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章 待价而沽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608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地球穿越时代武炼巅峰

    不知不觉,天到傍晚。

    夕阳满山,云于树平,红彤彤一片。

    交匝周围大松合抱,郁郁亭亭,绿云冉冉。

    真的是笔落丹青,潇潇洒洒。

    狐族年轻漂亮的少女们,或宫裙,或轻纱,面容姣好,眉若春山,来来去去,上菜倒酒,若有若无的女子香气,朦朦胧胧。

    再仔细看,谷中布置有石台玉案,上置青铜鼎炉,烟气袅袅三尺,盘中佳肴,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中游的,应有尽有,色香味俱。

    各路妖王或是大马金刀,或是摇头晃脑,或是哈哈大笑,姿态肆意。

    胜利后的狂欢味道,洋溢在场中。

    李元丰居中而坐,云与竹榻平,浮光流转,生生不息,他高举青铜酒樽,开口道,“诸位远道而来,都辛苦了,满饮此杯。”

    “干。”

    “喝酒。”

    “痛快。”

    各路妖王不管为何而来,在这一刻,见李元丰举杯,都敛去面上的笑容,换上严肃脸,痛饮杯中酒。

    “来,歌舞。”

    李元丰目光喝完一杯之后,吩咐早已准备好的霓裳少女们入场,或持琵琶,或拿竖琴,或吹横笛,载歌载舞,香风阵阵。

    乐声阵阵,美人歌舞。

    铜樽新酒,杯中染绿。

    整个景象,清风时来,蠢蠢欲动。

    李元丰坐在高台上,居高临下,十只眼睛乱转,仔细观察,发现自己吩咐好的妖媚可人的狐女们果然不错,黏在各路妖王跟前,巧笑嫣兮,不停勾着说话,敬酒,让妖王们彻底放松下来。

    心神放松,才会放松警惕。

    李元丰识海之中,阴神端坐,悄无声息覆盖四下,感应众人的变化,看一看是否能够找到不一样的蛛丝马迹。

    果不其然,在观察之下,李元丰有发现,除去白猿马成和蜈蚣精,其他来的妖王背后应该都有人支持或者怂恿,但背后的人不是同一势力,而是略显复杂。

    从这个可以看出,北俱芦洲绝不是妖师宫一家独大,同样的,对于佛门道门水宫的动作,整个北俱芦洲暂时同仇敌忾。

    “也好。”

    李元丰眸子之中,精芒跳跃,若霹雳雷霆,露出锋芒,这一次真是个大舞台,越是多的势力看到,对于自己名声的提升越有利。

    毕竟自己现在已是天象境,名副其实的大妖王,再想往上走,韬光养晦是没有用的也不可能,够堂堂正正走大道,才是正途。

    正如前文所讲,大妖王是有资格站队选边了,而且不会成为炮灰角色,如果运气好的话,能成中坚。

    “看一看谁会扔来橄榄枝。”

    李元丰喝着酒,仔细考虑,眸中有智慧的光。

    在这个时候,从江自屏风后转出来,压低声音,道,“大王,有妖师宫的人求见。”

    “说曹操曹操到。”

    李元丰心中嘀咕一声,面上不改色,问道,“人在哪里?”

    “在迎客厅中。”

    “带我去。”

    李元丰毫不犹豫,交代身边的人一声,然后跟着从江妖王,离开宴席,走出大厅,通过弯弯曲曲的小径,再经游廊,过浮桥。

    少顷,来到一庭院。

    庭院里,竹叶藏雨,檐下有风,鹤唳轻鸣,云水同白。

    风平烟净,日寒天远。

    在李元丰将黑云谷的相柳精血吞噬吸收后,再经过布置的禁制法阵梳理地气,原本黑云密布的阴森样子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灵泉赤井,白玉生烟。

    再仔细看,李元丰就发现,在一株大树下,立着一个人,头戴逍遥冠,身披法衣,手中握有一书卷,无风自动,哗哗作响。

    听到脚步声,此人转过身,眸瞳狭长,唇薄如刀,目中有一种锐利。

    李元丰久闻妖师宫大名,第一次见到来自于大名鼎鼎的妖师宫的人,乍一看,果然不一般,其身上的气质沉凝,有一种养出来的厚重,而是气机莫测,肯定身怀重宝。

    “九首妖王,”

    袁生看到李元丰的鬼车真身,面上露出笑容,他声音少见的温和,道,“今天见你大发神威,让某些人灰头土脸,真是痛快。”

    袁生根本没有掩饰自己的高兴,北海龙宫的人大张旗鼓气势汹汹势在必得登上部洲,人多势众不说,而且背后有道门佛门支持,看上去横扫四方,不可阻挡,可结果呢?被人迎头痛击,在第一站就铩羽而归。

    真真是丢人现眼,笑死人了!

    袁生相信,不仅自己,所有关注此事的北俱芦洲大人物们,都会高兴,正是这样,他对上大功臣李元丰自然如春风般和煦。

    “袁上使,”

    李元丰用的是上使,毕竟来人打着的是妖师宫的旗号,他寒暄了几句后,邀请对方入座。

    两个人坐在大树下,石桌藤椅,绿萝垂帷。

    新云小茶,茶香不散。

    袁生看上去真的非常兴奋,自己一个人连珠炮一样,嘲笑这次龙宫和他们背后佛门的动作,恨不得广而告之,让所有北俱芦洲的妖怪们都知道。

    李元丰面带微笑,不疾不徐,不骄不躁,反正自己携大胜归来,光彩夺目,声震四方,接下来就是收获胜利果实了。

    自己初露锋芒,踏上舞台,自可有底气,游刃有余。

    暂时缓口气,主动权在握。

    好一会,袁生才进入正题,开门见山,道,“九首妖王,我来此,有一事要说。”

    李元丰点点头,洗耳恭听。

    “这般,”

    袁生的声音突然压得很低,微不可闻。

    半个时辰后,李元丰将袁生送到谷外,他一个人踱步回来,没有回到宴席上,而是站在崖上,夕阳将落,余辉满山,其上浮光跃彩,翩然惊影,夹杂周围水色,粼粼成纹。

    “妖师宫,”

    李元丰摇摇头,按照袁生的意思,自己要顶在最前台,成为明面上抗衡北海龙宫的旗帜人物,这个是可以接受的,但付出之后得到的回报,对方给出的有点少。

    或者在对方看来,委实不少,但李元丰志向不一般,要参与接下来波澜壮阔的纪元,所以并不满意。

    再等一等,待价而沽。

    李元丰刚有决断,就见从江妖王又急急找过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