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七章 观世音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56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圣手仙瞳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都市超级保镖大唐之最强帝王

    南海,珞珈山,紫竹林。

    风摇宝树,日映金莲。

    千样琪花盛开,百般瑞彩呈祥。

    在岩石之下,麋鹿衔花,在高崖之上,白猿拿果,仙鹤翩翩起舞,上映天光,下摇潭影,重叠在一起,精致如画。

    不灭不生,不增不减。烟霞缥缈随来往,寒暑无侵不记年。

    在此时,浩瀚梵音佛唱由远而近,少顷,重重的金光落下,左右一转,化为一朵金莲花,在上面,跌坐一位菩萨,头上悬珠,手持飞龙宝杖,面容平和。

    菩萨的身后,是比丘三两个,捧着宝盘,盛放舍利子,粒粒生光。

    有一童子,身披绣衣,眉清目秀的,早在等待,见到来人,连忙上前行礼,道,“灵吉菩萨,我家菩萨正在潮音洞等候,请跟我来。”

    “是惠岸行者,”

    灵吉菩萨对上童子,面带笑容,很是自然,道,“行者这几年佛法大进,可喜可贺啊。”

    “都是菩萨教导有方。”

    惠岸行者木吒脚踏金莲花,步步有佛香,他出身不一般,对上灵吉菩萨,也没有战战兢兢,从容应对。

    很快的,一行人来到潮音洞。

    灵吉菩萨一抬头,就见观世音坐在一株紫色竹子下面,头梳乌云蟠龙发髻,碧玉纽,素罗袍,眉如小月,眼似双星,璎珞垂下来,香环层层,叮咚作响。

    观世音的身后,金童玉女,怀抱玉净瓶,插着杨柳枝,横斜在时空中,不停变化。

    两位菩萨见礼之后,各自落座。

    “菩萨的道场真不一样。”

    灵吉菩萨看了看四下,莲花舍利,相映成趣,贝叶灵文,此起彼伏,笑道,“比我的小须弥山强多了。”

    观世音没有谦虚,照单收,她的南海紫竹林潮音洞道场自封神前就存在,是天地间少有的洞天福地,现在依然有先天灵机存在,只这一点,就是其他地方无法比拟的。

    寒暄几句后,观世音开口问道,“尊者此来,所为何事?”

    灵吉菩萨手持飞龙宝杖,面上的笑容一点点收敛起来,道,“如来接到佛主法旨,大幕正式拉开,佛门东扩提上日程。”

    “真的。”

    以观世音的镇静,听到这个消息,都不由得欣喜万分,以前他们只能暗地里筹划,现在终于可以摆上明面,堂堂正正。

    灵吉菩萨点点头,继续说话,道,“现在天运鼎沸,降在妖族,浩浩荡荡,是近乎几个纪元少有。”

    “天降福缘于妖类,正好将他们引入我们佛门,沐浴佛法,洗去凶性,从而护佑慈悲,惩处邪恶。”

    “我知道。”

    观世音坐直身子,这个计划正是他们在佛门主推的,如来居中,她,普贤,文殊,大势至,等等等等,摇旗呐喊,力推动,要改变佛门格局,道,“我会加快进度,尽可能让有大运的妖怪们前往西牛贺洲。”

    “不错。”

    灵吉菩萨眸光变得空空,里面是伟岸的影子,仿佛现在佛降临,宣讲未来,道,“要是他们识趣,可入佛门,聆听佛法,作为金刚,要是真冥顽不灵,那就顺手除去,免得妖孽横行,获罪于天。”

    三言两语中,勾勒出西游背后的阴暗和算计。

    台前和台后,不一样。

    “当然了,”

    灵吉菩萨又想到一事,笑道,“如来也又交代,门下的灵兽什么的,也可以让其下界历劫,积累功德。”

    “我先告辞。”

    灵吉菩萨作为如来嫡系,在即将进行的西游中任务不少,他没有多待,将一枚舍利珍重地递给观世音后,很快驾驭金光离开。

    “呼,”

    观世音一个人站在潮音洞前,周匝郁郁青竹,竿竿潇洒,枝叶上闪耀金芒,有佛陀之影,来回旋转,吟唱经文。

    天上光照下来,和竹色辉映,倾斜在观世音脚下,让这位菩萨俏脸晶澈,整个人美丽不可方物。

    这种美丽,已超乎世俗,人们看到后,不会引起任何邪念,而是有一种圣洁,慈悲,包容,知能。

    “西游,取经,佛门大兴,”

    观世音拢在袖中的纤纤玉手攥紧,在掌中,握一枚舍利子,晶晶莹莹,流光溢彩,里面蕴含浩瀚佛理,伟岸广大,超乎想象。

    如此舍利子,超乎三界,至高无上。

    即使现在执掌佛门的如来,都不可能拥有这样不可形容的佛理。

    只有真正的佛主,才会这般深不可测,让自己瞻之难望项背。

    佛主赐下舍利,护佑己身,等于正式宣告,西游即将拉开序幕,自己得趁着时间多走动,不必要过于拘束。

    这个时候,佛门是大势,其他都要退避三舍。

    想到这,观世音吩咐惠岸行者在家看守潮音洞,她换了一身法衣,手持玉净瓶,口中吐出白莲花,往下一路,莲上举灯,灯下流光,托举住自己身子。

    观世音驾驭佛光,出了南海紫竹林,径直而行。

    路上无话,这一日,进入东胜神洲。

    再然后,经过傲来国,来到一海域前。

    “是这里。”

    观世音玉手攥紧舍利子,念头一动,舍利子陡然间大放光明,仿佛无形大手,轻轻拭去眼前的烟云,将之化为珠帘,挂在钩子上,徐徐挑起。

    原本空空的海域上,一座仙山出现。

    观世音停下遁光,抬眉看去,就见,山在海中,真的是个好山,丹崖怪石,削壁奇峰。丹崖上,彩凤双鸣;削壁前,麒麟独卧。

    只是看一眼,就觉得钟灵毓秀,天下罕见。

    “花果山,”

    观世音见多识广,都感应到一种扑面而来的灵气,不愧是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自开清浊而立,鸿蒙判后而成。

    天机隐藏,非时机到,不会现世。

    实际上,要不是观世音有寂灭佛主授予的舍利,即使她神通广大,化身惊人,但也不可能在这一片海域寻到花果山,并成功登上山。

    “让我看一看这一纪元之子。”

    观世音来到花果山,目中运转金光,激射出去,立刻就看到,在山顶之上,有一块仙石。其石有三丈六尺五寸高,有二丈四尺围圆。三丈六尺五寸高,按周天三百六十五度;二丈四尺围圆,按政历二十四气。上有九窍八孔,按九宫八卦。四面更无树木遮阴,左右倒有芝兰相衬。

    受天真地秀,日精月华,日积月累之下,已孕育出仙胎。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