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六章 神猴出世 气冲牛斗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747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武炼巅峰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绿茵风暴富贵盈香

    东胜神洲,傲来国外。

    正是汪洋成海,水色澄莹。其深不测,其广不可思议,横无涯岸,日月出于其中,星河倒垂波间。天光照下,可以看到,大如山岳的巨虾在水下游弋,安安静静的大蚌吐起珍珠,有枝枝丫丫的珊瑚树中间,何止万千的鱼儿钻来钻去。

    只是始终烟蒸霞腾,郁郁葱葱,来来去去,遮蔽一片空间,虽在海上,可似乎又不在,世人难见,神仙难寻。

    这一日,晴空中响起霹雳,自上而下,贯通天地,霜白满海,如同一只无形大手,轻轻一拨,将无数岁月存在的云霞拨去,露出海上仙山的貌。

    好个仙山,丹崖怪石,层出不穷,削壁奇峰,林林总总。岩下寿鹿仙狐,树上灵禽玄鹤。各种瑞草琪花,千般蟠桃仙枣。

    百川会处擎天柱,万劫无移花果山!

    这样的动静,惊动了在一棵大桃树下的通背猿猴,此猴子四肢很长,尾巴垂地,见到云光开后,花果山现世,目中有莫名之色。

    它喃喃一句后,将目光投向花果山最高峰上。

    在那里,千重祥光,万般瑞彩,交织成华盖之相,覆盖千里,投在一仙石上。其石有三丈六尺五寸高,有二丈四尺围圆。三丈六尺五寸高,按周天三百六十五度;二丈四尺围圆,按政历二十四气。上有九窍八孔,按九宫八卦。

    其本受日月之精气,洲海之精华,早孕出仙胎,现在随着花果山现世,只听蓦然一声大响,不是雷霆,不是钟鼓,不是妙音,难以形容,但自有一种造化之成,天地之幸的厚重,仙石自中央炸开,自里面滚出一个猴子,五官俱备,四肢皆。

    猴子出现后,没有大喊大叫,也没有喝水吃果子,而是拜四方,感天地之恩。

    再然后,石猴站直身子,目运金光,冲天直上,激射于斗牛之间,光自璀璨,星环相扣,诸多轻鸣,不绝于耳。

    山下的通背猿猴倚靠在树上,抬头看到金光异象,目中的讶然一闪而逝,旋即隐去,这是纪元之力借助纪元之子发出,正式搅动天机,风雨来聚。

    金光升腾,贯通天地,任何时空,阻挡不了。

    方寸山,斜月洞。

    老松带雨,竹叶染绿。

    仙鹤翩翩清影,彩凤来去留光。

    五色彩云氤氲其间,钟磬之音,此起彼伏。

    在洞府深处,是玄妙空间,或深阁琼楼,或珠宫贝阙,或静室幽居,祥瑞纷呈,令人眼花缭乱,中央位置,有一莲座,一人端坐在上面,顶门之上,交射庆云,历劫明心,与天同寿,正神游物外,不在天地间。

    待金光一起,天机变化,莲座上的祖师睁开眼,看了一眼花果山方向,笑了笑,继续闭上眼,手中拂尘一摆,一点灵光乍现,离开斜月洞。

    天外天,道场。

    鼎焚三千香,瓶插宝蕊花。

    宫门紧闭,道童不开,霜叶飘飘,落在地上。

    寂静,安适,不在红尘中。

    碧游床上,有一道人,面相古朴,身披太极八卦仙衣,手持宝图,同样见到金光冲霄,撼动群星,一时之间,不少星斗暗淡,又有不少星斗紫青大盛,灼灼其华。

    整个天机变得混乱,像是原本的棋局被人推开,棋子洋洋洒洒。

    道人居于天外,看得清楚,摇摇头。

    纪元悠悠,轮回更替。

    又一个开始。

    叮咚,

    玉磬声响,整个道场不见了。

    天庭,金阙云宫灵霄宝殿。

    莲花宝灯悬在墙壁上,澄明的宝光,照亮四下。

    琉璃玉地,片尘不染。

    诸天星象倒映在其中,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勾勒出玄妙的痕迹,平静中有律动,阴阳中有变化,难以用言语形容。

    高高的宝座上,高天上圣大慈仁者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端坐,冕冠垂帘,挡住面容,周身有功德之气盘旋,重重叠叠,演化出金楼之相,日月星辰居于其中。

    他手按龙虎玉如意,有莫大威严,正手按龙虎玉如意,听手下的仙官们禀告。

    “陛下。”

    做汇报的天官肥头大耳,面容可亲,说话声音不疾不徐,不紧不慢,道,“天界东北隅浮来界空突有崩塌姿态,然后有无尽血海突然出现,血海充塞于时空中,不停弥漫,里面蕴含毁灭杀戮,仙人难近。”

    “血海,”

    玉皇大帝的声音很有磁性,高高在上,问道,“血海之中,可有生灵?”

    “不曾发现。”

    “且让统领天河水军的天蓬元帅前去查看。”

    “遵旨。”

    有人接过旨意,急匆匆离开大殿,前去宣旨。

    对于玉皇大帝处理事务,众仙并不意外,天界从来都不是安安静静,一片祥和,在无尽时空位面界空里,有不少不服从天庭的管辖。

    天界的天兵天将们,大多数的时间,不是用来管理地仙界,而是和沟通天界并不服从天庭的界空中征战。

    幸好的是,玉皇大帝英武神明,法力高强,这么多年来天庭蒸蒸日上,没有出现大乱子。

    “只是无尽血海,”

    天庭中有历经好几个纪元的古仙人听到这四个字,眉头跳了跳,仿佛想到了什么,心情略有阴霾。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间,金光冲斗牛,引起连锁反应,整个天界的群星摇曳,簇簇生光,然后再和金光一起,投影在大殿中。

    金光,星芒,交错成复杂而玄妙的卦象,让向来平平静静的宝殿都起了波澜。

    第一次见到此异象,殿中的不少仙官目瞪口大。

    玉皇大帝一摆手中玉如意,下令道,“速速下去查看。”

    “是。”

    千里眼顺风耳答应一声,匆匆下去,少顷,又上得殿来,禀告道,“臣奉旨观听金光之处,乃东胜神洲海东傲来小国之界,有一座花果山,山上有一仙石,石产一卵,见风化一石猴,在那里拜四方,眼运金光,射冲斗府。如今服饵水食,金光将潜息矣。”

    玉皇大帝听了,沉默少许,才开口,道,“下方之物,乃天地精华所生,不足为异。”

    听到玉皇大帝的话,殿中的群仙们反应各异,有的是点头赞同,毕竟大帝神通广大,法力无边,言出法随;有的无动于衷,看上去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隐有冷笑,旋即隐去;有的若有所思,却又不动声色。

    天庭这个群仙聚集之地,从来不是铁板一块,人心之复杂,谁都无法完掌握。

    玉皇大帝看在眼中,没有多说,直接起身,道,“退朝。”

    “退朝。”

    “退朝。”

    “退朝。”

    声音传出,众仙人鱼贯而出,相熟之人,目光碰撞,聚在一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