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乱象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5072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圣魔狼与兄弟真武世界自然大玩家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次日,晓晴。

    叶出潭满,风吹竹阴。

    苔藓之上,剩下霜色一片,明净不染尘。

    “咄。”

    李元丰口吐真言,利爪捏着项圈摇动,作为障眼法,实则阴神力量发出,悄然无息,渗入又一个御兽环中,抽丝剥茧,层层剥开。

    下一刻,只听一声轻响,像门环坠地,发出清音,铿然回响,余声袅袅,虎獜魂魄中枷锁尽去,继而面露狂喜,裂开嘴巴,笑出声来。

    其他先行一步恢复自由身的妖类,立刻围上来,嘻嘻哈哈的。

    “没有费太多力气。”

    李元丰头颅抬起,眸光阴绿,深不见底,这不同御兽环的禁制法阵大同小异,他前几日就借助阴神出窍看过,并不深奥,现在真正上手,果然迎刃而解。

    能够做到这一点,其一,里面禁制法阵李元丰阴神能够洞彻其妙,其二,御兽环针对于魂魄,而在这一方面,他修炼的《九天生妖神变经》才是大行家。

    玄门炼气,气通则感神。

    气是在意先,神是水到渠成。

    在这方面的造诣,是比不上专精于神魂之道的。

    “而且,”

    李元丰渐渐发现,海上仙门最起码在禁制法阵上,并没有太超乎寻常的水准,到底是因为不重视,还是因为不是玄门重地,传承缺少?

    毕竟此地海域,陆上濒临的是北俱芦洲,妖魔横行,水中则龙宫独大,可谓是整个玄门仙道最薄弱的地盘。

    从听到的只言片语来说,要不是龙宫交好,帮助,海上仙门几乎难以立足。

    “以后再说。”

    李元丰压下念头,取回项圈,阴神一动,上面光泽隐去,看上去暗淡无光。

    “哎,”

    李元丰叹息一声,看上去珍重地将项圈收起来。

    “九首兄,”

    虎獜目中余光注意到这一幕,拍一拍胸膛,道,“你耗费龙宫重宝来令我等恢复自由身,我等都不是狼心狗肺之人,要将钧元宫闹个天翻地覆,让兄台在十一公主面前大出风头,有个交代。”

    “不错。”

    “正是如此。”

    “对。”

    其他恢复自由身的前坐骑们纷纷表态,按照李元丰的说法,他用来解除他们身上御兽环禁制的项圈是十一公主交给他的重宝,用来祸乱四方,看在都是妖类同族的份上,现在用了,以后就没法用了。

    李元丰点点头,展目看去,面无表情,心中却是高兴,妖类头脑简单,再加上自己阴神奇诡善蛊惑,现在大功告成。

    如今站在自己跟前的,可不只是三瓜两枣,而是整个后山大多数的坐骑。

    对于坐骑门来讲,大都不喜欢拘束,向往自由,以前是没有办法,只能无可奈何,可在李元丰在率先解开一个的示范下,纷纷有了转变。

    有人带头,立刻形成声势。

    至于仙门中从小圈养的灵兽仙禽,肯定不会参与,结果被他们或擒或捉,一个个拿下,以多打少,轻轻松松。

    如今的后山,已经变了天!

    “顺风顺水。”

    李元丰有笑容,能这么成功,妖类头脑简单,容易蛊惑,自己阴神功不可没,其他的,就是三分运气了。

    李元丰想到这,翅若车轮,卷地而起,跃到一岩石上,后面灵水泉涌,上冲而落,丝丝缕缕,串串凝珠,叮咚作响,照在他身上,格外神骏。

    在这一刻,在后山,李元丰说话分量很重,众妖都看过来,目光炯炯。

    “准备片刻,”

    李元丰身子舒展,丈许高下,两首七包,翅爪斜行,声音运用道术发出,鼓荡四下,“我等就要冲出,来个大闹钧元宫。”

    众妖齐声响应,摩拳擦掌,气氛热烈。

    对于妖类来讲,只要不得真经,即使化形成功,可经常精血上冲,浸染神魂,易暴躁,易冲动,易凶性大发。

    很多时候,很多人难以理解的举动和行为,在妖类中,正常自然。

    李元丰居高临下冷眼旁观,识海之中,阴神盘坐,顶有幽光。

    天地初开,妖得天地所钟,甫一出世,伟力在身,捉拿日月,搬山赶岭,不可阻挡,即使不善思考,冲动暴躁,但能凭力量碾压所有,无人可争锋。

    在那个时代,即使人聪明智慧,可在一力降十会下,只能瑟瑟发抖。

    可世事变迁,不同以往,灵机骤去,妖则衰弱,纵然还拥有人不可比拟的强大肉身,但已不再有那种碾压的绝对力量。

    在同时,玄门大兴,道法传世,人渐炼气修道,掌控超然力量,弥补以往只有智慧而力不达的窘境。

    一落一涨,沧海桑田。

    按照这个趋势下去,妖会越来越弱,人道则如日中天。

    “道不可不修。”

    李元丰经过今日之事,更坚定自己以后道路。

    天妖为基,天性纵横,九首横空,金刚不坏,吞天噬地。

    神魂在上,明天机,算祸福,趋利避害,奇诡多变,殊途同归。

    两者珠联璧合,相得益彰,缺一不可。

    李元丰坚定己路,至于后山的其他坐骑,没了束缚,回到本来面貌,或肋下生翅,飞来飞去,或口中獠牙,森然欲噬人,或虎来随风,咆哮连连。

    煞气腾腾,妖风阵阵。

    他们在仙门手下积蓄不少怨气,今朝脱困,要大干一场!

    李元丰阴神之力弥漫,感应到四下群妖节节升高的气场,待到鼎沸时候,精血上涌,眸有血光,神智再次下降,于是开口道,“出发。”

    “出发。”

    群妖呼啸一声,或疾步如飞,或跳跃奔腾,或昂首阔步,不分先后,涌出后山,径直向前去。

    哗啦啦,

    妖风肆虐,将松竹刮倒,留下满地碎阴。

    “你们怎么出来了?”

    入口是两个道童,看上去年纪不大,垂髻白衣,粉嫩非常,他们说是看守,实则不放在心上,坐骑们能出什么事情?

    可没想到,刚打了个瞌睡起来,就见群妖奔腾出来,气势迫人。

    “小耗子,”

    根本没等李元丰出手,一个牛头鹰身的妖怪凌空下击,他顶冠鲜红,羽毛霜白,腹下四只利爪,铜钩一样,裂石如齑粉。

    咔嚓,咔嚓,

    两个道童没反应过来,已丧命在他的利爪下,口吐白沫,然后显出原形,原来是两只白绒绒的老鼠。

    “钧元宫就是老鼠窝。”

    虎獜呸了一口,脸有厌恶,恶狠狠地道,“今天就让他们这群妖中败类尸骨无寒!”

    “杀。”

    群妖出,后山乱。

    风起云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