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章 山中人来见曙光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53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圣手仙瞳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都市超级保镖大唐之最强帝王

    北俱芦洲,妖师宫。

    斜光下松,白日迟迟。

    倚楹碧竹千百竿,潇潇洒洒,叶上有昨日三更宿雨。

    昆山之石在庭前,隐有美纹,似画眉鸟,停枝头叫声。

    苏妲己换了一身轻松的纱裙,坐在软榻上,帷帐挂起,勾在月明珠上,她眸子中有光,正看向悬空宝镜中的景象。

    镜光中,正照出九碑山前的战斗画面。

    佛门菩萨,三个仙人,联手发作,攻势若江河倒悬,天崩地裂,不可阻挡,而被追上的李元丰成了暴风雨中不断飘摇的小舟,随时会被风雷吞噬。

    死亡缠绕,危在旦夕。

    “难了。”

    苏妲己幽幽叹息一声,她虽然不精于斗法,到底境界不低,再加上见多识广,对场中的局势有清晰把握。

    被追上后,如果没有奇迹,凶多吉少。

    “看来你没这个命。”

    苏妲己娇容上满是清冷,只有微微可惜,没有其他。

    时也,运也,命也。

    星起星落,身不由己。

    “咦,”

    苏妲己刚要散去镜光,突然间,若有所觉,目光变得晶澈,站起身,曳裙来到铜镜前。

    九碑山前,场中。

    仔细看去,只见天穹上,风雨雷霆,轰然下击,纵横交错,色彩斑斓,华彩之上,氤氲一种霜白的颜色,铺天盖地。

    霜白,没有任何杂质,澄明干净,但当像底色一样充塞于整个空间后,无所不在,则给人非常强的压抑。

    不是美丽,而是死亡的气机。

    四个仙家人物力以赴,引动天象,不可阻挡。

    李元丰现在极其狼狈,妖身上的血肉模糊,两个头颅垂下来,一动不动,身上的气机急剧下降,几乎相当于以前搬山境了。

    显而易见,已到强弩之末。如同夜风中的灯,随时油尽枯竭。

    李元丰看到近在咫尺的山脉,可在四位仙人神通法术封锁之下,层层叠叠的流光溢彩垂落,交错成磁光星芒,蕴含毁灭的力量。

    真的咫尺天涯,无法越雷池半步。

    “没有办法,拼命吧。”

    李元丰摇着鬼车真身,若烈焰燃烧的大舟,自四位仙家交织成的攻势天幕中穿梭,他这么硬扛着不是为了别的,只为了用最快的速度进入山脉。

    因为他的气机在衰减,越拖得久了,越没有机会,只能等死。

    诸般神通道术法宝不分先后,打在李元丰鬼车真身上,金铁交鸣,余波激荡。

    下一刻,只听一声脆响,李元丰大嚎一声,又一头颅垂下,没了动静,他身上气机衰落到最低,或许可以用奄奄一息来形容。

    可趁着又一头颅挡劫,李元丰奋力一冲,进入山脉区域。

    刚入山脉,李元丰噗通一下跌在地上,仅有的两首上四只眼睛睁开,打量四下,他是赌一把,要是真运气不好被骗的话,那只能够留下鬼车真身,只余一点神魂穿梭世界。

    那样的话,以后如何,真的不知道了。

    “束手就擒。”

    女仙云萝眼见李元丰一头栽入山中,身上的气机若有所悟,玉颜上第一次露出笑容,她水袖挽起,自手腕之上,结下一玉环,抛了下去。

    叮咚,

    玉环迎风而涨,发出玄音,要将李元丰收入其中,彻底擒拿。

    而这个时候,李元丰已经没了抵挡之力,半躺在地上,人为刀殂,我为鱼肉,任其宰割。

    就在李元丰命悬一线的时候,突然间,在山脉中央的峰头上,飞下一轮血月,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展,周匝星芒交织,似犬牙交错。

    血月中央,站有一人,丰神俊朗,衣袂飘飘,只是眉宇间有黑纹,隐隐蛇形,似要吞噬众人,他见到玉环落下,冷哼一声,目中射出奇光,将玉环挡住。

    看到有人出手,李元丰才放下心,他垂下眼睑,运转妖力,恢复伤势。

    “什么人?”

    女仙云萝见自己的玉环被人打断,先是一怔,旋即勃然大怒,柳眉竖起,似是要出鞘的飞刀,她盯着血月中人,裙裾摇摆,杀机深重。

    刘敬亭自血月中踱步出来,怀抱念奴灵长钺,根本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云萝,用手一指,念奴灵长钺夭矫折而腾飞,对下一击。

    念奴灵长钺作为妖师宫的重宝,来历非凡,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刚一落下,就听到女仙云萝惨叫一声,如中雷击。

    她娇躯急退,裙裾若莲花盛开,发髻散开,原本乌黑如云的秀发化为霜白,垂到腰间,看上去像个非常吓人。

    风吹来,云萝见到自己头上一根头发落地,呈现灰白色,没有任何生机,俏脸同样变得雪白。

    “念奴灵长钺,”

    常观察菩萨见到刘敬亭怀抱中造型古朴的大钺,勾动了心中记忆,如临大敌,这一件大杀器可是直接针对修士道行,防不胜防。

    保守估计,女仙云萝挨了一下,少了不下五百年的道行。

    真的是,大钺一落,一朝回到五百年前。

    “啊,”

    云萝通过水中倒影见到自己满头白发,又大叫一声,简直发狂,恨不得上前将刘敬亭生吞活剥,可又想到对方怀中大钺的威能,硬生生止住步子。

    刘敬亭怀抱念奴灵长钺,目光冷漠,他没有看云萝,而是看向云湖主,开口道,“此乃九碑山,正是我家宫主昔日落脚之地,尔等非北俱芦洲之辈,速速退去,不然的话,后果自负。”

    声音平静,但在场四个人都不会怀疑对方说到做到。

    “妖师宫,”

    云湖主看到刘敬亭服饰上的花纹图案,心里咯噔一声,作为龙宫的真仙,他岂能不认识盘踞在北俱芦洲的妖师宫?要他们插手的话,真麻烦了。

    云湖主又看了眼躺在地上不动但被怀抱大钺的俊秀青年人挡住的妖王九首,稍一沉吟,开口道,“此妖孽凶戾残暴,杀害我等水宫兵士何止十万,还请尊下交给我们。”

    “我不管你们的恩怨。”

    刘敬亭面无表情,声音干脆利索,道,“但你等要敢踏入九碑山,休怪我钺下无情。”

    “你,”

    明显的偏袒让本来就情绪很差的云萝气得要爆炸,银牙咬得咯咯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