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出窍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466

人气小说: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法师维迦奶爸的肆意人生此生只想宠你真武世界我不是保镖护国公开海

    李元丰踏入阵门,顷刻峰回路转,眼前溪石被藓,藤树濛濛,绿萝自梁上垂空而下,松风吹拂,冉冉而开。

    周匝有石凳,石桌,石棋盘,石龟,相对而坐,室内明净,别有洞天。

    进入到里面,令人忘却红尘烦恼,只愿待山中,静看日月长。

    “咄。”

    李元丰一扫之下,目中精光更盛,隐隐之中,有金芒三尺,透之而出,所到之处,景象崩塌,一个接一个的消失。

    这可不是石室洞天,只是法阵幻象。

    叮咚,叮咚,叮咚,

    幻象被破,倏尔传来琴弦拨动之声,刚开始之时,很是舒缓,须臾之后,变得急促,若千军万马,披挂而来,声势浩大,杀机凛然。

    千百的金甲战兵出现,马生双翅,踏空飞行,一手持弓,一手自走兽壶中取箭。

    只是片刻,万箭齐发,委实壮观。

    幻象之后,又见杀招。

    箭矢抛射,洋洋洒洒。

    李元丰看在眼中,神情不变,躲都不躲,身子一摇,其上浮现出赤铜色,硬抗箭矢。

    咚,咚,咚,

    箭矢打在李元丰身上,发出金铁碰撞之音,火星四溅,破不开铜皮铁骨。

    “给我开。”

    李元丰踏着坠地箭矢,若铜人一样,来到尽头,伸出双手,用力一掰。

    咔嚓,咔嚓,咔嚓,

    在同时,一阵如同青铜齿轮的碰撞声传来,眼前青光大盛,似乎有一座锈迹斑斑的门户,被人插上钥匙,开始转动。

    少顷,只听锁孔一动,开门声顿时停止,眼前景象开始破碎,化为万千流光,向四面八方迸射,曳着尾翼,升空后渐渐消散。

    李元丰稳了稳心神,识海之中,神魂表面,清光隐隐,倏左倏右,结成卦象,或大或小,如同三棱镜,折射出不同的画面。

    实际上,周匝的禁制法阵是葛道人与四品道官们联手布置,依山傍水,勾连地气,循环往复,玄妙非常,蕴含很多道理。

    在葛道人看来,以此禁制,再加上手下的道官坐镇,本就是固若金汤。

    更何况,自己未雨绸缪,将大唐中高明修士借助朝廷的刀子剪除斩杀,只剩下寥寥无几,也遁入山林,不会搀和朝廷之事。

    来人不懂阵法禁制,撞入阵中,只凭蛮力,岂能破阵?

    只是葛道人千算万算,没有想到出了变数,李元丰不只是战力无双,而且过了入道三关,一静一动,正好破关。

    而在同时,破关过程中,禁制法阵不少玄妙被李元丰得到,让神魂变得与众不同。

    “真是不一样。”

    李元丰眉宇间有喜色,彩气流转,葛真君要超乎其他人一等,在平时,根本没办法窥视其根底,而现在却借助其布置的大阵得到不少玄妙。

    “呼,”

    李元丰鼻窍之中,白烟吞吐,波光粼粼,遒美精致,上面覆盖垂花雷纹,细密一片,反馈于神魂里,夭矫升腾。

    神魂在壮大,烟云缭绕,随时即可出窍,巡游四下。

    真是天降机缘,再进一步。

    “占住!”

    在此时,后面传来一声娇喝,周玉瑶玉足踏宝图,阶下连云,木石交晕,岚烟沉郁,千姿万态,她云袖一挥,一道霹雳闪电打出,径直向李元丰后心。

    这一下,来得又快又猛,云雨之色,分外照人。

    李元丰眉头一皱,脚下画半圆,回身一拳,后发先至,打在雷霆上,刹那间,惨白雷光倏尔敛去,局部周围化为深深黑暗,而余下的电流战栗顺着拳头向胳膊涌去。

    李元丰微一用力,皮膜一抖,将余力化开,轻描淡写,然后转过身,看向追过来的周玉瑶,开口说话,道,“本来饶你一命,还来送死?”

    声音平静,蕴含杀机。

    周玉瑶听到,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心中付出一种惊悸,她虽然境界修为尚未大成,无法预知祸福,但阴神感应天地,自有灵机乍现,隐隐也有预兆。

    再说了,周玉瑶和李元丰交手两次,都是吃亏,有小有大,只觉得对方整个人笼罩一层迷雾里,让人不安。

    只是想到葛真君郑重下的命令,还有狼狈回去同僚们可能的嘲笑面孔,周玉瑶还是咬牙上来,拦住李元丰的去路。

    周玉瑶脚踏宝图,裙裾罩身,黛眉小小,俏脸绷紧,飞剑在身前盘旋,若鹤形一般,翩翩多彩,她开口道,“李煜,你再往前,冲撞了太上皇和葛真君,后果不堪设想。”

    周玉瑶顿了顿,组织语言,继续道,“要是真君大怒,任你实力不错,都难逃三尺法剑。”

    这位女仙少见的色厉内荏,她面对李元丰两度吃亏,不得不搬出葛真君这样的大旗,希望能够镇住眼前人。

    李元丰没有说话,而是身子一拔,气血鼓荡,捏拳为印,乾坤在握,刚猛无双,自上而下,压了下去。

    拳印若青天,浩浩荡荡,巍峨幽远,顺拳印一翻,顷刻崩塌,四极覆盖,弥漫上下。

    天公震怒,电蛇狂舞。

    在普通人或者练武人的眼中,就是平平一拳压下,可在阴神修士的灵感中,气血激荡,刺激到非常敏感的六感,才会产生以上的异相。

    李元丰刚才和周玉瑶交手,只是分了一部分力量,他的神魂之力,绝大多数都是在观察周匝的禁制法阵,寻找破阵契机,而现在大阵已破,周玉瑶的喋喋不休和纠缠,终于让他力爆发。

    爆发,猛烈地爆发。

    通过能够吞金化石的五脏六腑,将气血之力像是水泵一样压向四肢百骸,然后用超乎人想象的九牛之力打出,这样的爆发,让人窒息。

    置身漩涡中的周玉瑶就有一种窒息感,像是出了水的鱼儿,喘不上气来。

    不只是气血镇压,李元丰这次力以赴,顶门之上,浮现出鬼车神意,一首高高昂起,发出难听的声音,旋即对周玉瑶阴神一吸。

    周玉瑶知道眼前的人不好对付,但她绝不会想到李元丰能够有这样的爆发力,更何况还有鬼车神意的干扰,反应不过来的情况下,硬生生被一拳打爆。

    这一下,像是落下满地琼玉。

    “呼呼呼,”

    鬼车神意趁机张口吞噬,虽然不想打杀对方,但这样送上门来,李元丰也勉强收下,正好化为精气,滋养身体,准备接下来真正的大战。

    正值日光隐去,星月不起,他目光一凝,心神一动,神魂出窍,其光琉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