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六章 血剑元屠 初次见面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39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极品小神医降落远古两界套路之王

    李元丰抬头看去,就见虚无之中,血河之上,倏尔间,有一浩瀚画卷冉冉展开,在里面,不同森木品种,万千对峙,郁郁幽幽。

    花木中,楼阁罗列,廊道回绕,水自喷涌,如若霜雪。

    再然后,最中央,一阁,一松,一桌,一壶酒,一柄剑,一个人影。

    “剑,”

    李元丰目光被桌上剑所吸引,投目看去,剑看上去没有剑柄,剑刃薄薄若蝉翼,其上蟠结花纹,血气升腾,无量的凶戾和恐怖之意爆发出来,引动四方。

    这是一柄剑,一柄凶剑,一柄强大到非常的剑。

    嗡嗡嗡,

    似乎感应到李元丰的目光,搁在桌上的血剑开始有轻鸣,初始之时,微不可闻,如蚊子叫声,须臾后,匪夷所思的震动,在虚空中结成乐章,越来越响。

    虚空中,血莲花盛开,弥漫着血腥气。

    这种气机,扑面而来,让人觉得作呕。

    “是谁,”

    阁前的人发现血剑的异象,同时睁开眼,他眸有重瞳,诡异神秘,身上的法衣激荡,俊美的容颜不容于世间,光彩夺目。

    俊美非常的少年人手按上血剑,沛然不可抵御的气机更上一层楼,然后声音传入李元丰的耳朵里,道,“气机有点古怪。”

    李元丰听到声音,似近在咫尺,却如惊雷炸响,轰然而鸣,他哼了一声,手中方天画戟一挥,凌空斩出一道青气,弯弯如月,悬空而行,将音波抚平。

    李元丰知道刚才对方的话里的意思,自己身上的气机与玄门或者佛门不同,但在化形后,又极为内敛,不会像以前那样被人轻而易举看出是走的天妖道。

    至于鬼车真身的洪荒异兽身份,这样来看,更是藏得极深,难以寻觅。

    “很庞大的精血,”

    画卷中阁前松下的俊美少年人按在桌上血剑上,嘴角微微上勾,有一种残酷,道,“正适合我手中剑的吞噬。”

    “你能够被我手中剑吞噬,也是你的荣耀。”

    字字如剑,蕴含杀机。

    只是听到,就有嗜血的味道。

    “你手中的剑?”

    李元丰站起身,身后五重光晕中惨绿的光升腾,似是头颅将出,看向远处的画卷,用不屑的语气道,“只不过是一个养剑之人,或者剑奴而已,这样大放厥词?”

    李元丰的话语中有一种一针见血,道,“你一个被凶剑奴役的人,何来优越感?”

    他看得清楚,最引人注目的,最夺目的,最凶戾的,都是桌上的血剑,甚至不是本体,只投影,就让觉得惊悸。

    无他,剑中蕴含的杀戮和血腥实在过于惊人,惊天动地。

    可以讲,李元丰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凶的剑。

    “找死。”

    李元丰的话,让看上去文静的俊美少年人勃然大怒,出身于血海中的人,和北俱芦洲的妖怪差不多,先天有一种暴戾,他口中吟唱,重瞳中的光越来越盛。

    嗡嗡嗡,

    下一刻,桌上剑一动,凭空有一道剑气自画卷中斩出,长有千百丈,内是血红,外有黑赤,最外面,则是羽翼般的花纹,轻轻抖动。

    剑气斩出,以玄妙的轨迹,杀向北斗星屋。

    刚一临近,血光映照下,连北斗星屋上的星光都遮掩住。

    “血剑,”

    李元丰身子一动,已经来到北斗星屋外,微微抬首,人在血光中,目光凌厉,他看得出来,自己看到的血河和画卷实则离自己很远,如投影一样,可剑光纵横,能够无视超远距离,已是有跨越空间的威能。

    这样的剑,不同于李元丰手中的方天画戟,方天画戟是神兵利刃,坚固,重量足,品质高,用来进行近身搏杀,使用的人越强大,发挥出的杀伤力越强悍,当没人使用的时候,就是一件死物。

    而出现的血剑,似乎有灵性,是真正的法宝,有人驾驭的时候,能够发挥出强悍的力量,但没有人的时候,剑也有威能。

    “斩。”

    李元丰所有的念头一闪即逝,手中方天画戟一摇,以鬼车真身驭使七千二百斤重的大戟,横了上去,径直相接。

    轰隆隆,

    剑光本是无形之物,但碰到方天画戟的时候,却发出真实的器物碰撞的声音,在同时,一种凶戾嗜血到极点的意念顺着方天画戟涌过来,不可阻挡。

    凶戾的气机蔓延,蛮横霸道,通过方天画戟过来,进入李元丰的体内,要将之控制,同化,吞噬。

    画卷中俊美的年轻人见到这一幕,面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这柄血剑从来不是凭着实打实的杀伤力著称的,在隔离空间中,霸道的是凶剑自身蕴含的本质。

    剑意所到,就会被杀戮嗜血控制,沦为行尸走肉。

    “这样的凶戾杀戮之意,”

    李元丰刚才隔空感应,只觉得是一柄凶剑,可真正碰到了,接触了,才知道凶到何等之可怕,那种扑面而来的血腥,足以让仙人们都堕落,沉入血海,难以超脱。

    “杀。”

    受到血剑中杀戮嗜血意念的冲击,李元丰鬼车真身血脉中的血腥和杀戮之意受到激发,同样破关而出,与之针锋相对。

    同样是杀戮,同样是血腥,同样是不会退让。

    意念在鬼车真身中碰撞,时时刻刻。

    在这个时候,鬼车真身,或者说洪荒异兽的特点展现出来了,要是仙人碰到血剑,恐怕意念碰撞,容易污秽到本身的纯阳仙体无垢真身,可鬼车真身可不一样,不说和血剑同源,但绝对不怕污秽,来者不拒。

    所以李元丰放开手脚,力以赴,与之对抗。

    整个碰撞,看似复杂,但在刹那间,就分出胜负了。

    李元丰抵挡住了血剑的剑意,没有被控制。

    “怎么会?”

    见到这一幕,画卷中俊美的年轻人面上的笑容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震惊之色,他咬了咬牙,想要再次出手,但跨越空间的攻击可不容易的,血剑中积蓄的力量已经殆尽,无法施展第二次。

    李元丰没有管他,神情微有震惊,通过刚才的意念争锋,他隐隐听到两个字,元屠。

    “元屠剑?”

    李元丰最后深深地看了血剑一眼,回到北斗星屋中,然后驾驭此宝,回归。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