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天妖八境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535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真武世界

    已交午。

    日色粼粼,松风带金。

    树色垂空丝缕,浸水如黛,折射过来,照在玉枢道人的面上,铁青一片,他用手指着冲出来的妖怪,声音中有寒意,道,“住手。”

    “本大爷好久没生吃血肉了。”

    妖怪哈哈大笑,爪子撕开鹤身,一口吞下,大声咀嚼。

    “畜生!”

    高丘站了出来,老师有事,弟子服其劳,他手一招,自袖中取出一剑匣,轻轻打开,声发雷霆,形似电掣,耀眼的白光倏尔斩下,长有三丈,两侧有羽翼,细细密密。先有剑音,后有剑光,弥漫四下,杀机鼎沸。

    刚出后山的妖怪吓了一跳,没有别法,只得口一张,吐出一物,形似宝珠,灼灼其华,其上绽放千百光辉,倏尔一转,气机若泥潭,陷入其中,寸步难行。

    “离尘宗的法器明磁珠。”

    高丘大吃一惊,这妖怪怎么有离尘宗的法器?

    轰隆隆,

    此变刚起,一变又到,突然间,后山又冲来一个妖怪,鸟头蛇身,八足一角,身上细鳞赤青,鸟喙如鹤,长有三尺,比剑刃还长。

    妖怪出现后,鸟喙啄下,正好碰到剑光上,顿时金石碰撞声发出,火芒跃空,星星点点,向四面八方迸射。

    鸟喙一击得手,第二击更快,剑光若有灵性一样,发出一声哀鸣。

    “糟糕。”

    高丘连忙一摇手中剑匣,收回剑光,他看到自己的澄空剑静静躺在匣中,像是精疲力竭般一样,一动不动,心疼坏了。

    轰隆,

    两个妖怪的出现,像是打开了闸门一样,自后山方向,声音若奔雷,妖云激荡,一个接一个的妖怪出现,飞的,跳的,蹦的,或牛头,或狼状,等等等等,各不一样,但都煞气腾腾,咆哮连连。

    “师尊,”

    高丘抱着剑匣,见此局面,眼睛瞪大,因为他从其中见到一状似狼,虎爪有甲,肋下生有肉翅,獠牙露在外面的家伙,是孔四月的坐骑虎獜啊。

    而孔四月这坐骑是从他师尊手中暂时借来,以此脚力来参加法会,当时见面之时,还和自己炫耀过,没想到,现在居然行凶了!

    “麻烦了。”

    高丘皱起眉头,他可知道,和自己好友孔四月的情况不少,他们来参加钧元法会,为了撑一下面子,为自己,为宗门,带重礼,用好坐骑。

    好坐骑,既能撑门面,让人不敢小觑,关键时候,可是强大战力,卫道之器。

    可如今不知为何,坐骑们反戈一击。

    想一想,高丘都头皮发麻。

    玉枢道人同样意识到事情的发展出乎自己所料,他面上没有任何笑容,背后玄光升腾,倏尔一展,若孔雀开屏,晕轮自起,里面有龙吟虎啸之音,响之四方,隐隐之中,宝鼠之相,抬起头,激射出日光。

    “高丘,去找一找在后山灵囿中有坐骑的宾客们。”

    说完之后,玉枢道人用手一指,身上法衣激荡,光芒大盛,开始取出法宝,迎了上去。

    十一公主敖鸾发髻挽起,束裙小衣,亭亭玉立在小阁前。

    烟水横波,翠树垂黛。

    冉冉鼎香弥漫,神清气爽,俗气涤尽。

    她俏脸上浮现好看的笑容,正在和海上仙门中一个修士说话,声音清脆好听。

    只是每当敖鸾转身之时,都能够看到,在不远处,敖东谷静静端坐,身前玉案,一壶酒,一个酒盏,一盘灵果,他目光若秋日的深潭,投过来,深不见底。

    再仔细看,就会发现,潭水之下,暗波涌动。

    “真头疼。”

