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二章 人在道途 身不由己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22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圣手仙瞳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都市超级保镖大唐之最强帝王

    不知何时,云销雨霁,枝头上晴色初见,晕着光,凝着彩,忽然风来,枝叶摇摆,沉甸甸的,似乎随时会落到地上。

    再仔细看,就会发现,周匝枝头叶上,木下石间,藤萝地中,星星点点,点点斑驳,血痕若梅花一样,凄美又触目惊心。

    血痕勾勒在一起,像一条摇头摆尾的蛟龙,栩栩如生。

    山月一竿,钓起哀怨和不舍。

    恰似刚刚陨落的散仙,所感悟的天地规则的拭去,看不见,但听得到。

    李元丰看着历历如新的血痕,上上下下,左左右右,触手可及,他抬着头,感应四下凝而不散的意念,第一次见到死去之后引动天象。

    仙家人物,不同于肉体凡胎,已经于天地规则交感,一举一动,别有玄妙。

    现在仙家陨落,归还天地权柄,自生异象。

    李元丰一言不发,神情上没有任何的高兴,他不是猫哭耗子,而是愈发感应到修道路上的残酷,像是刚刚陨落的黑溪王,由于本身具备龙族血脉,寿命肯定要比不少真仙都要悠长,而且神通法宝非凡俗,在北海中也开府立门庭,独霸一方。

    可现在,这样的仙家人物,由于碰到自己,利益不合,立场不同,就化为漫天血雨。

    修道的路上,是个大漩涡,一入则沾染是非,难以独善其身,有进无退,唯有步步向前。

    “呼,”

    李元丰吐出一口气,目光一收,面上的神情变得坚毅非常,龙宫散仙已是过去式,而自己借他为台阶,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走。”

    李元丰最后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营盘,仔细回想了一遍刚刚的部经过,这是自己第一次真正面对并战胜仙家人物,然后翅膀一展,自原地消失,上了云霄,消失不见。

    接下来,李元丰又以雷霆下击般的力度,打掉了两个水族营盘。

    秋风扫落叶一样,非常霸道。

    这样的打击,立刻让原本卷土重来气势汹汹的水军无敌的势头为之一挫。

    谷中,新雨满树。

    溪水新涨,瀑布卷帘。

    百尺飞泉自上而下,经过古木,浸染满池的绿意,落到下面。

    山中雨后特有的清新味道,吹人眉宇。

    叮咚,叮咚,叮咚,

    正在此时,一架飞阁由远而近,在谷中盘旋少许,然后稳稳落在里面,继而彩云一开,钟鼓声声,云公主头梳高髻,一身华丽宫裙,踱步出来,香气氤氲。

    宗元跟在后面,雪白僧衣,不染凡尘,手中拿着念珠,一下接着一下,若泉叩山石,格外清脆。

    两个人,一前一后,来到谷中,都暂时没有说话,而是凝神看向周匝。

    在虚空中,弥漫着一种气机。

    夹杂着杀戮,恐慌,毁灭,等等等等,非常复杂,难以用一句语言来形容。

    云公主提裙向前走了几步,果不其然,在深潭前,高石上,寥寥几笔,勾勒出五个头颅攒在一起的图案,只是观看,就有一种妖气冲霄,经久不散。

    “杀人留画,还是九首。”

    云公主粉拳握紧,粉面含霜,一字一顿地道,“这个妖怪,真是嚣张,霸道,凶残。”

    “嗯。”

    宗元点点头,踱步向前,身子周围佛光升腾,舍利之相,照彻周围,驱散停留的怨念,还山谷一个清明,略一沉吟,道,“妖王九首本身的战斗力可以比得上一般真仙,而且阴险狡诈,不同于一般的妖怪,他要突然袭击,这一片营地只有两个妖王级别的人看守,即使有阵法禁制相助,也阻挡不了他。”

    阻挡不了,那结果显而易见。

    按照北俱芦洲的规矩,基本不留活口。

    云公主蹙着眉头,风吹来,让她纤腰上佩戴的环佩叮当作响,她看向山谷的地形,咬咬牙,道,“九首能够运用自己妖身缩山擒河,改变地理,截断地气,布置地气是一绝,但用来破阵同样是一绝,我们龙宫精心准备的大阵根本没起多少作用。”

    想到此事,云公主恨得牙根都痒痒的,恨不得将不在眼前的九首咬死。

    要知道,龙宫的计划很完备,打下部洲的地盘,然后扎根下来,进行经营。而为了防备可能出现的北俱芦洲的妖怪们的反击,他们选择的是自认为万无一失的阵法禁制。

    众所周知,要防守地盘,最好的莫过于阵法禁制。

    更妙的是,龙宫的人知道,北俱芦洲的妖怪们修炼的功诀大多数是偏向于斗法,极少人懂得阵法禁制。

    以最强对上妖怪最弱,简直完美!

    可计划不如变化大,谁能够想到,妖王九首会发疯一样攻击水族大军,并且善于缩山擒河,破坏周匝的地气山脉?

    阵法禁制再是玄妙,再是防御力强,但没了地气,等于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威能大减。

    “这个妖王,”

    宗元最近和云公主一直在一起,了解整个事情的过程,他想起来都觉得头疼,真没有想到,在北俱芦洲外围遇到这样一个难缠的妖王。

    “对方专找我们龙宫的人下手。”

    云公主天蓝色的眸子盯着积蓄的池水,念头转动,道,“必须尽快制止他,不然的话,闹得水族大军人心惶惶,会酝酿大事的。”

    宗元没有说话,他回想自己查过的水族营盘,发现有一件事,九首挑选的营盘是水族人,在其中,没有佛门子弟进驻。

    是真正的巧合,或者对方有意为之?

    主要报复水族,或者忌惮佛门?

    “我们不能任九首再这么肆无忌惮下去。”

    云公主不知道宗元的想法,她走来走去,阐述自己的决断,道,“用尽力进行围猎,先将之斩杀再说其他。”

    “是。”

    宗元点点头,背后舍利之相熠熠生辉,漫天经文飞舞,洋洋洒洒,道,“我们试一试。”

    “走吧。”

    云公主眸子变得晶莹剔透,裙裾飞扬,身后翅膀招展,冷笑道,“九首杀害了我们龙宫的黑溪王,那可是散仙,对方恐怕不知道斩仙的反噬,这次让他自食其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