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蜕变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640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地球穿越时代武炼巅峰

    悬阁在半空。

    飞檐挂角,雕梁画栋,镌刻麒麟,精致美丽。

    四面开窗,松风来仪,顶端宝珠晶澈,和日光一映,金灿灿的光恍若实质,璎珞珠帘般垂下来,倏聚倏散,稀疏有致。

    杀伐之气横空而来,顿时被挡在外面,晕开水纹般的涟漪。

    无法越雷池半步。

    玉枢道人端坐在云榻上,背后玄光升腾,宝鼠开目,他握紧拂尘,面色铁青,正在悬阁中,居高临下,看向下面。

    在那里,孔四月头戴银冠,身披鹤氅,长眉修目,面容白皙,手中金犀环月,大小勾勒,叮咚作响,身上灵窍吞吐,真气呼啸,隐有风声。

    孔四月真气所到,环月上下翻分,离身体丈许,夭矫升腾。

    玄门炼气长生,自有境界。

    明道,炼气,金丹,元神。

    至于元神之上,寻道成仙,是新天地。

    而这四个境界,每一境界,都有三小境界。

    明道:服气,蕴神,内炼。

    炼气:成窍,化液,龙虎。

    金丹:会合,阴阳,结胎。

    元神:幽府,劫动,真阳。

    孔四月已是炼气三重境界,真气入窍,化气成液,自成龙虎,积累雄浑,驭器自如,在门中很是突出,不然的话,也不会让门中派他来参加法会,见一见世面。

    可现在,孔四月没了以往俊逸,他咬着牙,盯着对面曾经的坐骑,呵斥道,“虎獜,你真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小道士,”

    虎獜舒展着狼一样的身子,肋下肉翅摇摆,獠牙外突,沾染了血痕,不知道猎杀了哪一个钧元宫子弟,他眼睛之中,冒出凶光,道,“一个刚入炼气二重的小辈,也敢骑着大爷来来去去,呵斥不断,到底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

    虎獜目中血光更盛,妖气升腾,獠牙时上时下抽动,道,“今天先把你吃了,以后你师尊也会跟着你上路。”

    虎獜话音刚落,身子一摇,化成一赤发红须大汉,身高丈二,手中持利刃,似吴钩一样,三两步蹿到孔四月跟前,一击劈头盖脸。

    虎獜身高手长,孔武有力,利刃是他獠牙所化,作为妖体的一部分,使用起来如虎添翼,刚刚落下,风雷扑面,恶风不善。

    孔四月念了个法咒,见虎獜根本没有反应,知道不知为何,其身上御兽环果然被解开,不得不用手一引,金犀环月上迎。

    叮当,

    碰撞声传来,孔四月双耳嗡鸣,金犀环月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弹了回来,让他不由得咒骂一声。

    实际上,两人境界不分伯仲。

    自从天地变动后,灵机渐匮,仙道大一统,炼气之术,通行天下。

    而在这前所未有的大变局下,剩下的妖族大贤没有坐以待毙,而是顺应天时,结合妖族自身和玄门功诀,流传出来。

    虽不是玄门正统真经,但很多妖族借此踏上修炼之路,发扬光大后,续了妖族气运。

    当然了,这样的法门,开篇无一例外是讲述化形,化形之后,妖身化人身,按部就班,和玄门修道的境界大同小异。

    要说区别,是有的,玄门正宗依仗神通道术,法宝飞剑,而妖类修炼,妖气贯通,内炼己身,提升文武艺,趋向于近身肉搏。

    按照这个来讲,虎獜也是炼气境界,尚未结丹。

    真要说起来,孔四月修炼的道经要比虎獜修炼的粗浅的练气决强不少,可斗法起来,不是境界决定一切。

    斗法,不止要看境界,还要看肉身,真气雄厚程度,神通道术,法宝,战斗经验,地形,等等等等,很是复杂。

    而毫无疑问,从场面上,孔四月和虎獜境界相仿,但战斗起来,如同小孩和大人,不是一个档次的。

    虎獜战斗起来,浑然不要命的感觉,手中利刃挥舞,水泼不进去。

    “可恨。”

    孔四月可憋屈的很,这次他带虎獜来参加法会,主要是宗门中这一坐骑形象拉风不说,实力强悍,真要是在海上遇到危险,是个最强有力的帮手。

    可真没有想到,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成了敌人之后,压制自己喘不上气来。

    “可恨。”

    孔四月气的耳鼻要冒火,此时此刻,修炼真经的好处显示出来,识海之中,慧剑一起,将所有杂念斩掉,恢复平静。

    “哼,”

    玉枢道人坐在悬阁云床上,目光下照,看向四方,孔四月这个样子不是特例,还有几个地方也是如此,本来的主人们被他们骑乘来的坐骑打得节节败退。

    “装什么面子,”

    见到如此局势,即使是玉枢道人都忍不住埋怨这些跟自己交好的海上仙门们,要不是他们让门下弟子骑乘宗门中厉害的坐骑,何至于此?

    “该如何做?”

    玉枢道人面上有少许着急,他虽然有元神境界,可只是外道元神,和玄门中真正元神相比,差距不小,再说本体寻宝灵鼠也不是以斗法见长,所以纵然他亲自出手,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拿下作乱的妖怪们。

    值此法会期间,钧元宫的面子真是丢大了!

    敖鸾同样在阁中,曳裙佩剑,玉颜带霜,她将景象看在眼中,主动请缨道,“玉枢宫主,我去帮一下手。”

    玉枢道人瞥了敖鸾一眼,虽然没有甩脸色,但神态说不上好,只是淡淡地道,“十一公主远来是客,岂有让客人出手的道理?”

    玉枢道人顿了顿,继续说话,声音中有一种不容置疑的自信和坚决,道,“公主静静看就行,我们钧元宫可不是谁想捏都能捏的软柿子。”

    “我,”

    敖鸾张了张口,想说话,可又闭上,还是没有说出口。

    她知道,对于外面妖类嚷嚷的自己牵线动乱之事,钧元宫宫主玉枢道人应该是不相信的,但这动乱突如其来,没有头绪,云里雾里,毫无疑问让玉枢道人很不痛快。

    自己呢,下意识被对方不友善。

    “流年不利。”

    敖鸾欲哭无泪,自从离开龙宫后,先是和敖东谷结仇,现在又莫名背锅,水逆了?

    “嗯?”

    正在此时,玉枢道人若有所觉,他突然站起身,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窗前,目中激射出三尺明光,投向后山。

    后山,水牢。

    池水幽深,光不如内。

    苔痕青青,有一种惨绿。

    李元丰睁开眼,六只眸子,璀璨照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