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一章 星照南瞻碰玄门 归来星主急相招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36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极品小神医降落远古两界套路之王

    南瞻部洲。

    夜中寒山寂寂,四下清静。

    嶙峋的石色映在虬曲的松枝上,夹杂三五丛茶树,叶子扶摇。

    在上面,积下浅浅的雨色。

    不知道是何时的雨,摇摇欲坠。

    只听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自林子中,钻出一个小小的身影,看上去不到两尺高,浑身白皙如玉,白里透青,浑身上下没有一点血色,头发只有稀稀疏疏的,五官精致纤美,却没有眉毛,蹦蹦跳跳的。

    “咿呀呀,”

    不到两尺高的小人看上去不会说话,奶声奶气叫唤,它扎着手,正在扑大蝴蝶,玩得很开心,大眼睛眯起来。

    在此时,又是一声轻响,把小人儿吓了一跳,它连忙躲到树荫下,趴在地上,撅着身子,偷眼看去,就见枝叶被人拨开,从里面走出一个白白嫩嫩的童子,看上去个子不高,但生的粉雕玉琢,手腕脚腕上戴着环子,稍一碰撞,叮咚叮咚发出脆音。

    童子眼睛中有一种灵动,顶门上清气盘旋,背负一双雌雄双剑,隐有风雷之音,他出现后,左右一看,就发现小人儿,笑嘻嘻上去,一把将之抱起来,搂在怀中,捏了捏对方的小脸,道:“芝仙,你原来跑这里了。”

    “咿呀呀,”

    小人被童子抱在怀里,没有像往常那样凑过去任由其摆弄,而是鼓着腮帮子,哇哇哇乱叫,看上去在发脾气。

    “哎呀,”

    童子捏了捏小人的脸,安抚道:“这次迫不得已,以后肯定不会给你割肉放血了。”

    “咿呀呀,”

    小人举着小手,咿呀呀的,看上去情绪激动,很显然,童子的话说了不是一会了,即使这小人心智很不成熟,或许比不上两三岁的幼儿,可它是怕疼的,自己手臂上被割了多少次总记得。

    “你,”

    童子见小人儿不依不饶地叫嚷,心中不喜,他本是喜怒无常的性子,就想发脾气,恰在这个时候,清冷冷的星光照下,似乎一扫而过。

    “咦,”

    童子天生大运,又修炼的正宗玄门功诀,别看个子不大,实则神通了得,他敏锐感应到星光中有一种巡查之意,眼睛眯起来,隐有寒光。

    还没等童子说话,只听环佩有音,又走出来一个少女,素白法衣,面有英气,眉心一点红痣,格外引人,她腰间悬有宝剑,身后杀机很浓。

    “这星光,”

    少女出来后,同样感应到山门前星光的不同,黛眉不由得蹙起,眉心的红痣如同染血一样,腰间宝剑铮然而鸣,仿佛随时出鞘斩人。

    “驭星辰巡视天下。”

    两个人都是有惊人传承,并有深厚背景之辈,其他人或许不懂其玄妙,但他们很快反应过来,对视一眼,道,“好大的胆子,居然有人敢这样明目张胆地巡查我们山门前。”

    “你是天上的哪一位星官?”

    童子一手抱着小人,一手叉腰,人不大,但声音清脆,冲着星光道:“在我们山门前徘徊,岂有此理!”

    毫无疑问,星光的变化,正是天庭上李元丰弄的手脚,他驭星辰而行,转到南瞻部洲,见清气托举,莲花处处,惊虹贯空万里,果然玄门仙家,气象不一般。

    在整个南瞻部洲,大小不同的宗门,繁星一样。

    正在李元丰赞叹之时,蓦然星光一动,听到声音,不由得露出奇异之色,能够发现星光的异常已是不容易,而对方能够借星光传音,则肯定传承非同小可。

    因为天庭借日月星辰巡视地仙界,很大程度就是为监视和观测,虽然不新鲜,可不会广而告之,只有一定分量的人才明白。

    “两个小家伙,”

    李元丰听到声音,所有的念头一闪而过,平平静静。

    即使对方真的背景深厚,又何妨?

    其一,下面两个人看上去气运冲天,天赋异禀,但李元丰连不可一世的猴子都碰过,两个尚未成仙的人,在他眼中,简直小不点。

    在北俱芦洲的时候,这样的小不点死在他手中的可不少。

    其二,李元丰虽第一次驭星辰巡视地仙界,可他可从来不是莽撞之人,早早就明白巡视的相关事宜,不会越线。

    即使是照到山门前,离山门很近很近,几乎踩线了,但这个拿捏,没有问题。

    天规不可能面面俱到,也不会规定地死死的,有回旋余地。

    到时候,真拼背景,以自己现在在天庭的根底,只要不理亏,真不虚其他人。

    “哪一位星官?”

    少女背后的剑跃跃欲试,似乎随时出鞘,斩杀所有,她丹凤眉挑起,四下的气机变得冰冷。

    “哈哈,”

    李元丰没有说话,回应两个人的是绵绵不绝的大笑声。

    笑声不小,远远传开,有着回音。

    “该死。”

    笑声过后,星光渐去,巡视之意不见,但童子面色铁青,他手中下意识用力,抓紧了怀中抱得肉芝娃娃,心中怒火冲天。

    星光中的星官虽然没有说话,但笑声中那种不在意,那种视他们为蝼蚁般的嘲讽,跟一根刺般刺入心里。

    出身名门,秉承大运,从来不缺功诀和法宝的仙二代童子,把牙齿咬得咯咯响。

    肉芝娃娃被童子抓得生疼,被抓得地方,身上白玉的肌肤都变成黑青,可小东西感应敏锐,发现自家主人正处于愤怒中,所以不敢哭出来,只有眼泪啪啪啪地往下掉,委屈极了。

    “我们有时间上天庭一趟。”

    英气的少女抬头看天,眉心红痣鲜红的要滴出血来,银牙紧咬,道,“到时候肯定让他付出代价。”

    在这一片地域中,他们或者说他们的宗门惟我独尊,养出的气势,就是这么高傲。

    当然了,能够从话语中可以听出来,是想上天庭告状,可想而知,确实有深厚背景。

    且说李元丰,根本没有在意此事,他又巡视一番,等到自己真的撑不住了,才自星辰中退出来。

    “呼,”

    李元丰吐出一口浊气,天界和地仙界的时间落差让人非常难受,以星辰遨游,在地仙界已经觉得很久,可在天庭,还不到半日光景。

    李元丰摇摇头,走出周天星台,就见有人在等候,道:“星君,星主有召。”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