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六章 门下卷帘见大将 自观人间法不同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48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圣手仙瞳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都市超级保镖大唐之最强帝王

    翌日,天宫外。

    枝头半红半绿,团团簇簇,积下厚厚的香气。风一吹,飒飒落下,飘飘摇摇,浸染水色后,抹上一层澄明,似乍晴乍阴的明月,浮浮沉沉。

    三五只小鹿在湖前戏水,发出呦呦的可爱叫声,也不怕生人。

    猪八戒抱着肚子,打起饱嗝,道,“这次吃得真痛快。”

    李元丰则眸子清幽,不疾不徐,时不时和碰到的星宫的星官打个招呼,很有一种沉凝大气。

    “嗯?”

    突然间,李元丰目光一动,见门户前立有一神,他身材高大,发髻蓬松,身上披着甲胄,手中的法器是降妖宝杖,看上去像个乌黑的擀面杖,外边嵌宝霞光耀,内里钻金瑞气凝,重有五千多斤,宝光闪耀,氤氲杀机。

    此神立在门前,目光如电,给人一种安稳如山的感觉。

    “那是谁?”

    “他啊,”

    猪八戒抱肚子,哎呦呦叫唤,听到李元丰的话,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道,“那是玉皇大帝帐下的卷帘大将,是个很无趣的人,俺没怎么和他打过交道。”

    “卷帘大将。”

    李元丰面不动色,目光却又多打量了几次,这卷帘大将可不就是取经四人组中的沙和尚?

    “兵器,”

    李元丰见到沙和尚手中的降妖宝杖,确实像个擀面杖或者哭丧棒,根本不像影视剧那样是个禅杖,一头是一个铁铲,一头是一个月牙。

    那就是月牙铲,可不是降妖宝杖了。

    真不知道影视剧为何会设计成鲁智深那样的月牙铲,莫非擀面杖不如月牙铲威风有卖相的原因?

    “卷帘大将的来历背景,”

    李元丰很快将兵器这个无关紧要的抛之脑后,开始猜测沙和尚的背景。

    实际上,在李元丰看来,取经四人组加上那一匹白龙马,都不是随随便便的人,毕竟西游可不是简单的事儿,牵扯到佛门大兴的布局。

    在其中,孙悟空不用说,任何浓墨重彩来形容都不为过。唐僧嘛,佛门金蝉子转世,灵山嫡系中的嫡系。小白龙,背后有四海龙族。

    就是自己身前这个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天蓬元帅,背景都深不可测。

    原因为何?因为李元丰在得到勾陈帝君认可后,曾经动用勾陈宫的力量查过,这天蓬元帅是从下界飞升上来的,其师承无人能知,但上天庭的时候,不少当时天庭的大人物都打了招呼,甚至派人迎接,其中要没有说法,傻子才信。

    这个沙和尚又是何等的背景呢?

    仿佛感应到李元丰的注视,门下的卷帘大将抬起头,看上去有点木讷,但非常敦厚,实诚,让人自然而然信任。

    他见到李元丰,认出是最近大出风头的七杀星君,面上微微露出笑容,打了个招呼。

    “走了。”

    李元丰笑着回应,没有过去交谈,然后拉着猪八戒,离开此地。

    再然后,猪八戒回自家的天蓬府,至于李元丰,则一个人,不紧不慢,不慌不忙,前往勾陈宫。

    宫中,碧树绿深,山石横斜。

    宝亭檐下静,藤萝垂叶闲。

    仙鹤枕泉水,听到若有若无的秋音。

    他来到自己的静室,打开窗,先坐下来,顶门上浮现出庆云,开始回想自己在安天大会中听诸多大能讲法的感悟。

    俗话说,大道同流。

    这样的感悟,对天妖之路的修炼,也有帮助,当然了,帮助不算太大。最为重要的是,感悟让神变经有所触动。

    其中,佛门的三位大能的讲法,涉及到香火念头,最有用处。

    李元丰灵台之中,阴神端坐,披着血衣,无数的人影在周匝浮现,顶礼膜拜,只是仔细看去,就会发现,人影的面孔非常复杂扭曲,且多是负面情绪。

    “我的这门法诀,”

    李元丰这个时候,早就明白,到了阴神境界,自己这一功诀的提升,并不主要在于灵机,而是来源于人的念头,越是多的念头,越是复杂的念头,就能够自其中汲取能量。

    “要入世。”

    李元丰摇摇头,他真没有想到,自己当日穿梭小世界居然是去的人间界,而且本来只想寻一门能够补鬼车真身缺陷的法门,却在不知名的情况下,成为这样的功诀。

    或许他知道的少,但据李元丰所知,在天界和地仙界,真没有如此法门。

    “莫非人间界的缘由?”

    李元丰当然不认为自己的境界或者见识能够超过天界和地仙界的诸般无量大人物们,可他们没有创造出这般的法门,根源很可能有两点。

    其一,天界地仙界与人间界的法则规则截然不同,土壤不一样,生长出来的就不一样。没有人间界那般经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以不会有法则出。

    其二,或许自己的环佩中的补天之气。

    到现在为止,补天之气是何物,怎么来的,李元丰都一头雾水,但毫无疑问,玄妙到不可思议。

    正在这个时候,李元丰若有感应,就见勾陈宫上空,亿万光华激射,若孔雀开屏一般,须臾后,垂垂而落,向中央敛去,只剩下层层的光晕,照耀四下。

    这般声势,应该是勾陈帝君参加完法会归来。

    想到这,李元丰自座位上起身,走到外面,先是召唤来勾陈宫的人,让他们查一查沙和尚,看一看能不能寻到少许端倪,然后仔细整理了下衣冠,前去求见勾陈帝君。

    时间不大,李元丰就见到勾陈帝君。

    这位帝君端坐在高台上,腰间悬剑,英武不凡,身上有堂堂煌煌的宝气,升腾不休,他看到李元丰来,面上露出笑容,道,“这次天庭之事,风头出得不错。”

    李元丰抬眼打量,见勾陈帝君真的高兴,没有其他的意思,马上行礼道,“都是帝君看重。”

    他对自己的定位有非常明确的认识,纵然现在在天庭中站稳跟脚,以后可大展身手,可不管任何时候,眼前这位才是自己在天庭最大的靠山。

    没有了勾陈帝君的支持,连七杀星君的位置都会坐不稳。

    在天庭,有背景和没背景,就这么现实。

    “有何事?”

    勾陈帝君对李元丰的清醒很满意,这小子没有飘,于是语气越发平和,道,“讲一讲。”

    “帝君,”

    李元丰站直身子,缓声道,“我想问一问这次孙悟空大闹天宫的事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