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五章 倒霉的铁扇 被桃花的牛魔王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311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乾龙战天玄医枭后武炼巅峰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漫威之不死者之王

    如意道人送走李元丰,踱步回来,见厅外深柳新竹,潇潇洒洒,树色夹杂水光,弥漫进来,氤氲一片晴绿。

    案上鹤嘴铜炉,高有三尺,展翼曲颈,烟云袅袅。

    牛魔王坐在云榻上,目光炯然有神,自顶门之上,冲出一道明光,倏尔散开,化为玉简相,里面字字跃空,流光溢彩,左右缠绕,化为不同人影,或高冠古服,手持竹杖,贝叶灵文,时时浮现,或闭目端坐于千峰万山之中,以星辰为棋,或长眉垂地,鱼龙簇拥,鼓声不断,或坐在池前,梅花易数,玄妙非常,等等等等。

    诸般景象,走马楼台一样,不停生灭。

    万千的澄明若莲花,吞吐香气。

    叮当,

    冥冥之中,一声钟响,若火星灿然落下,在人影之中,激射出三尺星光,蔚然成画,仔细看去,里面有崇山峻岭,有高谷深潭,有森绿万顷,千姿百态,正是北俱芦洲各地的景象。

    如意道人看在眼中,知道自家大兄在施展神算,寻找北俱芦洲中可能存在的风水宝地。

    不得不说,大力牛魔王是个很不错的人,答应李元丰后,雷厉风行,立刻行动,而且力以赴,不惜消耗元气,力求做到最好。

    如意道人看在眼中,知道自己插不上手,于是自顾自找藤椅在窗前坐下,开窗波光粼粼,荡入眼中,满是鲜活,让人神骨一清。

    “嗯?”

    如意道人坐下后,不知为何,目中余光一瞥,似乎发现厅中的铁扇公主面色不虞?

    且说李元丰,沿原路返回水上浮阁。

    不知不觉,星斗满天。

    星辉鹤唳齐齐入门中,徘徊不前。

    留下云水数片,似鸾鹤轻舞,来来回回。

    李元丰眉宇间凝着光,洞府之事,既然大力牛魔王答应,再加上自己有出手之谊,对方肯定会办得妥妥的,不用担心,倒是那个铁扇公主的反应,有点不一样。

    在本来,李元丰来天雷山还有一事,就是交好大力牛魔王,毕竟对方是西游记中浓墨重彩的人物,无论自身,还是其妻铁扇公主,其儿子红孩儿,都是有分量的。

    多个朋友多条路,在以后的西游中,能够有更多辗转腾挪的空间。

    可现在来看,恐怕计划不如变化。

    李元丰站在檐下,环顾四下晴霁,水天一色,不知为何,铁扇公主对自己第一印象很差,到时候枕边风一吹,岂是不靠谱的交情能够比拟的?

    至于拆散两人,想都不用想。

    因为大力牛魔王果真如自己所想,身负项光,脑生五彩,清气升腾凝华盖,多宝徐来驻道语,明明白白的仙道路子。

    而铁扇公主即使出身于修罗血海,同样翩然若仙,黄庭有书。

    两个人相遇,相知,以后结婚,恐怕冥冥有定数。

    或者换个说法,里面肯定有不为人知的大能的安排。

    李元丰想到在西游记书中所写,铁扇公主后来得了正果,经藏之中万古留名,由此可见,她或素有慧根,或和佛门说不清道不明。

    至于牛魔王,则是被打败后,带去西天。

    李元丰若有所思,牛魔王虽英雄气十足,慷慨好义,可贪酒好色,喜新厌旧,不然的话,以后也不会舍下铁扇公主,去和一个玉面狐狸勾勾搭搭,夫妻关系名存实亡。

    既然如此,不妨自己助牛魔王一臂之力,或早早将玉面狐狸送到牛魔王身边,或者干脆通过玉香狐王联系姿色绝佳的狐狸精,让牛魔王早一点外面彩旗飘飘?

    “可以试一试。”

    铁扇公主当然不知道,因为自己对李元丰身上的天妖气机的厌恶,一不小心被对方察觉不说,还让自己以后的婚后生活平添了三分变数和坎坷。

    李元丰目光一瞥,见毗沙凉风站在跟前,黑色镰刀不离身,鹿皮靴子,裙裾只遮住一只腿,另一个浑圆修长,白皙如玉,笔直似圆规一样。

    其九尺身高,亭亭玉立,一眼看去,是腿。

    “毗沙凉风,”

    李元丰与之并肩而立,人向月,霜满地,问道,“你出身的修罗血海是个什么样子?”

    “修罗血海,”

    毗沙凉风美眸睁开,人自纤丽,声音在夜风中,有一种洗去尘埃的珠玉,道,“修罗血海不在天界,不在地仙界,近乎幽冥,是真正的血海。里面自成天地,孕育种族,由于先天沾染凶戾,所以绝大多数人都好斗嗜杀,死亡是常有的事儿。”

    “与修罗血海比,北俱芦洲都平和不少。”

    “果然这样。”

    李元丰曾在妖师宫中阅读过此类典籍,虽然寥寥,记录很少,毕竟修罗血海排斥外来者,非很有实力者难以立足,道,“修罗血海杀戮不断,主要还是因为众族并起,都野心勃勃,于是征战四方,想要一统。”

    “战乱纷纷,不出真正的血海王者,杀戮不会绝。”

    实际上,在李元丰看来,修罗血海虽神秘,不为外人所知,但北俱芦洲才是真正的妖魔横生,上古各种遗老遗少藏在空间中,水深不可测度。

    但也正因为这样,北俱芦洲大小妖怪间常有冲突,但不会扩展到整个北俱芦洲,都在自己各自地盘范围内争锋。

    至于妄想一统北俱芦洲的,除非脑子坏掉的,没有人敢有这个想法。

    “或许吧。”

    毗沙凉风抱着黑镰刀,望向夜空,肤白如玉,身材玲珑,话语之中,并没有对修罗血海这样杀戮丛生的抱怨,反而有一种期待,开口道,“但真要有一天,有人能够统一血海,成为真正的王者的话,肯定会震动三界的。”

    “修罗血海,罗刹女,”

    李元丰心中念叨,修罗血海这般地盘,对于外人来讲,肯定是神秘可怕,恨不得避开,但对于天地间的大势力比如最爱布局的道门和佛门来说,或许早就觊觎。

    血海各族连年征战不休,除了先天沾染凶戾之气好斗外,会不会是有道门和佛门的插手和挑拨?

    想一想,能够在杀戮不绝的血海中出现一个像铁扇公主这样仙姿飘逸的女仙,怎么看怎么觉得其中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接下来的日子里,李元丰在天雷山中清闲下来,在等待牛魔王答复的日子里,或是陪着来自于修罗血海的毗沙凉风聊聊天,兴致来了打一场切磋一下,或是联系妖师宫内,看一看有没有勾人的小妖精,以后用来破坏牛魔王和铁扇公主的爱情故事和婚后生活,或是和赤尻马猴一起,参加如意道人举办的赏宝会。

    这一日,如意道人传信来,已经有了信儿,听到这,李元丰立刻赶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