    敖鸾被盯得如坐针毡,很是难受,可她还真有苦难言,在钧元宫门前之事,可谓真正和敖东谷结下了仇,这个仇,可不好化解。

    可此事还怪不得敖东谷,是自己理亏。

    “待回去之后,一定要狠狠收拾九首。”

    敖鸾咬了咬,有点气鼓鼓的发狠。

    就在此时,有一钧元宫年轻弟子匆匆找上来,行礼之后,对敖鸾讲,“十一公主,据登册记录,你也是骑乘坐骑而来,现有事麻烦你跟我走一趟。”

    “嗯?”

    敖鸾黛眉微微蹙了蹙,她和仙门之人告别之后,跟着钧元宫弟子往后面走,腰间环佩叮当,曳裙飘香,打听道,“坐骑出了什么事?”

    钧元宫弟子心急如焚,恨不得行走如飞,他听到敖鸾的话,用焦急的语气道,“不知为何,后山灵囿中的坐骑们都跑出来了,正在兴风作浪,杀人放火。”

    这位弟子是玉枢道人的同族,实际上,钧元宫很多都像他一样,同族同门的情意,让他分外担心后山发生的事,道,“就像发疯了一样,拦都拦不住。”

    敖鸾公主听到这个,心中咯噔一声,俏脸变了颜色,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还没等两人赶到事发地点,突然之间,一声长啸传来,似是鹤唳,可没有那种清亮,而只有声裂金石的锐利,然后略显森然的声音响起,道,“我们尽可能乱起来,龙族十一公主等也不会闲着,肯定会趁机发难,今日,我们就剿灭钧元宫!”

    “不错。”

    “联龙族,灭钧元。”

    “杀老鼠,杀仙门狗道士。”

    “杀,杀,杀!”

    应和声此起彼伏,妖气滚滚,直冲云霄。

    前面带路的钧元宫弟子猛地停住步子,下意识握住腰间法剑,然后扭身转头,看向身前的十一公主敖鸾,目中是疑惑,不解,还有浓浓的警惕。

    灵囿生乱,后山有变,莫非是龙族的动作?

    是了,是了,要是龙族去做,肯定能做到!

    只是他们为何要这么做?这个钧元宫弟子从结果找原因,立刻就想到钧元宫和水族发生大大小小的龌龊,很多原本正常的,微不可查的,都在这种情绪下放大,成为让人难忘的。

    听到妖怪们此起彼伏的叫声,再看到身前钧元宫戒备的目光,敖鸾愣住了,自己这是怎么了,人在法会坐,锅从天上来?

    倒霉透顶啊!

    “十一公主,”

    钧元宫的弟子经历不多,也从来没见过钧元宫出过乱子,难免会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他严肃地对敖鸾道,“请不要随意离开,我会禀告给宫主的。”

    敖鸾站在原地,纤手缩在云袖中攥紧,委屈的很。

    至于始作俑者李元丰,却在没人注意到的情况下,来到一建筑前。

    “这里。”

    李元丰看向眼前木楼,目光咄咄。

    根据鬼车血脉传承中的记忆来看,天妖之路,不是一蹴而就,同样是步步向上,在上古时代,有八重境界。

    第一重:不动境。铜皮铁骨,水火难侵。

    第二重:搬山境。身化百丈,驱丘赶岭。

    第三重:天象境。顶天立地,缩山擒河。

    第四重:万化境。断肢重生,生生不息。

    第五重:宇空境。捉星逐月,虚空横渡。

    第六重:不死境。身藏乾坤,不死不灭。

    第七重:宇元境。过去现在,十方留影。

    第八重:无极境。体于道同,事无不应。

    不同于玄门境界的划分,天妖境界的叫法,更趋向于战斗力。

    李元丰才刚刚起步,迫切希望这一行的收获能够让自己提升到第二重搬山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