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不罢休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505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圣手仙瞳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都市超级保镖大唐之最强帝王

    半夜。

    明窗上,月华渐满,霜白如纱。

    松叶翩翩而来,夹杂鹤唳,有一种清幽。

    玉枢道人送走伏波大将军后,正在室内踱步,来来回回,眉头皱起,面容上满是焦急。

    半响,门叩响。

    弟子高丘推门进来,手捧玉简,声音很小,道,“师尊,宫内上下已查完。”

    “拿给我看。”

    玉枢道人三步并作两步,一把夺过玉简,展开一看,眼睛立刻就红了。

    高丘早知如此,立刻屏息凝神,整个人如同泥胎塑像,没有任何存在感。

    “啊,”

    玉枢道人突然大叫一声,啪得一下,把玉简摔在地上,双目冒火,几欲发狂。

    “可恨,可恨啊。”

    玉枢道人的声音中的恨意,五湖四海之水都洗不尽。

    不怪玉枢道人生气,实在是据呈上来的统计来看,经此一役,不只门下弟子多人丧命,丹室,练功房,经阁,等等等等,不是被破坏,就是被洗劫一空。

    其中损失,大到难以想象。

    这样的局势,任谁遇到,都五脏如焚。

    好一会,玉枢道人才暂时压下火气,他走到窗前,推开窗,外面夜风入内,依稀见得,假山幽幽,丛花阵阵,一只鹤,一池水,一片云,扑人眉宇,让人神清气爽。

    这个时候,玉枢道人才又想到关键一事,事情不会突如其来,肯定有始作俑者,根据抓到的几个作乱的妖怪来讲,那日凶戾非常的怪鸟嫌疑最大。

    “怪鸟,水族,龙宫。”

    玉枢道人将自己收集的信息串起来,眸光冰冷,他想了想,开口道,“当初敖鸾和那个妖王九首一起来钧元宫,对方还曾是她坐骑。”

    玉枢道人声音冷漠,大袖一摆,若铁笛乍响,空山应答,言语强硬,道,“即使她是龙宫公主,也得给我们一个交代。”

    玉枢道人说完之后,离开静室,踩着木阶梯,发出声声,有一种坚定不移。

    半盏茶后,玉枢道人见到敖鸾。

    “十一公主,”

    玉枢道人心情糟糕,索性开门见山,直接道,“那个九首是公主的坐骑?””

    敖鸾俏生生立在花树下,人比花娇,可听到玉枢道人的问话,原本的英姿飒爽不见,玉颜上尽是踌躇,这个话题,真不好回答。

    那怪鸟确实是她坐骑,连九首之名,都出于她口,这无可否认,可对方来到钧元宫后发生的事情,可和她没有半点关系。

    可要解释,怎么解释的清?

    敖鸾素来精明,不然的话,也不会小小年纪就自北海龙宫出来,开府建牙,自成一系,可现在面对如此局面,心里一团乱麻。

    “我,我,我,”

    敖鸾结结巴巴,话都说不出连贯。

    “十一公主,”

    玉枢道人摇摇手,打断了对方的话,虽然他不想得罪龙宫,可一想到钧元宫在此一役中的损失,真的是心头滴血,无法承受,于是只能强硬地道,“这件事情在没有彻底查清楚之前,请不要随意离开。”

    玉枢道人看树影横斜,斑斓满地,有一种秋老庭内的霜冷,想了想,还是道,“此事我也告知了东谷道友,他表示理解和支持,并会亲自会龙宫,和宫中长辈禀告。”

    “敖东谷,”

    敖鸾听到这个名字,又是一阵头疼,由他回龙宫禀告,还不得加油添醋,往自己身上扣黑锅,破脏水,看来这次要身而退,得大出血了。

    郁闷死人!

    “唉,”

    待玉枢道人离开后,敖鸾一个人坐在花树下,霜水澄明,枝叶如洗,照出她精致面容上的愁容,浓的化不开。

    仔细想一想,自从带那个九首出来后,自己真流年不利。

    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收那个坐骑。

    谁能想到,被时代抛弃的洪荒异兽,会有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希望母妃能够快一点到来。”

    敖鸾别无他法,只想到,前段时间自己的母妃传信,会来这一片区域一趟,本来应该母女团聚,喜气洋洋,看这样子,完不一样了。

    “倒霉啊。”

    敖鸾唉声叹气,却不知道,自己的霉运还没结束。

    且说李元丰,自离开钧元宫后,展翅高飞,腾空千里,赤焰流光绕身,带起罡风阵阵,铺天盖地。

    他没有去北俱芦洲,而向海中飞。

    不知多久,眼前出现宫殿。

    玳瑁为梁,翡翠成瓦,珠玉作阁,瑶台生烟。

    四下珠光宝气,彩鱼新游。

    折而一片琉璃,半余光明璀璨。

    海底龙宫,美轮美奂。

    不是别处,正是阳纡龙宫。

    李元丰看了一眼,敛去气势,恢复到平常样子,然后故意叫了一声,难听的力车鸣叫,很有穿透力,立刻就惊动了龙宫之人。

    不到半刻钟,龟丞相领着虾兵蟹将,来到门前,他自龟壳中探出脑袋,脖子伸得老长,左看右看,发现根本没有十一公主敖鸾的踪迹。

    其他跟出去的贝女,侍卫,统统没有,唯有九首一个,孤零零的。

    “怎么回事?”

    龟丞相懵了下,他虽然见多识广,可年纪大了,反应就慢,想不明白,继续问,“怎么回事?”

    李元丰才不会回答,继续装傻充愣,发出叫声。

    龟丞相眨着绿豆大的小眼睛,想了一会,才想起来,对方是洪荒异兽,灵智初开,跟个娃娃似的,恐怕听不懂。

    不疑有他的龟丞相于是就命虎鲸力士前去,打开门禁,放九首进来,或许他身上有十一公主留下的书信什么的。

    咣当,

    宫门被扯开,眼前浮现一个漩涡,向下旋转,李元丰见此,眸中露出笑容,合身一跃,进入其中,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就踏足龙宫内。

    台阶金玉,周匝琳琅满目。

    郁郁香气,凝而不散。

    “让我看看。”

    龟丞相背着沉重乌龟壳,迈着小短腿,来到李元丰跟前,跳起来,打不到对方膝盖,还累得气喘吁吁,发现真的一无所有。

    “什么都没有。”

    龟丞相转了两圈,有点头晕,金星乱冒,额头出汗,他是活得久,老古董,可实力很一般,看不出李元丰的破绽。

    “龙宫啊,”

    李元丰运用阴神的道术神通扭曲其他人的感知,轻轻松松,直到进了龙宫,才真正放松下来,看了看左右,笑道,“即使小龙女的龙宫,也是个宝,绝不能入宝山空手归。”

    “你说什么?”

    龟丞相陡然听到这一句话,吓了一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