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炉中白影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695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地球穿越时代武炼巅峰

    夜下。

    月已东升,蟾影寂寥。

    冷光落在水面上,积雪盈寸,在波纹间晕开,上下一白。

    天上有月,水中有雪,水月交映。

    李元丰脚踏雷兕兽的尸首,整个人抖擞精神,两首高昂,身上翎羽展开,赤色鲜亮,在天上月色和足下血光的映照下,有一种说不出的画面感。

    是的,清光,血色,水绿,李元丰鬼车之身上,流光溢彩,彰显睥睨四方的华丽。

    见到这一幕,四下却陡然静下来。

    没有任何声音,落针可闻。

    不止围观的众人,甚至场中,所有人,目瞪口呆。

    整个过程,从雷兕兽大摇大摆进攻,到李元丰跳来跳去躲避,再到李元丰突然暴起,一击必杀,实在是电光火石一样,刚开始,已结束。

    众人见到躺在海水上一动不动的雷兕兽,简直觉得不真实。

    “咯咯,”

    这可不是笑声,而是敖东谷怒极,把牙齿咬得咯咯响,他抬起头,没有看扬武扬威的李元丰,而是将目光投向俏生生而立的敖鸾,瞳孔中少见的露出血色。

    他没有想到,对方这么毒辣,居然传音让自己的坐骑下此狠手,枉费自己还想只是竞争对手,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比个高低罢了。

    至于与敖鸾无关,是她坐骑凶性大发?

    敖东谷才不会相信,为何刚刚那坐骑跳来跳去,躲躲闪闪,可敖鸾那小蹄子一传音,就突然暴起,拼命般杀死自己的雷兕兽?

    果真是最毒妇人心!

    为了自己上位,无所不用其极!

    在此时,有舟音轻响,波浪卷雨,沙鸥衔烟,拖出一精致小船,其上有精致楼阁,碧瓦朱甍,雕窗绮户,面向四方。

    楼船径直驶向场中,继而停下,门户一开,走出一个少女,绿裙小衣,纤细美丽,额头上尖尖的小角,表面了来人的身份。

    少女样子柔美,性格却彪悍,来到场中后,手叉腰,拧着眉毛,斥责道,“敖鸾,你怎么能这么做?”

    话语声中,有一种非常不满。

    身为龙子龙女,竞争是常态,因为这是上升渠道,水族都认可,可实际上,是有着各种默契的,敖鸾这样毫不顾忌,让人很看不惯。

    破坏规矩,没人喜欢。

    “我,”

    敖鸾都懵了,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儿,这么一来,不但是和敖东谷结下了仇,而且在北海龙宫中都会被人指指点点,这完不是她想要的啊。

    自己不是傻子,完斩敌八百,自伤一千。

    李元丰见敖鸾想要开口解释,心中一笑,他紧走一步,抓住雷兕兽的尸体,身子纵起,来到这龙女跟前,把死尸扔到她脚下,然后扎着翅膀,开始转圈。

    转圈,一圈,一圈,又一圈。

    看这个样子,完是邀功求夸奖。

    “敖鸾,”

    敖东谷本来就怒火中烧,见鬼车这样子,直接气炸了肺,他大袖一挥,风雷有声,扬声道,“我们以后再见。”

    语气冰冷,没有情绪,但在场人都可听出里面的恨意。

    “敖鸾,看你干的好事!”

    另一个龙女丢下一句话,足下一点,重新回到自己楼船,然后循着敖东谷离开的方向驶去,她虽然也和敖东谷是竞争对手,但这个时候要同仇敌忾。

    “我,”

    敖鸾张了张嘴,目送两人离开,看了一眼周围逐渐散去的围观者,再看还在自己身前打转的鬼车,恨不得不顾淑女姿态,一脚踢上去。

    她是真欲哭无泪,自己只吩咐这九首好好打,没想到它突然发了疯一样,一下把对方打死了。

    此时此刻,敖鸾真不知道自己心中到底该有何感受。

    是惊讶自己坐骑的杀伤力?是埋怨敖东谷的雷兕售空有架子中看不中用?还是懊悔自己不该传音,导致黑锅在身,甩不掉?

    诸多情绪,齐齐涌上心头,让敖鸾这平时英姿飒爽的十一公主都变得黛眉紧蹙,要皱成一个疙瘩了。

    “哈哈,”

    李元丰看到敖鸾愁眉苦脸的样子,身子转着圈,心里却忍不住大笑,这可只是个开始,接下来,惊喜还会接踵而来。

    自己虽然暂时还降服不了这龙女,但让她背几个黑锅,树几个敌人,让其焦头烂额一番,也出一口当日被对方强行收为坐骑的气。

    而钧元法会上,很显然,人多,机会也很多。

    这是李元丰甘愿主动充当敖鸾坐骑,前来钧元宫的原因之一。

    好一会,敖鸾才平静下来,事情已发生,没法更改,只能尽量善后。

    “至于这个家伙,”

    敖鸾看到在自己身前转圈的鬼车,额头的青筋跳了跳,想说话,还是没说,对方毕竟是洪荒异兽,灵智不高,这次只是个意外。

    “走吧。”

    敖鸾玉手一摆,令李元丰停下来,然后重新骑上他背上,吩咐阳纡龙宫一行人,离开此地,向钧元宫方向行去。

    只是相比来的时候喜气洋洋,队伍之中的不少人垂头丧气,沉默不言。

    钧元宫,正阳殿。

    殿大宏伟,顶上琉璃珠,突出空外,星火烈气升腾,凝而不散,望之璀璨夺目。当夜色来临,远远看去,双月争辉,天净如烟。

    推门进去,只见殿中的景象更不一样,殿顶上琉璃宝珠接引漫天星火之气,束成一线,垂落下来,正好落到里面铜龙负载的四根柱子上,焰火自生,照亮四下。

    柱子高有百尺,三人环抱,上面镌刻着奇异花纹,金彩莹莹,流转不息。

    而在四根柱子的中央,是个丹炉。

    丹炉不大,绕有麒麟之相,两个小童,都细眉大眼,抱着蒲扇,看守丹炉。

    “算一算时间,多久了?”

    “一年零七个月。”

    “好长时间。”

    “快到头了。”

    “应该。”

    在两人对话中,丹炉的盖子发出碰撞声,像是壶沸一般,自内到外,圈圈晕晕的氤氲,隐隐可照出炉中的景象,星火肆虐,来回激荡,别有乾坤。

    在里面,有一团白影,毛乎乎的,跳来跳去,不停捶打丹炉壁,可是每一次,都被星火烧得滋滋响,力量越来越小。

    “吱吱,”

    白影发出叫声,很小,很清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