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三章 如虎添翼 神甲利刃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283

人气小说:丹道宗师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骨王的万能杂货店食鬼猎人娇宠之名门嫡妃呆萌双宝:首长大人的惹火妻大夏纪九霄赤灵传

    李元丰自殿中出来。

    外面叶寒风起,古木小禽,上下其声。

    冷光乍开,倒影琉璃玉色,不染凡尘,再远处,鱼裁莲叶,来来去去。

    整个天地,若玉壶中倾倒下的画卷,有一种晶透不真实。

    “时空,”

    李元丰用手摩挲着袖中的吊坠,莹莹的光若灯焰一样,在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勾陈帝君所在地方弥漫着一种光阴如水的力量,不同空间点缀其间,若湖中的山石,相映成趣。

    置身其中,难以形容。

    境界修为不到,雾里看花终隔一层。

    “呼,”

    李元丰垂下眼睑,遮掩眸中异色,他捧着自勾陈帝君手中得到的飞廉遗宝,脚下生风,用最快的速度,回到自己突破万化境所用的静室。

    李元丰在铜盆中净手后,点燃案上的莲花灯,明净的光晕落在飞廉遗宝上,甲胄上繁杂的纹理纵横,呈现出一种岁月的黑青,莽古的气机,凝而不散。

    只是静静看着,仿佛就被引到那个令所有妖族都向往的时代,上天摘日,下海捉龙,横推万里,无所不能。

    铁与血,杀戮和开拓,以自己不同于其他的特质,在宇宙天地间留下自己的烙印和史诗。

    呜呜呜,

    仿佛感应到李元丰的情绪,自时光封印中出来的飞廉遗宝花纹簇皱,交横盘错,似高昂号角,直入人的灵台。

    李元丰听到号角,只觉得体内的血脉都沸腾起来,热血激昂,他有一种想法,穿上甲胄,拿起神兵利刃,进行战斗。

    “有对比才有伤害啊。”

    李元丰想到自己自龙宫中得到的甲胄,哼了一声,龙宫的老龙们果然和佛门不是一伙的,没有拿出很好的宝贝给孙悟空用,要不是自己当日的敲边鼓,恐怕孙悟空现在身上的那一套披挂真得不到。

    不过现在来看,即使孙悟空身上那一套披挂,也比不上现在自己眼前的这一套。

    最为重要的是,眼前飞廉遗宝是给天妖驭使,自己披挂上,能够最大程度发挥其威能。

    “来。”

    李元丰不再犹豫,手一招,甲胄自案上飞起,原本看上去不大,但当落到身上的时候,立刻如蜘蛛网般蔓延,自上而下,覆盖身。

    是的,覆盖身,连双瞳都蒙上一层奇异的光膜,护得严严实实,没有任何死角。

    再然后,头盔上,长出峥嵘而古怪的长角。

    这样的长角,高有两丈左右,枝枝丫丫的,像是鹿角,但呈现出青色,上面是奇异的纹理,如风一样刮过。

    “飞廉,”

    李元丰想到自己自典籍中看到的记录,这位天妖身如鹿,头如雀,有角而蛇尾,文如豹文,对于风有一种超乎寻常的掌控力。

    在很多的神话中,甚至被称为风伯,提到风就会想到飞廉,是风的化身。

    在鹿角生出的同时,只听噼里啪啦如爆豆一样的声音响起,身上的甲胄上突出细细密密的针刺,扎入李元丰的肌肤中,刹那间,血液弥漫出来,将纹理上染上一层血色。

    对于此,李元丰没有任何意外,因为他自勾陈帝君口中得知是飞廉遗宝后就知道,要继承此宝,可不是简单的事儿,遗宝有灵,要择其主。

    要是承受不住,就是德不配位,自有灾祸。

    “我可以。”

    李元丰目光一凝,运转天妖力,体内的鬼车精血激射,主动浸染甲胄,无形的力量在弥漫,源源不断。

    对于天妖道来讲,每提升一个境界,都是对鬼车真身的一次质变,最为重要的就是血脉,境界修为越高,精血中蕴含的不可思议的能量越可怕。

    汩汩汩,

    感应到鬼车血脉,甲胄像是干涸的土地遇到甘霖一样,发出吞下的声音,不断地花纹衍生出来,一个接一个,甲胄上,绽放出青光。

    这样的光,是风的色彩。

    璀璨而神秘,强大而超脱。

    李元丰神色不变,自顾自拿起与甲胄配套的神兵利器,这是一柄大斧头,修长而牢固的木柄,斧刃呈现扇形,氤氲青铜的光彩。

    拿在手中,沉重非常,锋锐到能够切割所有。

    神兵利刃和法宝不一样,强大的法宝通常能大能小,蕴含灵性,连同规则,产生不可思议的力量,而神兵利刃没有那么多的花哨,只有坚固,沉重,锋锐。

    手持神兵利刃,必须得有驾驭的力量,不然的话,你拿到拿不起来,小孩儿舞大锤,自己能伤到自己。

    至于厉害的法宝不同,有的法宝灵性十足,甚至生出智慧,不下于生灵,它们一旦认可某人,就能够自主发动法宝的威能。

    咔嚓,咔嚓,咔嚓,

    李元丰手握大斧,斧头和身上的甲胄形成一种共振,鬼车精血涌出的速度似乎又加快了三分,渐染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纹理,任何一个花纹,都不放过。

    隐隐的,自甲胄和斧头上,浮现出一个伟岸是身影,庞大到不可思议,鹿身雀首,周匝风席卷跟随,发出不可思议的声音。

    到底是飞廉披挂使用很久的宝物,即使陨落了,这等人物的烙印依然存在。

    李元丰不言不语,只是驭使体内的天妖力。

    再过一会,飞廉身影倏尔缩小,微不可查,收入到上面头盔的鹿角中,不见了踪影,李元丰立刻觉得身上一轻,自己和甲胄甚至大斧都有了一种奇异的联系,仿佛它们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到这个地步,李元丰才真正得到飞廉遗宝,成为自己之物。

    “这才是属于我的好披挂。”

    李元丰天妖之力一转,浸染到甲胄和大斧上,立刻明白其中的虚实,然后就是大喜。

    大斧头不用说,比自龙宫中得到的那一柄七千二百斤重的大戟要更重,更锋锐,更坚固,在李元丰这样身怀巨力的人的手中,完是杀戮利刃。

    斧头很好,但最让李元丰欣喜的是身上的甲胄。

    这甲胄能够护住身,没有死角,而且随心变化,形态如意,甚至当化为鬼车真身的时候依然存在,保护上下。

    最最重要的是,飞廉留下的这具宝甲是他得道前所一直披挂穿戴,蕴含不可思议的风能,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突破空间壁垒。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