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五章 完胜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047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武炼巅峰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绿茵风暴富贵盈香

    宗元踏步如莲花开,金芒灿烂,足下赤金,熠熠生辉,他周匝叠影重重,或大或小,千百人影齐齐出现,显示出大威德诸天王众,或龙王众,或夜叉王众,或阿修罗王众,或迦楼罗王众,或紧那罗王众,或摩睺罗伽王众,或乾闼婆王众,等等等等,护佑己身,金刚坚固。

    宗元手捏佛印,口吐真言,落地生花,香气馥馥,看上去肃容而威严,用手一引,佛门八部众的虚影重叠,合在一起,进入木鱼里。

    下一刻,木鱼大放光明,万千佛咒浮现,汇聚在一起,照见古佛之相,大有须弥山,寂慧明净,然后一拳打出,天崩地裂。

    所到之处,佛光如狱,天上地下,上下一檀金,别无其他色彩。

    黄金天河,倒悬而下。

    李元丰在半空中,鬼车真身上倒影出金灿灿的佛光,与他本来妖异的翎羽交晕,像是有血色的火焰在燃烧,看上去美轮美奂。

    可真正置身其中,李元丰才明白对方佛宝木鱼的威能。

    那是一种直击灵台的浩瀚,寂灭慧能,让心业清净。

    不同于天地威力,别有风采。

    云公主俏生生而立,身姿修长,她天蓝色的美眸之中,激射出光华,左右一分,若波浪一样,弥漫四下,风云所起,上覆虚空。

    在同时,云公主身后翅膀扇动,无穷无尽的雷霆衍生出来,捧在一起,化成团团簇簇的雷暴,每一个,像是山丘一样大小,扑面而来。

    雷霆在上,水波在下,上下相磨,霹雳声响不断。

    这样的力量,近乎于真仙层次,而且其对水与雷霆的掌控,匪夷所思,仿佛与生俱来,比覆海那蛟龙纯粹厉害的多。

    两个人联手,声势贯通天地,有一种凛然杀机,不可阻挡。

    杀机很重,甚至冲上云霄,来回肆虐。

    小狐狸精站在宝图边缘,都被吹起裙角,露出白皙的小腿,小身子不由得缩了缩,有一点瑟瑟发抖。

    幸好是宝图自然生光,若鸥鸟出没于烟波间,翩然惊影,往她身上一落,驱走杀意。

    只是片刻,也足以让玉香狐王明白下面两人的可怕。

    要是自己的话,恐怕一个刹那就被灭了。

    李元丰感应到两人的力量,五首十眼转动,念头起伏,据自己推测,现在是个大舞台,北俱芦洲的真正大人物会关注,这样的话,自己要赢下这一场,而且还要赢得漂亮。

    越展现出强大力量,越震撼人心,才会给人越深的印象。

    同样的,会提高自己的分量!

    想到这,李元丰有了决断,他长啸一声,五个头颅同时发声,声震长空,远近可闻,雷霆来聚,风起云涌,惨白的霹雳闪电照亮四下,有一种令人心悸的可怖。

    李元丰晋升天妖第三重天象境后,念头所到,鬼车真身影响一方天象,与宗元的佛光,云公主的水电之力碰撞,余波绵长。

    “来。”

    可这还没有完,李元丰第二首高高昂起,高于其他四个头颅,在眉心之所在,一枚血珠凸起,花纹古朴,如镌如雕,幽幽的色彩弥漫,正是化血九曲珠。

    李元丰要速战速决,根本没有拖延的心思,于是一上来就力以赴,以自己天象境的力量加上相柳的这件遗宝合二为一,部爆发。

    实际上,化血九曲珠这样的法宝,和现在天地间的法宝很不一样,它自诞生起就没有复杂的天罡地煞般的禁制,而是混混沌沌的。

    而且要驭使化血九曲珠,需要的是血脉之力,不是什么真气法力。

    当李元丰力驭使化血九曲珠的时候,在他的对面,宗元和云公主眼前立刻浮现出一幅画面,眼前的所有消失,只剩下血月半轮,挂在天穹,遥不可及。

    在下面,是最为深沉的黑暗,或凹或凸,曲曲折折,踏在上面,仿佛整个人被折叠一样,又难受,可又离不开。

    他们立在黑暗中,仰头见月,挪不开眼睛。

    月华落下,披上一件血衣,衣服下,体内的血液在变化。

    场中的两人不知道,但落在半空中宝图上的苏妲己眼中,却看得清楚,在一刹那,两个人体内的血液发生了不好的变化,掺入了奇奇怪怪的东西。

    “什么法宝?”

    苏妲己袅袅起身,纤纤玉手拨动,可看不出底细,唯一能够发现的是,九首和他手中的法宝非常契合。

    很古老的气机,恐怕比自己经历的封神之战中见过的法宝的气机还要古老。

    “无上法。”

    宗元受化血九曲珠的影响,向不好的方向发展,正在此时,他身后的金轮中,爆发出璀璨的佛光,稀稀疏疏的经文凭空出现,化为一菩提树,上结菩提子,功德之意自足自具,挡下接下来的血月侵蚀。

    而云公主身具应龙血脉,有大气运,同样有异宝护身,江水泛波,若雨后清秋,在其中,宝钟幽幽浮现,无声无息,定住浸染入血脉中的奇异力量。

    即使这般,两人也没有完抵挡住,被化血九曲珠携带的力量击飞,轰隆一声,砸在地上,少见的狼狈。

    “咳咳,”

    宗元这个佛门来的僧人月白法衣上沾染上尘土,剧烈地咳嗽,他身后的菩提树变得暗淡,或大或小的黑斑,看上去有点吓人。

    云公主蹙着黛眉,咬牙忍受疼痛,她屈了屈自己的脚指头,身上火辣辣的,又有一种难闻的腥气,让自己差点呕吐。

    李元丰见此,哈哈一笑,利爪一落,拔起一座山,用力一捏,方方正正,冲两人砸去,非常坚决。

    “退。”

    宗元和云公主经过刚才的交手,明白两人的力量到底比不上对方,虽然各有异宝,但对方的法宝也是不简单,再打下去,只能自取其辱。

    两人是果断的人,所以招呼手下一声,率先退走。

    两人灰溜溜地退走,原本气势汹汹压境的水族兵士们没了主心骨,立刻兵败如山倒,向外撤。

    “我的地盘可不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李元丰飞在半空中,第三首伸出,血盆大口张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