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将有变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532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地球穿越时代武炼巅峰

    后山,深涧空谷,霜石细沙。

    天光坠入其间,漾波幽奇。

    四下矮短松色倒影,折叠渗入。

    在平时,或许有少许野鹤,小鹿,白象,或出来饮水,或出来觅食,而现在,都躲在巢穴中,瑟瑟发抖,不敢发声。

    李元丰站在崖上,翎羽如火,尾曳白云,识海之中,阴神端坐,法目一开,自有观气之术,能够见到,整个后山,妖气冲霄,在半空中,来来回回。

    所到之处,蕴含一种血腥之气。

    暴戾,杀戮,毁灭。

    不论是被海上仙门中强制收为坐骑的妖怪,还是被捉来打入水牢充当炼丹炼器材料的妖怪,都是一肚子的怨气,恨意,不满,现在发泄出来,根本不需要李元丰引导,就将后山闹个天翻地覆。

    而且,看他们举动,肯定不满足于后山。

    李元丰可清楚妖类的德行,精血上头,神智就会不清,疯狂起来,连自己都怕。

    对于利用这群妖怪,李元丰眼睛都不眨一下。

    反正都不是什么白莲花,自己给他们自由,他们正好用来替自己吸引钧元宫的注意,至于以后是生是死,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李元丰深吸一口气,整个人立在崖上,浮彩跃影,重叠有致,他体内力量运转,眸子之中,阴绿到深沉,隐隐间,星芒交织。

    释放坐骑和水牢中的妖怪,闹后山一个天翻地覆,给敖鸾甩黑锅只是捎带,最为重要的是要自钧元宫中寻找修炼所需天地灵粹。

    李元丰鬼车真身是很纯正洪荒异兽,拥有传承记忆,要走天妖之路,不缺功诀,但在这个时代,天地精粹少而有主。

    钧元宫宫主玉枢道人是鼎鼎有名的寻宝灵鼠得道,又喜炼丹炼器,应该有所藏。

    很快的,李元丰两首昂起,锁定方向。

    在那里,会有收获。

    洪荒异兽本就吞噬天精地气,对于他来讲,只要在一定范围内,如同火炬在夜里,遮掩不住。

    李元丰振翼而下,杳然不见所踪。

    法会中。

    结庐松下,推云窗前。

    朱阁悬宝光,瑶台珠帘卷。

    垂柳小桥上,枝叶浸水,两三同道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花阴石前,藓花斑驳,仙门之人,水族之辈,谈笑风生;檐下修竹,炉火正旺,沸水有声,香气袅袅,相熟之人,推盘对弈,不亦乐乎。

    精心挑选出来的彩衣少女们,精致美丽,宫裙在身,像是一个个翩翩起舞的大蝴蝶,穿梭其间,不时斟酒,放灵果,甚至拿来丹药。

    真的是,其乐融融,一片安详。

    伏波大将军坐在高高的曲柄华盖下,祥光垂下,玉色潇潇,他摇着折扇,将景象看在眼中,俊美的面容上满是笑容,道,“玉枢道友,法会办得很好啊。”

    “都是诸位道友支持。”

    玉枢道人捋了捋胡须,呵呵地笑,眼睛眯了起来。

    “嗯。”

    伏波大将军喝了口灵酒,额头如玉,照人眉宇生光,他收回目光,声音不大,叹息一声,道,“要是天下都这么平和,就好了。”

    “大将军?”

    玉枢道人一边让侍女给伏波将军再斟酒,一边面上露出疑惑。

    “北俱芦洲不太平。”

    伏波大将军因自家大帅的原因,不将玉枢道人当外人,他略一沉吟,组织语言道,“待会我走的时候,给你留一件信物,要是真有事情发生,你可循着此物的指引,找地方躲一躲。”

    “北俱芦洲,”

    玉枢道人面皮抽了抽,阴云上脸,身为妖类得道,他可是分为知道,北俱芦洲可谓是地仙界四个部洲中最为复杂的地方,不只地形复杂,山脉洞穴,高丘险岭,更因为大妖横行,巫孽犹存,毒瘴弥漫,等等等等,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令人瞠目结舌。

    在别的地盘,或许在天庭或者玄门或者佛宗的控制下,自有规矩秩序,但在北俱芦洲,以强凌弱就是王道。

    北俱芦洲,真正危险。

    “我,”

    还没等玉枢道人开口问,这个时候,只听脚步匆匆,一个弟子拨开人,自外面进来,开口道,“师尊。”

    玉枢道人被打断,面色不由得一沉,呵斥自家弟子,道,“高丘,平时怎么教导你的,在贵客面前,还这么不讲规矩?”

    玉枢道人妖类得道,可正是这样,才越不愿意有人因为出身被看轻,所以钧元宫规矩森严,上下有序,自家弟子的失态,让他很恼火。

    这一怒,让人身上发寒。

    高丘知道自家老师的脾气,脸色吓得发白,不过想到后山发生的事,他知道轻重,还是咬着牙,道,“师尊,后山出了事,妖气冲天的,我联系后山的师兄们,也没有动静。”

    “后山,”

    玉枢道人听了,微微一怔,正要说话,突然之间,若有感应,抬起头,就见自后山之上,黑虹贯空,自西而来,横亘三五百尺,外黑而内血色,周匝墨色浓郁,经久不散。

    即使隔得有一段距离,可依然听到里面的杀戮声音。

    黑虹贯空,血云满山。

    径直而来,风雷之音,呼啸上下。

    “是水牢中的妖怪?”

    玉枢道人看到,眼睑一垂,面色铁青,对于这个,他倒是没有太多担心,水牢中的妖类被关的久了,兴不起大风浪,让他脸色难看的是,现在正值法会,不止海上仙门和水族同道在,还有自己好不容易请来的贵客,让人家看了笑话了啊。

    伏波大将军看在眼中,笑了笑,解围道,“道友有事,且去忙,我正好和佳人们喝喝酒,平时在天庭,可没这么多好日子。”

    “你们伺候好大将军。”

    玉枢道人先叮嘱了身前的少女们一声,然后面上露出笑容,对伏波大将军道,“我去去就来。”

    玉枢道人打完招呼后,领着高丘,离开法会,往后山方向去。

    “不对劲。”

    刚过一楼阁,玉枢道人眉头就是一挑,他远远看到,有一妖自后山冲出,狮子头,鹰身,翎羽如霜,腹下生铁爪,长长的尾翼有两三丈,金灿灿的,闪耀金光。

    这个样子,自己注意到过,不是水牢中的妖怪,而是仙门离尘宗一位道友的坐骑。

    “坐骑?”

    玉枢道人眼睁睁看着此妖自后山出来后,利爪一伸,将离得最近的一个没有跑开的仙鹤开肠破肚,有一种荒谬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