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零章 斩仙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41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圣手仙瞳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都市超级保镖大唐之最强帝王

    山中,本是林木森郁,峭石蟠松,曲水绕崖,万万千千的水族大军驻扎,身上气机冲顶,连绵在一起,和地气相连,演化千姿百态的异象。

    天光照下,或泉涌如珠,或气结宝幢,或刀剑齐鸣,或仙乐声声,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时刻变化,蕴含力量,彰显龙宫强大威势。

    而现在,风卷流云,大浪淘沙,天上地下,空空如也,只剩下五个头颅攒在一起,摇摇摆摆,阴绿的眸光扫视,令人心中发憷。

    自李元丰以鬼车之毒液破阵,再到吞下漫山遍野的水族兵将,整个过程在电光火石间,快到不可思议,要不是亲眼见到,自信满满的黑溪王恐怕以为原来满地营盘的场面是海市蜃楼,而现在只不过是回归本来罢了。

    但黑溪王知道根本不是海市蜃楼,还是自己带领的兵将被眼前凶戾的大妖吞下,成了腹中食物!

    “你,”

    黑溪王如中雷击,他面上一片铁青,用手指着李元丰,咬牙说话,声音中有一种化不开的仇恨,道,“你好的很呐!”

    话语一字一顿,似杜鹃啼血,又如深谷猿啼,激荡人的耳膜,嗡嗡作响。

    很显然,这位来自于龙宫的散仙大怒,暴怒,怒到了极点。

    恨不得将眼前的李元丰剥皮抽筋,碎尸万段!

    “废话少说。”

    李元丰收了鬼车真身,只有丈许高,翎羽华丽,利爪如钩,站的四平八稳,看向黑溪王,道,“有本事你就替你手下报仇,没本事的话,就去陪他们。”

    不同于黑溪王的愤怒,李元丰的话语平平静静,却又掷地有声,是一种坚决。

    对于吞噬水兵水将,李元丰没有半点犹豫。

    在这个天地中,修行一道,取之于天,用之在身,每个人都在因果中,相互纠缠,没有清白无暇之身。

    水族的水兵水将能够平推过来,仗着实力强,将所遇到的北俱芦洲的妖怪部斩杀,这一朝,遇到更强的李元丰,被吞入腹中。

    没有对错,只有现实。

    李元丰对此有清醒的认识,自踏上修行路后,天地间之下,皆有杀劫,意外随时有,从来不要怨天尤人。

    黑溪王愤怒,他愤怒的也不是李元丰不能够杀水族的兵士,而是觉得自己被打脸了!

    “成你!”

    黑溪王上前一步,手一伸,自背后抽出一曲柄大戟,上斜月牙,下描紫水,紫白相映,玄音清越,他紧紧握住,倏尔劈下。

    大戟一动,耀出冷光,上面缠绕雷霆,所向之地,不可阻挡。

    这一下,威猛非常,快到超乎想象。

    李元丰没有任何言语,他不躲不闪,站在原地,眼看大戟的杀机落下,翅膀抖动,以难言的轨迹上挑,正好挡在大戟的前面。

    李元丰从不动境,到搬山境,再到天象境,每一个境界的提升,不提其他,实际上,最为大幅度的提升是妖身的本质。

    从原本的铜皮铁骨,水火难侵,到现在的境界,防御和力量堪称恐怖。

    再说了,晋升天象境后,李元丰到五知洞,又吞噬消化了一部分的相柳精血,虽然不能再次晋升,但将鬼车真身本质再次提升。

    现在鬼车真身上下,坚固抵得上神兵利刃。

    正是这样,李元丰直接用翅膀硬抗斩来的大戟。

    叮当,

    大戟和鬼车大翅直接碰撞,余波扩散开来,恍若实质,回音远远传开,发金石声音,若千万刀枪齐鸣。

    “什么?”

    黑溪王大吃一惊,他感到手臂发麻,强烈到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反震之力自大戟上传来,一波接着一波,如同水浪一样,源源不断。

    反震之力超乎寻常的强大,让黑溪王引以为傲的仙体都承受不了。

    在这一刻,黑溪王只觉得自己体内的法力都有不稳的姿态。

    “对方的妖身,”

    黑溪王瞪大眼睛,这样的碰撞,他身为散仙,能够看得出对方妖身拥有的防御力和力量,简直超乎常理。

    黑溪王身负龙族血脉,他向来自豪的是,既能够修炼玄门神通法术,驭使法宝,肉身还可力抗妖族,可这次亲眼见到鬼车真身的本质,他心中升起一股不自信。

    差距实在不小!

    李元丰一击占据上风,趁着势头更为凶猛,他五个头颅攒在一起,开始激射,上下左右,每一击,都雷霆万钧,蕴含山岳之力。

    在同时,攻击的同时,风雨雷霆跟随,天地伟力弥漫在方圆之内,细细密密,密密麻麻,纵横开阖。

    鬼车真身晋升到天象境,有两个不同寻常,不只有缩山擒河的伟力,而且一举一动天象环绕,动静非常大。

    “雨来。”

    黑溪王越打越心惊,越打越被动,又惊又怒之下力以赴,顶门之上,云霞蒸腾,浮现出难以想象之景象,冥冥之中,接引四方风雨来聚。

    噼里啪啦,

    这样的雨,不是简单的神通道术,而是黑溪王修炼出的玄冥寒水,每一滴都蕴含着毁灭生机之力,而且还锁定李元丰的气机。

    无论怎么躲,玄冥寒水都会落下,让人无处可逃。

    打出玄冥寒水后,黑溪王还不放心,他口中一张,吐出一枚宝珠,此珠幽幽深深,镌刻铭文,呈现青绿色,弥漫着重重的力量。

    甫一出现,引动四面八方的地气,还有其他,压在李元丰的身上。

    刹那间,李元丰身上像是压了千百山峰一样,沉重的很。

    “班门弄斧。”

    见到宝珠的重力,李元丰心中冷笑,对方是借用法宝之力,可自己却有天赋神通,同样可掌控重力,对方法宝虽强,但怎么能够比得上自己天赋神通收发自如?

    “咄。”

    李元丰身上妖力纵横,抖擞翎羽,像是披了一件宝衣,赤焰升天,硬生生挡住从天而降的玄冥寒水,然后不管对自己无用的宝珠,第二首垂下,眉心一开,化血九曲珠出现,滴溜溜一转,一道光照下,落在黑溪王身上。

    黑溪王哪里想得到自己的底牌一元重明珠没有起作用,猝不及防下,被化血九曲珠刷中,体内的血液不受控制,开始乱窜。

    “糟糕。”

    化血九曲珠之力,发自无影无形,但中招后,连仙人都承受不了,黑溪王觉察到死亡的威胁,不得不集中力,镇压体内躁动的血液。

    而李元丰看准时机,曳翅如刀,斩了下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