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孽龙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274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乾龙战天玄医枭后武炼巅峰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漫威之不死者之王

    阁前。

    云石竹树,溪水映波。

    烟横于阶下,袅袅不散,青色如黛。

    梨花朵朵,幽幽绽放,霜白如雪,轻盈似梦。

    在青白两种色彩交晕相磨下,照出玉香狐王的娇态,她双腿并拢,手扶裙裾,俏脸微微仰起,若有所思。

    至于从江妖王,则低下头,挡住眸中的异色,他本来以为对方无意间经过玉香洞,但听这一番话,看来早有准备,成竹在胸。

    好的方面来讲,对方不会短时间离开,会成为遮天大树,让玉香洞安不少,而坏的方面同样也是因为此,这等人物肯深思熟虑,会有大野心的,玉香洞从此之后恐怕不太平。

    玉香狐王没有多犹豫,人在屋檐下,岂容挑三拣四?她嫣然一笑,若玉树堆雪,妩媚绝伦,娇声道,“妾身等上下自然听从大王安排。”

    李元丰对狐狸精的媚态并不在意,平平静静道,“是个聪明人。”

    “大王,”

    玉香狐王扶了扶云鬓,黛眉挑起,提醒道,“金羽老鬼横行霸道,让我等敢怒不敢言,主要还是他背后有靠山。”

    “靠山?”

    李元丰笑了笑,瞳孔有光,映入松竹之色,纯绿一片,道,“黑云谷的那一条孽龙?”

    “孽龙?”

    玉香狐王听了,微微一怔,才反应过来,俏脸有点发白,小声道,“我们都称呼为蛟天王。”

    声音很小,说完之后,娇躯发抖。

    只看这个,就知道蛟龙得道的家伙在附近的威势。

    恐怖绝伦,无可比拟。

    李元丰对此则很有兴趣,直接问道,“我只知道黑云谷盘踞一蛟龙,你们给我仔细讲一讲。”

    玉香狐王看了身前的从江妖王一眼,答道,“从江是自北海来的,知道的更多。”

    “这个啊,”

    见李元丰目光转过来,从江妖王沉吟少许,组织语言道,“蛟天王的真正来历我也不知道,但在北海的时候听人提过一二耳朵,据说是龙族一位大人物的儿子,叫敖不群,但因为闯了祸,被赶了出来,然后流落到北俱芦洲。”

    “敖不群闯祸。”

    李元丰想到大名鼎鼎取经五人组中的小白龙也是闯了祸,龙子龙孙实在太多,成器的不少,令人不省心的貌似也多,只是这名字,很不群啊。

    从江妖王当然不知道李元丰的吐槽,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话,道,“谁都没有想到,本来被流放一样的敖不群来到北俱芦洲后突然崛起,大放异彩,战斗力暴涨,这么多年来南征北战,硬生生打下龙天王的名头。”

    从江妖王讲了几次敖不群斩杀其他妖王的战绩,赞叹道,“这样的表现,恐怕四海龙族中年轻一辈的佼佼者都比不上。”

    李元丰听完,目光幽幽,丛竹青青,翠色上衣,问道,“敖不群是不是来北俱芦洲后就上了黑云谷?”

    从江妖王面色诧异之色一闪而逝,他没想到对方会重点关注这一点,想了想,确定道,“敖不群成名的首战就是作为黑云谷的三当家的突然暴起,斩杀了当时黑云谷大首领黑云妖王,抢班夺权。”

    “我知道了。”

    李元丰已确定心中所想,笑了笑,转首看向安安静静敛裙而坐的玉香狐王,道,“狐王,你们狐狸一族在北俱芦洲也算开枝散叶,和不少大妖魔联姻啊。”

    玉香狐王俏脸微红,不知道想到什么,螓首低垂,声音不大,道,“只是充当侍妾罢了,根本不当家,不然的话,这次金羽老贼也不敢这么嚣张逼婚。”

    李元丰起身,踱步,丈二身材在墙壁秋日图映照下,翎羽如洗,乍明乍晴,大有深意地说话,道,“她们也是身不由己,你也不要怨恨。在我看来,到底都是同族,有事没事多通信,多往来,多走动,以后总有用处。”

    玉香狐王不太明白眼前妖王的意思,但她没有多问,只是点点头,道,“知道了。”

    “你俩下去吧。”

    李元丰先拿出少许丹药和法宝,交给两人,道,“有事我会直接找你们。”

    “是。”

    两人答应一声,行礼之后,躬身退出。

    待到门外,两人没有立刻分开,而是目光一碰,各有心思,寻到洞府一偏僻角落。

    亭中。

    蕉叶晴绿,叶下鹿眠。

    垂荫遮蔽四下,静静幽幽。

    从江妖王煮雪水烹茶,茶香隐隐,模糊了两人的面容。

    从江妖王慢条斯理地饮完一杯茶,放下茶盅,和石案相碰,发出叮当一声响,清清脆脆,惊起灵鹿,小东西探头探脑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玉香狐王抬起头,神情复杂,道,“真没有想到,我们两人经营的玉香洞有朝一日会被人夺去,妖王当不成不说,成小弟。”

    从江妖王看上去更轻松,他摩挲着茶盅,看外面叶子起起落落,道,“能够保住性命就不错了,要是换个脾气不好的妖王,我们两人别说给人家当小弟,恐怕早成了盘中餐腹中食了。”

    玉香狐王无可奈何,道,“你说的也对,最起码我们大树底下好乘凉,以后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

    从一洞之主成为人家小弟,当然不自在,可形势比人强,玉香狐王虽是女子,但这么多年来维持玉香洞,是有智慧的,知道自己必须转变思想,不然的话,以后会有祸事临身。

    玉香狐王心情郁闷,也喝了一杯茶,他见从江妖王面有沉思,问道,“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们的新大王。”

    “我们大王?”

    玉香狐王坐直身子,峰峦起伏,细眉挑起,道,“有什么发现?”

    “我们这位大王对黑云谷的那位很有兴趣。”

    从江妖王眯起眼睛,言之凿凿,道,“据我所见,九首大王身上有一种水气,他肯定在海域中生活很长很长时间。九首大王不会突然冒出来,他有自己的目标,而且很明确。”

    “你说的是?”

    玉香狐王豁然起身,惊讶之下,脚踩在裙摆上,差点把自己绊倒,这一日的事情太多,让她心神极不稳当。

    从江妖王没有再多说,只是道,“从今以后,咱们玉香洞可不会平静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