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五章 出头椽子先烂 内中辛秘谁知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15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极品小神医降落远古两界套路之王

    星宫。

    庭中有湖,水中立山。

    山上晴色晶澈,徐徐上栏杆。

    四下风声带来松影,隐有潮气,拍人法衣。

    站在其中,如人在画中游。

    万星之主梳着道髻,脚下踩着木屐,长身玉立,身后星空浩瀚,随他身形运转,每个呼吸,都有星辰陨落生出。

    在此时,有罗冉仙子前来禀告:“帝君,七杀星君有书呈上。”

    “拿来我看。”

    万星之主接过来后,展开一看,书信上的字遒劲有力,字字入纸三分,如刀劈斧削一般,很有一种力量和决心,只是一看,就让人明白书写人的意志。

    他点点头,再仔细看,书信上写的是请来星宫接受调查的天庭仙官们,并且附有接下来的审讯,等等等等,非常详细。

    “七杀星君,”

    万星之主想到李元丰做的事,都得赞叹一声,真的是出手如雷霆,果断刚毅,不愧是七杀的名号,其中表现出的智慧,决心,还有坚定,让自己都刮目相看。

    要不是李元丰身上的烙印太过明显,万星之主都要生出爱才之心,将之收入麾下,发展成嫡系了。

    有这样锐不可当的先锋和刀子,处理起事情来真的快刀斩乱麻,两个字,痛快啊。

    “你去传令。”

    万星之主将所有的情绪掩去,神情温润如玉,话语却是不可动摇,道:“让七杀星君自己决断即可,只要查出实证,证据确凿,就交有司查办,我们天庭不需要蛀虫。”

    “喏。”

    罗冉仙子答应一声,心中有数,她能够在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成为万星之主的嫡系,可不是因为腿长,这位满脸英气能够让猪八戒吃瘪的女仙非常有能力,在贯彻帝君意志的时候,从来不会出错。

    待罗冉离开后,万星之主踱步行了一会,呼吸着湖山之气,清清飒飒的,然后吩咐座下道童,道:“准备一下,我要去拜会勾陈帝君。”

    对于万星之主来讲,这次用七杀星君这把刀子,效果出乎意料的好,令他很满意,但他同时知道,锋利的刀子,向来不会有太好的下场,李元丰主动当刀子,会迎来狂风暴雨。

    要是七杀星君李元丰是自己人,那无话可说,可李元丰到底是勾陈帝君的人,用的太厉害了,得给这位天庭的四御之一一个交代。

    不然的话,别看勾陈帝君不声不响,在天庭的存在感很弱,但真要发起火来,也让人吃不消。

    当仙官不易,当天庭的大佬更不容易啊。

    方方面面都得想到,在大方向上绝不容许出错。

    半盏茶的功夫后,只听轰隆一声响,似乎是玉壶光转,倾斜下细细碎碎的星芒赤火,拖曳成长长的尾巴,在其中,一座云架腾空,童子抱香炉,玉女打扇,簇拥着万星之主离开星宫,前往勾陈宫去了。

    且说罗冉仙子,得令后,身披轻薄荷叶小甲,一双大长腿迈开,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七杀星君府邸,然后在人带领下,进入府邸。

    “星君在后山。”

    来人把罗冉仙子带到后山,就转身离开。

    “后山。”

    罗冉仙子玉颜上没有任何变化,她一身小巧荷叶甲,行动方便,见后山静幽,阁楼萧疏,四下生着毛竹,有一种阴翳。

    再往前走,听到水音,叮咚作响,她展目看去,就见临水小阁,背倚青丘,下悬空而精致,自己曾经见过的七杀星君稳稳站在阁中,目光清亮。

    罗冉仙子仔细打量了几眼,发现这位刚刚在天庭中掀起偌大声势的星君平和静气,没有害怕恐惧,没有兴奋嚣张,而是如阁下的老树枝叶一样,森然若大戟,老而且瘦,有一种经历过岁月和风雨的沉稳。

    即使在天庭见过不少惊采绝艳之人,但李元丰给罗冉仙子的印象超乎想象,非常有风采,最起码,比她心中那个只会口中花花胆小心怂还心无大志的玩水的家伙强太多。

    罗冉仙子稳了稳心神,玉足一点,脚下自然升起一祥云,翩然升空,落到悬空的小阁中。

    等进入阁中,又见一番景象。

    悬空浮阁倚的石壁尽是水过的苔衣,绿茵茵一片。

    这样的光彩,照下来,让整个人变得幽幽的,看不清楚。

    “仙子到了。”

    李元丰见到罗冉仙子来,神情平静,他微微一笑,道:“仙子有何指示?”

    听他说话的语气,比较放松。

    “星主有话,”

    罗冉仙子声音不大,能正好传到李元丰的耳中,道:“且让你放手去做,既然查到有问题,就不能半途而废,得深挖。只要证据确凿,会定罪,然后交有司判决。”

    即使李元丰早有准备,可听到对面女仙的话,还是忍不住眼瞳中冷芒流转,这万星之主是要将自己这把刀用到极致啊。

    这样的穷追不舍,确实能够打击佛门,贯彻万星之主的意志,但作为实际执行人,最拉仇恨的刀子,肯定会引得秋后算账的。

    至于为何李元丰笃定自己会被秋后算账,只要想一想就明白,那种不明白其中曲折的,自然要对自己执行者下手,那种真正明白其中曲折的,也会对自己下手,毕竟帝君们不但若隐若现,而且难对付,对付自己更容易,还敲山震虎。

    至于半吊子的,也会嫉恨自己,软柿子好捏,特别是摆在明面上的软柿子。

    罗冉仙子见到李元丰没有说话,她同样不说话。

    因为这位仙子明白对方一旦施行引起的后果,现在的决断,重逾千钧啊。

    即使自己局外人都觉得惊心动魄,有一种沉甸甸的压力,何况对方?

    阁中突然安静下来。

    只有外面的水音,一声声,一下下,水气拍栏杆,潮湿让人觉得冰冷。

    李元丰现在的神情有点古怪,似乎在神游天外,一个人出神,在没有人注意的地方,他的神念附在自勾陈帝君赐予的吊坠上,正在沟通,现在开局定了,后面的需要靠山把握。

    好一会,李元丰下了决断,他背后的六重光晕一动,鬼车头颅藏在里面,惨绿重重,凶戾之气透出少许,道:“我一定会让罪有应得的人得到相应惩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