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六章 妖师宫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940

人气小说: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法师维迦奶爸的肆意人生此生只想宠你真武世界我不是保镖护国公开海

    是日。

    金风玉露,峰峦如髻。

    鹤唳翩翩于松下,虫鸣唧唧在草丛,满地月明,飒飒清音。

    前有侍女带路,推开开满小花的柴门,前面石骨嶙峋,横竖左右,梅花千百朵,同时绽放,照在水中,映簇中央波间六角亭,有云姿清逸。

    “大人,”

    侍女声音低低的,伸手一指,道,“不知对此地可否满意?”

    “嗯。”

    覆海踱步进来,目光一扫,将天上月,水中影,波间亭,亭前梅花,尽收眼底,只觉得一种莫名的香气氤氲,层层叠叠的,有圈圈晕晕的明光,充塞于四下。

    刚一进入,覆海就觉得自己的血脉活泼泼的,很是舒服。

    要在其中修炼,事半功倍。

    “妖师宫真的不凡。”

    覆海眸光一亮,点点头,道,“很好。”

    “大人暂且在此休息。”

    侍女宫裙裹身,眉目清秀,小声交道了几句后,就转身离去,干脆利索。

    “呼,”

    覆海目送侍女出门去,深吸一口气,脚下一点,踏波而行,来到阁中。

    在外面看,水上阁楼小小。

    但真进入内部,却是大有洞天。

    窗前有玉案,案上是花瓶,插花繁多,枝枝丫丫,角落上青鼎,香气自其中冒出,凝而不散。

    一尘不染,空波入内。

    覆海来到桌前,见一玉简,展开一看,眉宇间带出惊讶。

    他连忙沉了沉心思,重新仔细阅读。

    覆海这么认真,可不是花里胡哨,而是玉简上记载的法门,专门锻炼开发自身角龙血脉,对症下药,非常精准。

    这样的法门,即使在北海龙宫,覆海都没有见过。

    “玄妙无双。”

    覆海看得双目炯炯,手不释卷,如饥似渴般感悟玉简中的法门,无论是败在九首之手,或者听到有应龙血脉女子讲述的内情,都让他有一种前所未有提升实力的渴望。

    渐渐地,室内没了声响。

    只有一呼一吸,恍若龙吟。

    在妖师宫深处,老柏奇松,相映成趣。

    其中广厦数十。顶上覆盖琉璃玉瓦,四面窗户打开,水天一色,烟云澄明。

    诸般景色徐徐而来,纳入一方壶。

    悬在正中央亭榭里,风吹摇曳。

    每一次晃动,都有无数美景落下,恍若实质。

    珠帘卷起,在案前,有一银冠人,眉宇生绿,目生重瞳,静静而坐,整个人身后有重重叠叠的时空,又支离破碎,看不清楚。

    在他的对面,是一个金轮,周匝细细碎碎的光芒,呈现檀金色,在里面,有一人影,大不可思议,广袤无双。

    隐隐的,听到有禅唱,似有还无。

    接引覆海来妖师宫的人静静立在银冠人面前,小心谨慎,仔细禀告自己掌握的一切。

    “嗯。”

    银冠人点点头,声音中没有任何感情,道,“做的不错,要继续进行。”

    “下去领赏赐吧。”

    “是。”

    青年人答应一声,展袖退下。

    “覆海,”

    银冠人展开一本兽皮书,古朴幽深,不见其底,拿起银笔,勾勒出覆海的名字,刹那间,莫名光晕升腾,不停旋转交织,先是赤金,然后纯青,浓得化不开。

    “果真天运垂青。”

    银冠人神情木然,看不出喜怒,他合拢上兽皮书,心中有数。

    “有潜质,”

    金轮中的人影同样看在眼中,开口说话,他的声音中有一种睥睨四方的霸道,又有一种光耀万物的从容,出奇地融合,没有任何别扭,道,“好好培养一下,未尝不能在接下来的大动作中挑大梁。”

    “希望如此吧。”

    银冠人少见地叹息一声,他手中握着兽皮书,目光自小窗看向外面,似乎从妖师宫中扩出,到整个北俱芦洲,到整个天地,道,“我们即使占据北俱芦洲这样的地利,但无奈的是,有的人手伸得实在太长。”

    “道门和佛门,”

    金轮中的人笑了笑,声音平平和和,道,“他们到底是整个天地间最为强大的力量,而接下来的大事,他们是主角,要唱大戏。”

    “道门和佛门势大,他们要做事,妖族虚弱已久,只会躲避。”

    银冠人说到这个,声音中带起怒意,道,“可他们真是歹毒,居然借着这个机会,对我们妖族赶尽杀绝,剪除崛起的新秀和大气运人。”

    “是可忍孰不可忍!”

    银冠人说到这,不由得站起身,踱着步子,目光幽幽,道,“可恨的是,道门和佛门在这一事上有共识,我们无法直接破解,只能够在绝境中寻生机。”

    “道门和佛门强势,”

    金轮中的人身在居中,看得清楚,道,“实际上,幸好有娘娘在,不然的话,妖族恐怕连一线生机都没有。”

    “是啊,”

    银冠人接口一句,踱步来去,眉宇间有着沉思的光,道,“我们只能在道门和佛门的大势下,争取小势的改变,保留下元气。”

    银冠人拢在袖中的拳头攥紧,紧紧的,道,“只要挺过这一难,再往后,就会否极泰来,有机会一飞冲天。”

    “会有机会的。”

    金轮中的人一说话,金灿灿的光摇曳,若圆镜烟云,澄明上下,用很缓慢的语速道,“对即将进行的西游,整个佛门不是铁板一块,只不过是一支的在力催动,其他人不愿意搀和。在道门中,同样也是如此。”

    “林子大了,总会有不同派系。”

    “人心的复杂,任何神通法力都无法抚平。”

    “这个倒是,”

    银冠人笑了,用手指了指金轮中的老朋友,道,“不说别的,你不就是,身在佛门,也是三心二意,各种心思。”

    被这么说,金轮中的人并不在意,同样笑了笑,身上光芒璀璨,道,“我不是三心二意,而是眼光超出桎梏,什么道门,什么佛门,什么妖族,在我眼中,都是一样,心之所到,自然变化。”

    银冠人对此没有多说,他知道自家老友的根底,确实是经历过多,不再拘于阵营,而更关注于自身,但由于出身以及其他原因,对妖族牵挂未断。

    关键时候,比很多人都靠得住。

    “可惜我们这样的老家伙不能亲自下场。”

    银冠人看向远方,喃喃地道,“希望妖族有年轻一代站出来,能够在接下来道门佛门的大动作中兴起风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