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八章 兽皮大鼓 山间巫来(求推荐票)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491

人气小说: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法师维迦奶爸的肆意人生此生只想宠你真武世界我不是保镖护国公开海

    “大力牛魔王?”

    李元丰十只眼睛惨绿光芒大盛,映照周匝水光,如月在清波间,横斜清冷,有一种莫名。

    “大王听过这位妖王?”

    从江吓了一跳,小心翼翼问道。

    “不错。”

    李元丰昂首阔步,翎羽展光,赤焰流转,有非凡之姿态,道,“久闻大名,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

    对于牛魔王,任何看过西游记的人都会印象深刻。

    牛魔王真正来历无人能知,但登场就有力拔山兮之能,自封平天大圣,是七大圣之首。而且不像孙猴子那样的直男铁男金刚男,牛魔王女人缘很好,不仅勾搭上有名的女仙铁扇公主,让其诞下一子红孩儿,还引得玉面公主倒贴,自动送上万贯家财。

    真真正正是妖族大赢家啊。

    “牛魔王急公好义,为人四海。”

    从江见李元丰感兴趣,连忙将自己路途中听到的关于牛魔王的消息一股脑倒出来,道,“听说来北俱芦洲不久,但已闯下赫赫威名。”

    李元丰踱着步子,看向瀑布下水池,四下虚澄,明净有光,冷意扑人眉宇,笑道,“是要见一见。”

    话语刚落,突然间,自外面传来大响。

    仔细听去,声自东南来,腾腾沉沉,沉沉重重,如同大鼓敲响,每一下都力有千钧,浮空回荡,音波层叠。

    依稀有硝烟滚滚,杀机冲霄,战旗所向,不可阻挡,所向睥睨。

    浑厚,苍凉,悲壮,古老。

    “啊,”

    “啊,”

    洞府中的小狐狸精和从江两人听到鼓点,气血不稳,面色苍白。

    李元丰翅膀展开,挡住传来的鼓声,他眸子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就见峰头上白云鸣霜,灿白一片,然后左右一开,走出一个青年人,高有两丈,铜色皮肤,蟠筋龙结,耳穿毒蛇,腰间围虎皮裙,佩戴一兽皮大鼓

    来人一边走,一边用手拍打腰间的兽皮鼓,身后黑气千尺,倒垂下来,落照周匝,千千百百的图案生灭,隐有百兽之纹。

    路上行来,群兽辟易,万鸟哀鸣。

    声势之大,不同凡响。

    “原来,”

    即使第一次见到,但源于血脉的悸动,让李元丰轻而易举认出青年人的来历。

    在同时,外面的青年人手中一停,鼓声戛然而止,他猛地转过头,刀劈斧削般立体感十足的面庞轮廓,眸子金中泛红,蕴含力量。

    两个人目光一碰,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大巫。”

    “天妖。”

    两个人虽然没有开口,但都能够看出对方的想法。

    “哼,”

    外面的青年人冷哼一声,身子一拔,手自提起,高举过顶,冲李元丰一拳打过来,简单一拳,蕴含拔山之力,摧毁所有。

    在洞府中的小妖们只觉得在一刹那整个天塌了,所有的光明部被一拳吞噬,只剩下无尽黑暗,让人觉得世界末日到来。

    实际上,小妖们的感应不是幻觉,外面青年人的一拳蕴含恐怖的力量,硬生生将洞府内的光和声音挤了出去,造成真空景象,超出想象。

    李元丰如临大敌,鬼车真身中妖力运转,五个头颅不分先后,抖枪花般炸开,在刹那间不知道打出多少次,每一下,都打在迎面而来的拳劲上。

    轰隆隆,

    两种力量碰撞,一种是巫族不可思议的拳劲,一个是洪荒异兽的神通,顿时余波呼啸,雷霆衍生,惨白一片。

    不分轩轾,难分上下。

    “这么弱的天妖真少见。”

    洞府外的青年人散去气势,手按兽皮鼓,耳朵上挂的毒蛇卷曲身子,发出嘶嘶的声音,仿佛在嘲笑。

    “彼此彼此。”

    李元丰稳稳当当站立,五首昂起,面不改色,回击道,“这么弱的巫也敢在北俱芦洲行走,要是上古大巫见到,肯定耻于同宗。”

    “今日有事在身,不然的话,只凭这句话就让你吃个大苦头。”

    青年人用手摸了摸耳边的毒蛇,蛇头窜起,两边分叉,瞳孔竖立,深蓝非常,让人一看,仿佛要陷入其中,难以自拔。

    李元丰通过刚才的交手知道对方不过和自己伯仲间,于是毫不犹豫地耻笑道,“胡吹大气,看来一辈子都成不了真正的大巫。”

    “等着。”

    青年人最后看了李元丰一眼,然后收回目光,用手重新敲打腰间的兽皮鼓,咚咚咚的声音响起,不多时,消失不见。

    “巫族的人。”

    李元丰目中若有所思,在妖师宫中他阅读过典籍,在洪荒时代曾经巫妖并立,主天掌地,后来甚至爆发过旷古绝世的巫妖大战,然后两族由此衰落,道门大兴。

    可以讲,巫妖曾是生死大敌,现在又是难兄难弟。

    甚至比起妖族来,巫族更落寞的多,妖族虽然被夺去统治地位,但到底仗着繁衍多,在缓慢恢复元气,可妖族的生育在洪荒时代都是个大问题,更不要提天地巨变后。

    李元丰阅读典籍的时候都在怀疑,或许早就没新的巫族出生,只剩下以前苟活下来的大巫们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里。

    但刚才出现的拿着兽皮鼓的家伙,李元丰能够断定,对方肯定是新生代巫族。

    “这个时候入世,”

    李元丰眸子之中,有智慧的光,莫非巫族也要插手这一纪元之事?

    “嗯?”

    李元丰走出洞府,凭高远眺,目中余光一转,正好看到被自己用山丘镇压的黑蛭王,这个妖王真倒了大霉,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被自己和那个巫族青年人交手的余波所波及,现在不像刚才那样哇哇大叫,而是耷拉着脑袋,奄奄一息。

    看样子,是活不久了。

    李元丰看了眼,就收回目光,北俱芦洲中,弱肉强食,弱者无理,妖命贱如纸,生生死死太正常了。

    在北俱芦洲,要么自己足够强,能够站在食物链顶端,要么就祈祷下辈子能够投胎做人,去南瞻部洲等有秩序有规矩的地方,虽然不可能人人幸福,但不会有这样轻易而举稀松平常的死亡。

    李元丰站了一会,唤从江和小狐狸精过来,交给他们不少丹药以及防身之物,叮嘱他们安抚依旧不离不弃的手下后,身子一拔,上了半空中,然后展翅飞走,要去见一见神交久矣的牛魔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