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二 洞中日月涤我身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52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圣手仙瞳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都市超级保镖大唐之最强帝王

    妖师宫,东南隅,有一洞府。

    阶前奇树三五株,阴翳遮阴,森绿古色。

    烟光自树梢而过,折入门户,霜纹俨然,向两侧延伸,如同展开的双翼,翎羽鲜活,晶澈沁心,氤氲紫青。

    刘敬亭怀抱大钺,面容俊美,眉心黑纹扭动如蛇,声音冰冷,道,“到了。”

    “品山洞府,”

    李元丰转动四只眼睛,打量洞府门户上的花纹,隐隐的,体内血脉有汩汩之音,温温润润,传遍身。

    “自己进去吧。”

    刘敬亭站在洞府门前,衣袂猎猎生风,深深看了李元丰一眼,道,“宫主已给你准备妥当,好生养伤。”

    说完后,刘敬亭并不停留,转身就沿着台阶往下走,待到崖头,身子一拔,显出本相,垂天之翼展开,蛇形覆水,波浪声声,很快就消失不见。

    李元丰目送刘敬亭的背影消失不见,收回目光,四下打量,发现品山洞府除去门前的大树外,周匝都是沉烟凝云,光晕缭乱,再往远处看,居然若雾里看花,模模糊糊。

    整个空间,似洞府为岛屿,四下临水,莹莹一点。

    和部洲中的局面,完不同。

    “不是阵法,”

    李元丰识海中阴神隐约有光,法衣上人影漂浮,感应四下,皱了皱眉头,然后舒展开,道,“应该是空间的运用和折叠。”

    想一想,也是正常,别的不讲,妖师宫毕竟有白泽这样的存在坐镇,以其智慧和力量做到这一点轻而易举。

    李元丰摇摇头,敛去念头,利爪上摘下一个玉牌,上方下圆,底部呈现半弧形,勾勒一个纯白影子,看不清形状,来回变化。

    叮当,

    玉牌一出现,与门户上的图案冥冥之中有一种感应,李元丰就看到眼前有千百的光迸射,呈现琉璃五彩,他身子一摇,再睁开眼,已经到了洞府里面。

    洞府里,琼石低垂,若莲花盛开,晶莹剔透。

    在下面,是不同的暖池赤泉,或呈半月形,或似勾玉状,或大,或小,千千百百的,称得上星罗棋布。

    李元丰刚刚踏足洞府中,顿时间,或泉中,或池内,或井里,不约而同喷吐出一种似烟非烟似云非云的玄妙气机,源源不断地融入到他的体内。

    在同时,在气机进入的刹那,李元丰的血脉中的力量被从不知名的窍穴中激活,雄浑的生机涌出来,滋养妖身。

    “原来是地乳精华。”

    李元丰感应到鬼车真身的变化,真的又惊又喜,他这次死里逃生,即使有刘敬亭出手相救,说奄奄一息过分,但元气大伤。

    只不过前面见到传说中的白泽,李元丰不得不强行打起精神,压下伤势,而现在来到品山洞府,得到其精纯的地乳精华滋养,疼痛大减,浑身上下,从头到脚,都非常痛快。

    “大手笔啊。”

    李元丰赞叹连连,大树底下好乘凉果不其然,在外面,岂能找到这样的宝地?这么来看,自己冒险一搏是值得的。

    风云际会,脱颖而出,才能被大人物记住,才有不一样的待遇。

    李元丰径直来到洞府深处,目光骤然亮起,照彻四下。

    原因很简单,眼前是第一次见到的日月双井。

    何为日月双井?

    日井圆,略小,月井广,狭长。

    两个井相对,若日月相对。

    再仔细看,月井中白气氤氲,是地乳精华,而日井中则是暖玉烟生,赫然是更为珍贵的天精紫气。

    在双井联络中间,是个平台,下尖上平,若若华盖一样,亭亭玉立,李元丰身子一起,稳稳当当坐在上面,不顾其他,运转妖力,吞噬吸收周围的天精紫气和地乳精华融合成的一种似阴阳鱼般的宝气。

    哗啦啦,

    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生机涌入体内,让鬼车强大的血脉力量被激活,从而衍生出更多的生机,一波接着一波,一次接着一次,毫不断绝。

    生机涌现,配合鬼车原本强横的体质,李元丰表面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翎羽重新变得鲜亮,金灿灿的,熠熠生辉。

    “佛门的秃子,还有那三个泥鳅,”

    李元丰坐在平台上,想到差点将自己置于死地的四个人,眸光阴森惨绿,这次的伤势委实不轻,一剩下的两个头颅看了眼软趴趴的其他三个头颅,这三个头颅替自己当了三次单凭鬼车真身无法抵挡的攻击,现在已经没了知觉,别说动用,还时时刻刻抽取鬼车真身的生机。

    要不是在妖师宫中有罕见的天精地乳滋养的话,完恢复的话,上千年都够呛。

    毕竟这样的替身保命天赋神通是将攻击的力量大多数集中在头颅上,然后利用鬼车头颅不同寻常的构造抵挡,完完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如果不是这一次实在被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李元丰说什么都不会动用。

    “以后再算账。”

    李元丰舒展着鬼车真身,运转功诀,万幸的是,自己一番拼命没有白费,现在进入妖师宫,见到了传奇般的白泽,而且苏妲己那里应该差不多了。

    富贵险中求,成了,大欢喜,败了,死无葬身地。

    真希望以后实力提升,地位提高,可以堂堂正正,按部就班,而不是这样走钢丝啊。

    李元丰摇摇头,将念头压下去,要过那样的日子,自己还差得远,现在最重要的是专注于眼前,尽快成长和提升。

    李元丰继续吞噬消化天精地乳,不知何时,身子周匝的烟云消去一层,露出一个精致玲珑的书架,高不及两丈,空格雕刻成不同的飞禽走兽状,里面放置有兽皮书,不停闪耀着光。

    李元丰念头一招,一兽皮卷徐徐打开,里面记载的居然是上古时代曾经显赫一时的妖族大圣的事迹,虽然都是寥寥几笔,但不少上古秘闻在字间若隐若现,惊心动魄。

    毫无疑问,是妖师宫的宫主之一的白泽准备的。

    李元丰看在眼中,目中精光大盛,灼灼照人。

    作为原本单打独斗的孤魂野鬼般的妖怪,李元丰得到的知识大多是从敖鸾龙宫,钧元宫,等等等等,自己洗劫过的洞府中得来的,以前来讲,还是够用,但现在对身为天象境的他来说,是远远不够了。

    见多才能识广,在知识上有短板的话,就容易鼠目寸光,让其他人利用信息不对称耍的团团转。

    如今借助拼命一搏,入了白泽法眼,李元丰在这个天地中终于不再踉踉跄跄,而是站稳脚跟,踏实进步,查缺补漏。

    李元丰看得入神,一边运转妖身恢复伤势,一边阅读兽皮卷中的内容。

    洞中日月不知年,山光斜来静自长。

    时光匆匆,一年一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