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追杀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3913

人气小说: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法师维迦奶爸的肆意人生此生只想宠你真武世界我不是保镖护国公开海

    龙妃云鬓巍峨,裙裾曳地,玉颜清冷,她的身后,贝女蚌侍手捧香炉,或玉盒,或经书,呈现扇形,她们踏入阳纡龙宫,竹影入目,一片清阴。

    可再仔细看,檐角在地,龙首低垂,飞窗残缺,裂痕斑斑,珠玉粉碎,洋洋洒洒。

    整个宫中,满地狼藉,煞气横行。

    “到底怎么回事?”

    龙妃咬了咬银牙,贝齿如霜,拢在袖中的手攥紧,眉宇间之间,有风暴酝酿,由不得她不暴躁,原因也简单,本来兴冲冲来见自己的女儿,结果没见到女儿不说,女儿家还遭受强盗了?

    虽然龙妃在龙宫见惯勾心斗角,城府要比一般女子深的多,可这样的局面,依然让她难以控制怒气。

    不一会,额头生独角的中年水族黄明庭拎着龟丞相的脖子走过来,这位可怜的老龟脖子伸得很长,四肢在空中乱踢蹬,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

    黄明庭来到跟前后,随手把龟丞相扔到地上,让他龟壳落地,四肢朝天,满头金星,圈圈晕晕,迷迷瞪瞪。

    龙府出事,龟丞相身为大管家,责无旁贷。

    “娘娘,”

    龟丞相即使头晕目眩,但眼前娇颜入目,依然让他打了个激灵,念头前所未有转动,认出来人。

    龙妃曳裙上前,身子微倾,身材高挑,很有压迫感,一字一顿地问道,“发生了什么?小十一呢,龙宫又怎么了?”

    龟丞相四肢朝天,乱摆了一会,发现自己无法翻身,只得肚皮向上,脑袋伸出来,极力昂起,眨着绿豆大的小眼睛,道,“十一公主去钧元宫参加法会了,这阳纡龙宫的变故,是一个叫九首的坐骑所造成的。”

    “钧元宫法会,坐骑九首。”

    青年水族陆闲云听完之后,剑眉一挑,道,“龟丞相,你是说,本来参加法会的坐骑九首突然回来,然后不知道为何摆脱了身上的御兽环,还凶性大发,将龙宫洗劫一空不说,还差点拆了?”

    龟丞相这个姿势,非常难受,血气上涌,脖子都粗了,他想要说话,可说不出来,只能拼命眨着绿豆大小眼睛,不停点头。

    陆闲云没空去管这个老龟,他转过身,面向龙妃,声音不大,道,“其他的不好说,但毫无疑问,这个以前龙宫坐骑九首是个关键点,只要抓住它,就能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龙妃已找地方坐下,软榻小小,花色沾衣,她玉颜之上,满是沉吟之色,道,“据老龟讲,九首应该是洪荒异兽。嗯,准确的说,是有洪荒异兽血脉。他能够想到伪装骗开阳纡龙宫的门户,看来是生出智慧,而且不算低。”

    中年水族黄明庭补充道,“很聪明,但也可以判定,此九首身上洪荒异兽的血脉会不高,很淡薄的可能性最大。”

    其他人也是赞同,众所周知,洪荒异兽的血脉压制所有,在这个天地,很难生出灵智,九首能够开启智慧就很少见,唯一可能是血脉非常稀薄。

    林道人对此有很深的理解,他扶正道冠,衣袂飒飒,补充道,“在当今天地,乾坤变易,仙门当位,妖类拥有洪荒异兽血脉,可不是好事。不止化形困难,而且以后修炼起来,血脉影响下,要比普通妖类困难许多。除非被妖族大圣贤收入门下,手把手教导,或才能血脉和修炼两不误,相得益彰。”

    “不过那种背景深厚的妖类极为稀少,也不会被十一公主抓来当坐骑。”

    “我去将那个九首抓回来。”

    陆闲云腰间法剑发出铿锵一声剑吟,剑穗飘风,日影缠绕,一种锋锐之气,呼之欲出。

    龙妃暂时没有说话,她曳裙踱步,腰间环佩叮当,响成一片,若梨花小雪,香气浸人心窍,考虑一会,才开口道,“洪荒异兽不足惧,毕竟只有蛮力,可让人随意玩于鼓掌之间,可要是有相当智慧的话,就会变得棘手。”

    龙妃的声音响起,裙影徘徊于竹下,翩然起舞,道,“这个九首可能血脉很稀薄,但总归有天赋神通,甚至于血脉中沉淀的战斗本能和技巧,我们都不要忽视。”

    “所以,”

    龙妃转过身,挺胸抬头,下巴尖尖,尽显雍容,道,“我们出手,狮子搏兔,也得用力。陆将军持我令牌,和林真人一起走一趟,将那个九首抓回来。”

    陆闲云上前一步,接过蟠龙令牌,纵横文字,蕴含龙宫威势,借此可暂时节制一部分水军和水族,权力不小,他身上甲胄齐响,若钟磬之鸣,肃容道,“娘娘且在此稍等待,我和林真人很快就会回来。”

    面相古怪的林道人手握玉如意,上面黑气盘旋,往来不定,但指向一个方向,坚定不移,妖气之牵引,已锁定。

    “我们走。”

    陆闲云招呼林道人一声,甲胄在身,铁叶碰撞,率先走出龙宫,先点齐三百水兵,然后骑上自己的坐骑碧眼豚光兽,其状似海豚而生有鸟翼,在水中出入之时,熠熠生辉,鸣声汽笛一样,远近可闻,非常勇武雄壮。

    陆闲云骑着碧眼豚光兽,手中方天画戟一一起,风雷滚滚,朝着一个方向,风驰电掣而去,他早嗅到尚未消散的妖气,应该是前后脚离开,已锁定气机。

    “拥有洪荒异兽血脉,”

    林道人夹杂在一起的双眉抖了抖,似笑非笑,他没有坐骑,而是手一招,祥云来聚,遮在脚下,五彩斑斓,非常亮丽,拖住身子,不急不缓地跟在陆闲云身前。

    这位道人飞遁其间,真觉得那个叫做九首的妖类自己找死加倒霉透顶。

    按照阳纡龙宫的破坏来看,对方的实力不弱,可以讲,在这一片偏僻水域,足以站稳跟脚,可对方居然胆大包天重回阳纡龙宫,大闹一番不说,倒霉的是,正好碰到龙妃娘娘赶来。

    自家亲闺女的府邸被人这么糟蹋,龙妃岂能不怒?

    “自寻死路。”

    林道人眸中有杀机氤氲,他们一行人可不是这一片区域的土著,而见多识广,手段凌厉,那个九首既然自己作死,索性就成他。

    “正好炼制法宝。”

    林道人面上带笑,有洪荒异兽血脉的妖类炼气不行,可血脉中蕴含的力量非常神奇,是炼丹炼器的上佳材料。

    轰隆隆,

    这个时候,突然间,雷霆乍起,贯通天地。

    变天,要下雨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