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四章 上榜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657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圣魔狼与兄弟真武世界自然大玩家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半空中。

    日寒云寂,鸟来衔枝。

    山云悠然,自岫中翩翩而出,上下共白。

    李元丰收了鬼车真身,摇身一动,只余下丈许,五首攒在一起,十只眼睛射出惨绿的光,看向来人,这个老妪手提花篮,上面盖着布子,颤颤巍巍的,来到跟前,仿佛风一吹,就会跌倒。

    老太婆来到李元丰面前,抬头看了看,摇摇头,口中念念有词。

    模模糊糊,听不清楚。

    “老婆婆,”

    李元丰突然开口说话,声音中没有任何波动,如铁石一样,道,“天晚山寒,寂寥霜冷,你一个人在山中行走,就不怕遇到豺狼虎豹?”

    “咳咳,”

    老妪咳嗽几声,老胳膊老腿,干瘦如柴,她目视李元丰,道,“老身行将枯木了,见多了,什么都不怕。”

    “倒是大王自己,”

    老妪又看了一眼,摇摇头,道,“印堂发暗,血光之灾。”

    “哦。”

    听到这老套的话语,李元丰面无表情,身上翎羽抖动若火莲花盛开,来回盘旋,问道,“不知道该如何化解?”

    老妪笑了笑,满脸皱纹似树皮,有点吓人,道,“北俱芦洲本就妖魔横行,凶戾滔滔,大王待在这里,灾难难离,可西行到西牛贺洲,定能遇难成祥。”

    “西牛贺洲,”

    李元丰目光一缩,尖锐如针,心中冰冷,道,“西牛贺洲路途遥遥,本王找不到去路。”

    “大王不用担心。”

    老妪用手放在花篮上的布上,轻轻一掀,陡然间,如同天幕撕开,自其中激射出亿万毫光,璀璨光明,夺目到不可思议。

    继而光晕中,有舍利之相,缕缕垂落,左右交织,化为梵文咒语。

    下一刻,李元丰见到满满的光,头晕目眩,浑身上下,映照出金灿灿的佛光,他没有看到,光芒之中,有一接引信子,飘然落到他的身上,一融即入。

    李元丰识海中响起晨钟暮鼓,一声接着一声,一下接着一下,连绵不断,他的思维变得懵懵懂懂,趋于停顿。

    等李元丰再睁开眼,眼前层崖古木,郁郁苍苍。

    山花缠折,上面盘着星芒,不停闪烁。

    隔花看地,地上水波涟漪。

    原本的金光,原本的老妪,原本的花篮,统统消失不见,一个不剩下。

    所有的发生,虚幻一般。

    李元丰皱着眉头静静想着,他发现,随着时间推移,那一段记忆也变得模糊,老妪的面容看不清楚。

    “老妪,西牛贺洲,”

    李元丰神情阴晴不定,他可深知西游记中的剧情,九头虫是真的到了西牛贺洲,成为碧波潭万圣龙王的上门女婿,而在书中没有记载的内容中,自己遇到的老妪又在暗地里发挥了何等的作用?

    果然正如自己所想,西游的水很深,上面的大能布置好剧本,静待好戏开锣。

    而自己,即使有所变化,可依然被卷入西游。

    “也好。”

    李元丰冷哼一声,十只眼睛中,冒着凶光,他本来就要寻到靠山后,就在西游中掀起风浪,不管如何,都会走一遭。

    对方扯自己入局,自己正好在局内,兴风作浪。

    “等着看。”

    李元丰身子一震,重新显示出鬼车真身,继续吞吐起五知洞后山的相柳精气,不论如何,实力都至关重要。

    北俱芦洲,妖师宫。

    松石交晕,水落如雪。

    有精舍,有浮阁,有金台,有竹林,有深涧。

    宜静坐,宜观月,宜读书,宜听雨,宜闻荷香。

    不同的丹井赤泉,不同的深柳枫树,不同的鹤鹿龟猿,等等等等,千姿百态。

    整个宫中,弥漫着紫青之气,重重叠叠。

    银冠人坐在一小窗前,眉宇染绿,目生双瞳,他手中握有书卷,无风自动,看向外面,天运浩荡,似乎蕴含有无穷可能。

    天运鼎盛,浩浩荡荡,自莫名而来,降临整个北俱芦洲。

    秉承天运者,自可分的多,然后突飞猛进,脱胎换骨。

    “可恨的道门佛门,”

    银冠人蓦然想到道门佛门的动作,即使是以其城府,都压抑不住怒气,火往上冒,这两个无耻的势力不愿见北俱芦洲崛起,居然仗势欺人,硬生生要将北俱芦洲拥有大气运的人推入劫数中。

    “西游路上,九九八十一难,”

    银冠人想到道门佛门的说辞,恨得牙根痒痒,他们讲,西游路上,只有经过真正九九八十一难才真正圆满,而道门会派人赴难,佛门也会如此,那么北俱芦洲绝不能置身事外。

    看上去真的公平公正,但只要是明白人,用脚跟想一想,都能够发现其直指北俱芦洲妖族的恶意。

    原因很简单,整个取经过程,地盘是在西牛贺洲,是四大部洲中佛门掌控力度最大的,在自家地盘上行事,做点手脚,简直不要太轻松。

    至于道门,西牛贺洲不是其地盘,其在地仙界的势力大多在南瞻部洲,可道门到底是整个天地间最为强大的势力,佛门即使大兴,也是与之有默契,不会得寸进尺。

    只有他们北俱芦洲的妖族,要被安排在西牛贺洲,人生地不熟不说,还有恶意满满的佛门,推波助澜的道门,下场可想而知。

    “佛门,哼。”

    银冠人坐不住,冷哼一声,站起身,在殿中踱着步子,佛门大兴,真的是大赢家,他们一方面能够将佛门打入南瞻部洲这个道门向来把控的自留地不说,还要将北俱芦洲秉承这一纪元天运的人或杀或擒或收入门下,或者还有旁人不知道的算计。

    想到这,银冠人又有一种无力感,佛门这一纪元大兴是大势,难以扭转,连道门都不得不割肉,而妖族最弱,自然更会被其狠狠地割肉。

    经历这么多,不知银冠人,道门佛门更是深知,在天兴自方的时候不抓住机遇,就会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所以佛门动作很大。

    叮咚,叮咚,叮咚,

    正在此时,案上,有一器物响起,似铜钟,上面镌刻着细密奇异的花纹,自上而下蟠落,栩栩如生。

    “日子过得真快。”

    银冠人听到钟声,目光变得锐利无比,正如封神之战中,三教共商封神榜,这次纪元开启,要凑齐九九八十一难,同样会有西游榜。

    钟声响,说明佛门道门已经即将完成整个榜单了。

    就是不知道,佛门道门在北俱芦洲选得哪些人上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