标没有错。

    “不过,”

    李元丰踱着步子,眉头皱成疙瘩,他瞳孔之中,金芒跳跃,鬼车神意浮现,羽翼华丽,照出两种气机,不知为何,有一种剥离外层的真实。

    不同于其他人,他入道之后,有鬼车神意加持,观气之术,不同一般,或许在其他人看来,两种气机分庭抗争,南辕北辙,可落在他的眼中,隐隐相似。

    相似,同源气质。

    “是错觉,还是真的?”

    李元丰拿不定主意,只觉得眼前一片迷雾,雾里看花,迷迷瞪瞪。

    “咦,”

    在这个时候,李元丰目中余光一转,突然发现,在一似莲花高举的岩石下,有一女子,云鬓挽起,淡扫蛾眉,武士装在身,英姿飒爽。

    女子收敛气血,平平静静,和周匝的竹石一般,正打量着远方的建筑。

    要不是自己目光锐利,在风雨之中,还真发现不了。

    “或许,”

    看到女子,李元丰念头转动,立刻有了决断,然后悄悄离开原地,然后绕到女子的背后,故意弄出声响。

    “什么人?”

    李嫣听到声音,右脚为轴,娇躯左转,身子绷紧,修长笔直的大腿似剪刀一样,一旦发作,即可劈断对方的脖颈,可等她看清来人的容貌,就怔住了。

    “副统领,”

    李元丰上前行礼,绛红甲胄,腰悬弯刀,姿态从容。

    “李煜,”

    郡主李嫣一挑黛眉,玉颜上浮现出疑惑之色,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副统领,”

    李元丰站在近前,面容郑重,径直开道,“自从来到这一方地界后,我发现道录司的道官们行事遮遮掩掩,鬼鬼祟祟,像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于是我多了个心眼,暗中观察,发现有不同寻常之处。”

    李嫣没有想到对面的李元丰完是信口胡诌,她想到大统领的交代,心中一动,用手捋了捋额前的青丝,美眸若秋水,不兴波澜,问道,“是什么不同寻常?”

    “葛道人不只是想助贵妃还阳,”

    李元丰心思通透,他敏锐察觉出这位大唐郡主对道录司若有若无的敌视,正好葛道人和临邛道士是他企图斩杀的目标,于是毫不顾忌地给他们扣帽子,扔黑锅,一本正经地道,“我看其居心叵测,恐有不忍言之事。”

    李嫣没有在意李元丰称呼葛正秋为葛道人而不是葛真君,她拢在袖中的纤纤玉手若莲花般在风中摇曳,眸光沉凝,看来大统领没有冤枉他们,道录司真的狼心狗肺,妖法祸国!

    李元丰一看有门,顿时变本加厉,再添一把火,甩出黑锅,道,“我亲眼见到葛道士和临邛道人两人关系亲密,貌似师出同门。”

    “师出同门?”

    李嫣是真的惊讶了,她盯着李元丰,一字一顿地道,“你确定?”

    要知道,据她所知,葛道人明面上和临邛道人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如果是真的,石破天惊啊。

    不只是葛道人有欺君之罪,而且肯定有大阴谋!

    “这个啊,”

    李元丰只是从观气中看出少许端倪,还不敢确定,可在这个时候,半点磕绊不打,用斩钉截铁的语气道,“我听到他们以师兄弟称呼。”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瞎猫碰到死耗子说出了真正的事实,心中想的是胡扯,尽可能地将葛道人和临邛道人两人一起推到日月卫的对立面。

    毕竟以日月卫拥有的力量,完可以牵扯临邛道人和葛道人的不少力量。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李元丰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只要日月卫和临邛道人与葛道人冲突起来,打个两败俱伤,自己就可半路杀出,只取目标,当个大赢家。

    当然了,这么做是有风险的。信口胡诌,乱扣帽子,硬扣黑锅,无中生有,早晚有戳穿一天,到时候,两头得罪,成为公敌。

    不过看李嫣对道录司和葛道人的敌意,短时间内不会穿帮。

    利益大于风险,何乐而不为?

    “看来葛道人筹备这次贵妃还阳真有不可告人之处。”

    李嫣听到李元丰言之凿凿的话语,心里头不断翻滚,要是葛道人和临邛道士是师兄弟,早就认识,为何以前不唤来令其主持杨太真还阳,反而搜集大唐出名的道人,让他们一个个的来,事不成功,还要让道人们承受太上皇怒火,自己身死不说,还被破庙伐山,连道统都覆灭?

    现在大张旗鼓进行贵妃还阳,又为什么?

    李嫣想不明白,一团乱麻。

    至于李元丰会信口雌黄,她想都没想过。

    首先,李元丰附身的李煜作为的嫡系手下,性格她很了解,沉稳干练,忠诚厚重,从来不是满口胡说之人;其次,她自己也是不久前才刚刚从大统领口中得知葛道人的不对劲,李煜要不是亲眼所见,给他几个胆子敢在自己面前说葛道人的坏话?

    要知道,李煜只是日月卫的小小校尉,和道录司的葛真君比起来,地位悬殊,污蔑上官,自己取死不成?

    李元丰微微垂首,挡下眸中异色,李嫣心中所想,他猜个七八不离十,对方考虑的不是不对,反而是丝丝入扣,可惜自己不是以前那个李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