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三章 玉衡道人 摧拉枯朽(求推荐票)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603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李元丰驭使北斗星屋,周匝浮现出层层叠叠的星晕,大小环错,冲入光幕中,大放异彩,照射千里,亮若白昼。

    光幕覆盖四下,不计其数的符文升腾和碰撞,北斗星屋在其中行驶,像是在水中的大船一样,巡视领地。

    随风上升,念起下沉,摇摇摆摆。

    在这个过程中,李元丰见到有满月般的飞行法器,来来回回,上面站立星宫的星将们,随时待命,非常警惕。

    李元丰抬起头,看向光幕外,不可思议的黑暗中,时不时有深沉的血色炸开,如同一根根的长矛,自远处掷出,扎了过来,被光幕挡住,炸成烟花一样的图案。

    是的,漫天烟花,非常耀眼。

    可李元丰知道,这可不是烟花,而是天外的敌人发动的攻击被光幕挡下后产生的余波,其中蕴含着毁灭的力量。

    “前赴后继啊。”

    李元丰看在眼中,赞叹一声,平平稳稳非常光鲜的天庭,离不开在外驻守进行守卫战斗的天兵天将,任何年代,任何世界,和平的背后都离不开守护。

    正在此时,所有的烟花倏尔消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抚平,不起半点波澜,再然后,一点星芒乍现,刚开始之时,只有莹莹一点,须臾后,迅速扩大,覆盖四方,灼灼其华,照亮周围。

    轰隆隆,

    大星落入光幕中,像是鱼儿入水,摇头摆尾,搅动四下的光,原来又是一个北斗星屋。

    轰隆隆,

    北斗星屋继续向前,同样的,发现了李元丰。

    “咦,”

    归来的北斗星屋中发出一声惊讶的声音,声音不大,但正好让李元丰听到,道,“不是瑶光,天庭来了新道友?我是玉衡道人。”

    话语落下,北斗星屋上空光芒交叠,如镜面一般,照出玉衡道人的身影,他看上去长袖飘飘,手中持有法剑,仙风道骨的样子。

    “九首。”

    李元丰和他打了个照面,见对方一脸疲惫,肯定是刚刚战斗归来。

    “多保重。”

    玉衡道人看样子很累,简单打了个招呼后,收了神通,北斗星屋滴溜溜一转,进入光幕中,沉入其间,四面八方的力量潮水一样涌来,融入里面。

    “让我出去看一看。”

    李元丰深吸一口气,驭使北斗星屋,猛地一冲,脱离光幕,进入虚无中。

    在虚无,时空变得复杂。

    空空荡荡的,见不到尽头。

    只是时不时有裂缝出现,有的只有三五尺,有的却有万千丈,大大小小,各自不同,自裂缝中,可以见到,里面是光怪陆离的景象。

    这样的缝隙,后面是不同的世界。

    后面世界的原居民们,就通过缝隙,源源不断来到天界。

    很显然,这一片连同天界的区域不太平。

    李元丰驭使北斗星屋,继续向前,近处的裂缝平平静静,看样子已经被刚才归来的玉衡道人处理过,所以他决定向深处。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元丰蓦地停下来,他自北斗星屋中看去,眼前自缝隙中倒垂下一道血河,浩浩荡荡,不见涯岸。

    在血河中,莲花般盛开,托举一四四方方的宫殿,上面粘贴一根根庞大无匹的羽翼,不知道何种生物的,镌刻玄妙花纹,不停抖动。

    羽翼抖动,每一个刹那,都会引荡出不可思议的风暴。

    “去。”

    李元丰看在眼里,他将北斗星宫停在半空中,然后披甲戴盔,手提方天画戟,鱼跃而出,直指宫殿。

    凛然杀机,凝成实质,若龙吟虎啸,奔腾而出,

    其气势之盛,无与伦比。

    根据李元丰在北斗宫中的了解,这一区域带来混乱和杀戮的就是血河,不知从何而来,不知从何而去,但血河之上,定有妖魔。

    嗯,妖魔,天庭对于对方的称呼。

    当然了,在李元丰看来,与天庭敌对的势力,天庭就会给他们按上妖魔或者妖邪的大帽子。

    正义要战胜邪恶,大义先握在手中。

    “有人来了。”

    感应到李元丰身上的杀机,在血河宫殿上,正在闭目养神的明罗睁开眼,他身披朱鸟之衣,手持玉麈,双眉狭长如刀,面颊上有淡淡的刺纹,看上去有点诡异。

    明罗睁开眼,眸子化为血红,充满着暴戾,肆虐,和杀戮。

    “天庭的人,”

    明罗见到星光,哼了一声,他身子一起,宫殿之中的手下们开始行动起来,刹那间,有万千的血光迸射。

    仔细看去,血光都有手指头粗细,束成一线,笔直向上,速度快到匪夷所思。

    仿佛刚一出现,就到了目标前。

    血光到李元丰近前,不提其强横的穿透力,而且蕴含一种腐蚀,能够让元气受到污染,变得不再纯一。

    “真是狂妄自大。”

    明罗斜着眼睛,抬头看天,见血光激射向李元丰,嘴角露出残酷的笑容,在他的印象中,天庭的人来的时候总是静悄悄的,偷偷摸摸的,要出其不意攻其无备。

    因为当他们有所准备的时候,爆发出的力量惊人。

    “这样的程度,”

    天庭的人面对血光,要么躲避,要么用法宝防御抵挡,但李元丰只看了一眼,根本不躲不避,运转妖力硬抗。

    噼里啪啦,

    血光打在李元丰的身上,经过身上甲胄和肉身的双重抵挡,完抵挡,只剩下一阵子爆豆般的声响。

    “什么?”

    明罗见到李元丰不躲不避,嘲笑不已,可等见到他没事人一样,顿时目瞪口呆,这样的肉身实在过于强横。

    “杀。”

    李元丰才不管那么多,他甲胄一抖,上面留下的印痕逐渐消散,然后手中七千二百斤重的方天画戟挥舞,径直披了下去。

    李元丰的鬼车血脉对他影响很大,像是化形,都被血脉影响,无法化形出自己想要的,可想而知血脉的力量。而洪荒异兽血脉虽然不同,但大都热衷于战斗。

    在这样的局势下,李元丰杀得痛快。

    很快的,李元丰将明罗击杀,并将宫殿中搜刮一空。

    再然后,只听轰隆一声,宫殿沉入血河中,不见了踪影。

    李元丰上了北斗星屋,迅速离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