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四章 天机被昧入宝图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16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圣手仙瞳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都市超级保镖大唐之最强帝王

    李元丰展目看去,见四下山云渐低,溪头落叶,翩翩坠下,打着儿,慢悠悠的,似乎在留恋枝头的美好。

    谷深筛金,树色沉沉。

    碧山如攒,落日后,晚烟横生。

    人在山中,山映青水,水浸烟绿。

    整个画面,看上去精致非常,但没有任何的声音发出。

    是的,没有水音,没有鸟鸣,没有虫唧唧。

    在四方,有一种死寂,来回激荡。

    李元丰十只眸子乱转,自其中激射出惨绿的光,蕴含一种力量,要击破眼前的不同寻常,见证真实。

    目光一出,整个画面如同活过来一样,山变得鲜亮,水变得澄清,叶子变得有秋的气息,层层卷过来的空间,如同绝世宝图被一点点卷起来,人在里面,难以自持。

    李元丰的脸色第一次变得这么难看,阴沉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他愤怒的绝不是龙宫和佛门的围剿,毕竟他自身是要拿两大势力当投名状,主动出击的,双方存在根本的对立,相互厮杀相互算计是常态。

    他愤怒的是,自己无声无息着了道。

    即使感应到杀机,有所准备,但好像还是被一条无形的线牵着,按照别人准备好的棋路,一步步走入陷阱。

    天象境,顶天立地,缩山擒河,妖力纵横无敌,能够和仙人抗衡而不败,但鬼车真身的缺陷前文也提到过,不明天机,一叶障目,就会懵懵懂懂。

    强横的压力,也无法对付步步牵引的潜移默化。

    这种有力使不出来的感觉,糟糕透顶!

    实际上,自从疑似人间界的大唐世界回来后,得天之幸,推演出《九天生妖神变经》,李元丰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这个短板,正是这样,才能够在钧元宫那一片水域大杀四方,让海上仙门的人都不可奈何。

    可现在,对上仙家人物,准确的说,不知道多少仙家人物联手的缜密算计,神变经的境界跟不上了,成为短板。

    “短板,”

    李元丰的阴神长眉一挑,环佩无声无息出现,悬于自己身后,玉佩后面的世界充塞于眼瞳中,折叠变化,光怪陆离,弥漫着不一样的气机。

    待此间事了,定然得去走一趟,争取完善《九天生妖神变经》。

    在西游剧本中,绝不容许有这么明显的短板。

    在李元丰思考的时候,四下画卷角落上翘,氤氲紫青,上升百尺,托举月明之珠,熠熠生辉,旋即下折凝成华盖,流光溢彩,见之忘俗。

    在东方,华盖之下,立有一中年人,头戴金冠,身披沧海法衣,上面绣着龙门姿态,脚下水浪滚滚,金瞳璀璨,凛然生威。

    中年人顶门之上,庆云连绵,清亮如水,隐隐有一宝印沉浮,被三花托举。

    观其气象,居然是龙宫真仙。

    在西方,金莲花开,浮屠在上,大光明庆云层层,木鱼声声,来自于西方极乐世界的常观察菩萨法身若山岳,檀金的色彩,铺天盖地。

    光明普度,日月在身。

    身上的气机之盛,尚在龙族真仙之上。

    正南方,赤焰升天,光可摇曳,珠光宝气里,白鹤西来,凉风拂面,一个窈窕身材的女仙玉足踏火,白皙小腿,若隐若现。

    至于正北方,幽幽深深,冬波照眼,一个青年面相的仙人负手而立,他比起其他三人的气势稍弱,但同样是实打实的仙家人物。

    李元丰经过和黑溪王交过手,一眼就看出,最后一个青年人很可能是三劫以上的散仙,比不上前面三人前路光明,但战斗力的话,真不好说。

    两个真仙,一个佛门菩萨,一个至少三劫以上的散仙,阵容真是强大。

    李元丰目光乱转,现在出门的就有这四个重量级人物,而隐在暗处参与过遮蔽天机的人肯定只多不少,栽在他们手中,并不为过。

    想一想,要不是凭借《九天生妖神变经》弥补了鬼车真身一部分的短板,恐怕李元丰也无法兴风作浪这么久才会被对方围剿得逞。

    “玄门和佛门的人真是狡猾。”

    李元丰内心中发出一声诸多大妖面对玄门和佛门的感慨,这群道士和尚什么的,精于天机,善于引导,一个个杀人不见血,委实让人觉得可恨。

    “九首,”

    东首华盖下的真仙云湖主踱步出来,眸子之中金光大盛,如大日横空一样,将四下氤氲出一层赤金色,他上下打量了李元丰几眼,道,“你个妖孽真是能跑,我们联手推演下,都这么久了,才好不容易将你引入四方灵章图。”

    真心话,算一算,他们布局到现在已经拖了好几年了,对面这个叫做九首妖怪和一般北俱芦洲大妖有点不一样。

    李元丰转着五个头颅,发出叫声,震动四方,道,“我们在北俱芦洲自由自在,随心而为,要比你们龙宫这样的三姓家奴,墙头草好的多。”

    李元丰的话语中说不出的讥讽和嘲笑,道,“你说是不是?”

    “油嘴滑舌,”

    云湖主冷哼一声,关于龙族的黑历史真要说起来十天十夜都说不完,但那又如何?自上古到今,连天庭都不知道易主了多少次,但四海等地依然牢牢把握在龙族的手中,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其他的闲言碎语只不过是无知无能者的嫉妒罢了。

    “阿弥陀佛,”

    来自于西方极乐世界的长观察菩萨打了个佛号,身子周匝的木鱼声声变得更为急促,重重佛光折叠,恒河一样的经文流转,字字碰撞,发出妙音,宣扬功德之说,深入人心,他看向李元丰,目光温和慈悲,道,“施主杀戮太重,煞气缠身,罪孽难消。何不跟我回西方极乐世界,聆听佛法,洗去身上的煞意,从此脱离桎梏,无拘无束?”

    常观察菩萨的话语中蕴含狮子吼伟力,又似晨钟暮鼓,发人深省,让迷失途中的人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尽快迷途知返。

    李元丰看了眼前的菩萨一眼,自己对未来早有打算,岂能到西方极乐世界去放下屠刀当个木偶傀儡?

    李元丰面对自降临来的最大危机,深吸一口气,感应到鬼车真身体内的妖力鼓荡,沉声道,“废话少说,动手吧。”

    声音坚决,没有任何可改变。

    宝图四方的四个人能够感应到话语中的坚定,他们相互看了一眼,面上的笑容收敛起来,齐声道,“既然你不知死活,今日就是你葬身之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