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顺利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713

人气小说:丹道宗师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骨王的万能杂货店食鬼猎人娇宠之名门嫡妃呆萌双宝:首长大人的惹火妻大夏纪九霄赤灵传

    袁溥眉目疏朗,袖中藏剑,听到李元丰的话语,开始一怔,旋即杀机满面,冷声道,“口出狂言,这可是钧元宫,不是你这个妖怪能撒野的地方。”

    “哈哈,”

    李元丰继续向前,翎羽抖动,若赤焰满庭,云兴火蔚,妖气呼啸,眸光阴绿,深不见底,让人一看,就心底发毛,森森的道,“钧元宫今日之后,必然自北海除名。”

    李元丰见其不屑,再给敖鸾甩锅,道,“我可不是单独行动,而是跟着阳纡龙宫十一公主一起前来,我们水族这次要将你们钧元宫连根拔起。”

    “什么?”

    袁溥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居然有龙女牵线水族参与?

    他是真信了!

    其一,据袁溥所知,钧元宫立在海上,经常和水族打交道,这么多年来,岂能没有龌龊?实际上,龌龊不少。

    其二,对方言之凿凿,至于是否跟着敖鸾一起来,一查就知,这么明显的,不可能撒谎。

    “呔!”

    李元丰见对方发愣,立刻展翅向前,快如惊虹一样,激射到袁溥跟前,一首高高昂起,然后猛然下击,携带风雷之音。

    乍一看,若铁锤抡圆,砸碎所有。

    以李元丰的力道,真要是中他一个头硾,不死也得残废。

    “去。”

    袁溥来不及躲闪,只得屈指一点,真气所到,自顶门之中,落下一幅画卷,然后徐徐展开,里面老树新花,仙鹤上下,仙人负手,袖空来烟。

    灵图一出,气机牵引之下,画里面的长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遮天蔽日。

    “幼稚。”

    李元丰见对方祭出灵图抵挡,冷冷一笑,他垂下的一首根本没有动作,再接近灵图之时,吐出一口毒液。

    噼里啪啦,

    爆竹般的声响后,灵图上的灵机被毒液腐蚀掉,整个画卷变得坑坑洼洼,惨不忍睹。

    袁溥不知道鬼车之毒,上来就吃了大亏。

    要知道,当日在龙宫外,要不是李元丰吞服了丹药之后,导致体内气机紊乱,只吐出少许毒液就支撑不住了,以他鬼车真身的力量,敖鸾最多和他五五开。

    而现在,李元丰不止处于盛,而且阴神有成,更进一步。

    这下子,袁溥就吃了亏!

    “看打。”

    李元丰用毒液破掉对方的灵图后,翅膀倏尔展开,似是锋利齿轮一样,径直切割过去,无坚不摧,不可阻挡。

    头硾,翅斩,这就是妖族的战斗,近身之后,运用身上下的部位,发动攻击。

    特别像是鬼车这样根脚深厚的洪荒异兽,头颅多,翅膀成对,利爪如钩,动起来,上上下下,左左右右,让人眼花缭乱,防不胜防,头晕脑胀。

    咔嚓,

    李元丰一翅斩在袁溥的护体宝光上,顿时发出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然后向四面八方扩散,蜘蛛网般的纹理,触目惊心。

    “咄。”

    李元丰眸光一动,眼瞳染上阴绿,他利爪抓住袁溥,第一首抬起,对准对方,要进行强行吞魂。

    可一吸之下,立刻发现,眼前之人识海之中,层层叠叠的光,若秋月悬空,纤云澄明,护住四下,要想再进一步,得强行破除。

    那样的话,恐怕对方神魂会大大受损,记忆恐怕所剩无几。

    而现在,时间有限,容不得仔细破解。

    “有点麻烦。”

    李元丰想了想,没有动手,反而是阴神一动,留下一篇神魂修炼的法门,然后将他掷出多远,这个家伙肉身被自己所伤,注定炼气无望,或许会试一试神魂道路。

    要是有所成,就更好了。

    李元丰微微一笑,解决掉这个拦路的家伙,前面畅通无阻。

    疏林之后,谷口幽深。

    周匝是万千槐树,枝叶扶苏,留下斜影,森森寂静。

    冷寂,阴冷,压抑。

    “钧元宫真是骄蛮惯了,真以为固若金汤,这样的地方,只留一个笨道士看守。”

    李元丰四只眼睛滴溜溜一转,打量谷口后的水牢,他发现,或许是过得太安逸了,不论是阳纡龙宫还是现在的钧元宫,都是外紧内松,他们是有自信将任何图谋不轨或者不怀好意的人拒之于外?

    事实上,在这一点上,还真是如此,他们对外来之人的排查是慎之又慎,这么多年来,也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是的,没有任何意外。

    李元丰也不想一想,要不是出现他这样的怪胎变数,换成其他人,即使有熊心豹子胆,可成事?

    另一个,关于傻道士,肉身受到重创的袁溥听到的话,一定是很冤,要知道,他一手无形影剑虚实变化,在钧元宫中是不可小觑的人物,只是没有想到李元丰如此凶悍,鬼车之毒,难以抵挡,结果一着不慎,没有翻盘的机会。

    不然的话,以袁溥驭剑之术,即使不是李元丰对手,可也不会在瞬间落败。

    说不得,还可等来援兵。

    李元丰压下念头,迈步进去。

    只见谷腹中空,小径蜿蜒,洞内,穹顶乳石嶙峋,下垂如莲花,点云缀霜,掩映之间,一种惨白弥漫下来,积累成厚厚一层,如白骨堆砌。

    四下,墙壁上,时不时有自青苔上浸满的水珠,似乎承受不了重力,啪嗒一声,掉了下来,打在牢房的铁栅栏上,声音若夜枭之叫,然后戛然而止。

    在或左或右,是大小不一的幽池,或椭圆,或四四方方,或月牙状,千姿百态。池水冰寒刺骨,氤氲四丝丝缕缕的霜气,交映池口厚厚的青苔,青白相磨,投在专门打造的栅栏一样的铁盖上,让人毛骨悚然。

    这种浸水牢房不下百个,即使有空的,但一眼看去,阴森死寂,悄无声息,也难怪平时不愿有人过来看守。

    “钧元宫宫主,”

    李元丰想到自己得到的消息,对方不知修炼何法,身为妖类得道,反而炼丹炼器上最喜欢用妖做材料,要是换个地方,真不可能关这么多的妖类。

    对于这样的事情,不会讲对错。

    在修行界中,只说因起果落。

    神人两不知。

    钧元宫的玉枢道人通过这种令妖类不齿的办法,成功洗去自身妖类得道和玄门的格格不入,并交好海上仙门,获益不小。

    同样的,这也给了李元丰可乘之机,能打开水牢,让牢房中的犯人们出来,好好搅一搅钧元宫。

    其中因与果,果与因,自己作,自己承担。

    “开。”

    李元丰收回目光,开始行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