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变故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20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真武世界

    洞府中。

    悬花如刻,叶似缀玉。

    阶下雨后青苔生,绿惹可爱。

    林林的松竹上,灯火摇曳,星星点点,落到地面,叮咚一声。

    玉香洞的大大小小的狐狸精们,或是云鬓盘起,或是身披宫裙,或是描眼画眉,或是素面朝天,怀中或抱琵琶,或抱竖琴,或拿横笛,或摇小鼓,十几种乐器,认真弹奏。

    天光照下,狐狸精们捋袖露臂,纤纤玉手,晶莹生芒,郁郁有香气。

    蛛夫人衣饰色彩花里胡哨,非常艳丽,她画着深深的眼影,五彩斑斓,声音很低,不可闻,吃吃笑道,“香狐一族果然媚色天成,勾人魂魄,早知道的话,还不如大兄早出手,将她们收入门下。”

    蛛夫人衣裙摇摆,似乎对自己说话,可听话语又不对,道,“特别是玉香那小蹄子,正适合大兄你修炼神功,现在白白便宜了金羽那傻鸟了。”

    说到这,蛛夫人微微偏头,看向不远处的阁台,珠帘卷起,明光稀稀疏疏,妖王金羽面上笑容不断,杯到酒干,高兴得眉开眼笑到不行。

    至于准新娘子玉香狐王精心打扮后,美丽不可方物,容光焕发的样子,连身为女人的蛛夫人都要嫉妒了。

    在此时,有细细声音发出,很轻,但有金铁音,吐字清晰,道,“玉香洞附近区域牵扯到北俱芦洲和北海水域,局势乱如麻,相互制衡,都不敢随便打破,正是这样,才让玉香狐王这个小狐狸精维持这么多年。”

    声音似乎从蛛夫人贴身小衣上传来,继而鳞鳞光动,文采斑斓,有一人影若隐若现,头戴金冠,身披黑色法衣,脚蹬云头履,腰系丝绦,面如瓜铁,目似朗星,小不可见,时刻变化,道,“那条蛟龙能够动手,不只因为他实力不错,性格强硬,他本身的北海龙宫背景有不小的原因。”

    “龙宫背景?”

    蛛夫人微微一愣,反问道,“不都说这蛟龙是被北海龙宫赶出来的?”

    “说是被赶出来就真的被赶出来?”

    蛛夫人贴身小衣上的人影栩栩如生,活灵活现,他皱了皱鼻子,似乎觉得香气过浓,道,“说不定是龙族打入北俱芦洲的棋子,龙族的人,能够存活这么久,可不只因为他们是真真正正的墙头草,谁强依附谁,也是他们通常能够未雨绸缪,提前做下布局。”

    “就说现在的局势,”

    人影侃侃而谈,有一种智珠在握,道,“临近北俱芦洲的水域中,有好几个难缠的大妖,还有几个海上仙门,虽然名义上亲近北海龙宫,但到底不是他们真正的自己人,听调不听宣。如果真让敖不群统一了,局面就完不同。”

    “当然了,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有时候连真正局内人都不一定清楚,但只要有这个可能,我们就不能忽视。”

    “大兄你真的不一样了啊。”

    蛛夫人静静听完,美眸中闪耀着奇异的光彩,道,“自从你得到那无名似道非道似佛非佛的存在传授的法诀后,不但境界修为急剧提升,而且还智慧自悟,明白了很多道理。在以前,我们可只知道打打杀杀,很少动脑筋啊。”

    “是不一样了。”

    人影对此最有感触,自修炼那位存在传授下的法门后,思维压下体内血脉的暴躁杀戮,让自己能够以一种智慧和长远的目光看待事情。

    他默默想着心事,看来自己以后真得照那存在所讲去西牛贺洲寻找自己的机缘。

    可到底是什么机缘呢?

    且说金羽妖王披红带彩,精神十足,他听着上面众狐女的弹奏,忽而像仙鹤翩翩,停留松下,徘徊不前,低头看云低,时而乐声饱满,粒粒似宝珠,璀璨光明,再然后双人并进,比翼齐飞,男欢女爱,令人向往,心里都是痒痒的。

    他低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娇颜,眼中要冒火,开口道,“美人儿,这曲儿好听啊,待以后,你亲自下场唱一出,舞一曲。”

    玉香狐王压下心中厌恶,黛眉挑了挑,玉颜上有笑,声音又软又酥,道,“以后自会随大王的意的。”

    “哈哈,”

    金羽得意到大笑,伸开胳膊,要去揽身前佳人。

    玉香狐王脚下一转,如朝霞出云,舞姿翩翩,似迎还拒,躲过了金羽的动作,她不等金羽接下来的动作,捋了捋垂下来的青丝,抢先开口道,“我们都准备妥当了,就等蛟大王来,怎么现在还不见踪影?”

    “蛟大王,”

    听到这三个字,金羽刚刚膨胀的色心色胆瞬间冷下来,他想了想,同样疑惑,道,“按照日程来算,蛟大王应该要到了。”

    敖不群这次从黑云谷赶来玉香洞,可不是遮遮掩掩,而是大张旗鼓,提前将行程发了过来,让人心中有数。

    这样的动作,彰显自信,要给海底大妖们震慑力。

    只是敖不群千算万算,没有想到,会有人半路截杀他。

    “不会在半路出事了吧?”

    玉香狐王抬起头,看了看天色,只觉得心中砰砰砰跳个不停,前所未有的紧张,这金羽老贼不清楚,可她明白,敖不群到现在没有来,肯定是被九首拦住了。

    两者斗法,真不知道结果如何了。

    “哈哈,”

    金羽妖王大笑,根本不在意,道,“以蛟大王的神通广大,谁敢捋虎须,前去自寻死路?”

    对于敖不群的实力,他有超乎寻常的自信。

    因为像他一样归于敖不群麾下,可不是因为对方品质感召,实在因为被硬生生打服的。

    可话音刚落,蓦然间,玉香洞府上空,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声,这声音,非常之大,远远传开,四下回响。

    声音之中,带着怨恨,痛苦,不甘,难受,夹杂在一起,如同夜枭的叫声,刺得人耳膜生疼。

    只是听到,就让人觉得痛苦。

    “这声音,”

    听到声音,反应最快的是蛛夫人贴身小衣上的人影,他目中有奇特的光,连忙催促蛛夫人出去,道,“有好戏看了。”

    “咦?”

    不只附身在蜘蛛精上的人影,来客之中,一位姿态从容,手持扇子的中年人同样反应很快,踱步出去。

    “我们出去。”

    金羽妖王心中不安,不顾其他,跑步出去。

    至于玉香狐王和从江妖王两人对视一眼,紧跟其后。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