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冥土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71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圣手仙瞳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都市超级保镖大唐之最强帝王

    洞府中。

    琼户玉门,朱窗铜钉。

    鸳鸯戏于池水,浴石色在波间。

    女子戴冠束裙,纤秾中度,鬓发腻理,举止闲冶,体弱力微,光彩照人,似阳世的华清池前,刚刚出浴,明媚焕发。

    佳人在眼前,恍惚若昨昔。

    娇言娇语,笑靥可见,冷香可闻。

    “爱妃。”

    李隆基哆嗦着手,伸出来,可是人影一穿而过,空无一物,他愣了愣,才猛然惊醒,原来两个人早已生死殊途,天人相隔。

    李隆基转过身,看向临邛道人,眸子中满是希冀和急迫,开口道,“道长,快,快,快令太真还阳。”

    “陛下,”

    临邛道人云袖大衣,仙风道骨,不疾不徐说话,道,“贵妃居于阴面龙庭福地中,自有规则约束,幸好去世未久,阳面根基未完散去,再加上没有真龙之气,可尝试还阳一举。”

    临邛道人眸子中有奇彩,熠熠生辉,幽雅绝伦,道,“只是要抵达阴面冥土的龙庭福地,不止要具备无上神通,还得陛下授予名与器。”

    “名与器,”

    葛真君垂下眼睑,挡住目中沁蓝蓄翠的毫光,唯名与器,不可假人,雄主在位,自是紧紧攥住,只有大唐现在天有两日,才有可能谋划。

    “可。”

    李隆基目中犹豫一闪而过,满满的是曾经风华绝代的姿容,他没有再犹豫,将手指咬破,然后郑重地将大印交到临邛道人的手中,一字一顿,道,“道长和真君凭此印,代孤行事。”

    话语落下,龙气鼎沸。

    肉眼难见的金黄之气升腾,何止万千,汇聚在大印上,血迹斑斑,威严肃穆。

    律令细小,上有山河大地,百姓万民,信仰意志,各种各样。

    临邛道人接过大印,阴神大放光明,敛容对李隆基道,“陛下放心,我等拼尽力,定让陛下和贵妃团聚。”

    话语斩钉截铁,不容置疑,有很大自信。

    李隆基放下心来,却没有想到,临邛道人的意思是,他时日无多,不久于人间,到时候两人自可重逢。

    “我们去了。”

    临邛道人招呼葛真君一声,两人踏在黄金方舟上,舟头千百的比翼鸟齐齐摇动,舟乘风破浪,驶过门户,轰隆隆地向阴阳相隔的龙庭福地而去。

    四下平静下来,只剩下黄金方舟离去后,留下的水痕,浩浩延伸,浮空而行。

    “呼,”

    李隆基伸长脖子,看了一会,立刻身上酸软无力,要不是高力士眼疾手快扶住,差点摔倒,他心中空落落的,整个人仿佛又老了几岁。

    李隆基不知道,自从将名与器交出去后,没了龙气护佑,他本来就少的寿元再次减少,虚弱非常。

    这位大唐第一位太上皇,眼巴巴瞅着门户,等待佳人归来。

    正在此时,祭坛之下,木梯之上,传来脚步声,由远而近,步履轻快,却又又有一种沉沉的力量,若是战鼓,轰然而鸣。

    时候不大,树色松影拨开,在场众人就见到一个青年人出现,绛红甲胄,鲜艳如火,双眉压得很低,沉凝似山。

    来人抵达祭台之后,扫了一眼,就将目光投在门户上,特别是方舟走后留下的黄金痕迹,嘀咕一声,道,“两个道人进去了?”

    青年人施施然上来,轻轻松松打量,旁若无人般说话。

    整个画面,有点诡异。

    “你是什么人?”

    李隆基的贴身侍卫按刀柄过来,杀机森然。

    倒是高力士认出青年人的身份,这位宫中的权势人物沉下来,尖着嗓子,呵斥道,“李煜,见到太上皇不行礼,在干什么?”

    高力士能够在李隆基身前屹立不倒,可不只是忠心和拍马屁,他心思细,博闻强记,见过的人,就有印象。

    而他以前去过日月卫,见过李元丰。

    “龙气啊,”

    李元丰不管他,自己一个人静静观察,他不像是在场之人一样,而是已可阴神出窍,能够察觉到,大唐的龙气被抽离了不少,被人引动。

    临邛道人和葛道人两人的目的是抽取龙气,可携带龙气入冥土是干什么?

    李元丰兴趣大增,他大步向门户走去。

    “给我拿下。”

    高力士见自己出声后,这个日月卫的校尉不但不住脚,而且行为愈发古怪,不由得大怒,呼唤场中人擒拿。

    “斩。”

    两位贴身侍卫护住太上皇李隆基,剩下的两位侍卫同时踏前一步,腰间刀出鞘,斩出,一气呵成,干脆利索。

    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动作,就是快,准,狠,流畅。

    声音出,杀机刺人眉宇。

    不只是天赋,还有千锤百炼的经验。

    叮当,叮当,

    不是刀入肉的声音,反而像是金石碰撞,甚至有火芒跳跃,李元丰运转铜皮铁骨,脚下不停,只是一跃,就到了门户的跟前。

    “刀不错。”

    李元丰回身看了眼目瞪口呆的两位持刀侍卫,才整理了下衣冠,踏着黄金水痕,进入门户,很快消失不见。

    “这个,”

    高力士扶着李隆基,满面震恐,他可是知道在太上皇身前的侍卫的厉害,生撕虎豹是小事一桩,现在拿刀砍人,居然砍不动,还火星四溅?

    难道一段时间没见,李煜成石头人了?

    祭台上,门户俨然,黑白分明。

    在门前,一个大唐太上皇,一个宫中太监,四个侍卫,一言不发,沉默寂静,如同泥胎塑像。

    且说李元丰,踏入门户。

    他眼前一黑,不见光明,只有脚下黄金般的河流,氤氲升腾,余下薄薄一层,凝而不散。

    而在两侧,是不同的黑影。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越来越近。等近了,才看的清楚,原来是鬼魂,有的无头,有的自中间劈开,有的青面獠牙,团团簇簇,挤在一起。

    鬼魂们仰着脸,排排站,看向黄金色,有忌惮,更有贪婪。

    正是冥土,鬼魂满地。

    即使是有龙气遮蔽,但那种阴森,针刺一样,换成高力士一流进来,恐怕抵挡不住,会成为鬼口中的食物。

    李元丰看了一眼,不管其他,沿着龙气,向前奔跑,不管临邛道人和葛道人有何等谋算,真进入冥土,他更具优势,正好将他们一网打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