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七章 帝君用刀欺到老 借此脱身正当机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03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真武世界

    “七杀星君,”

    陈袭善白净的面容上满是铁青,拢在袖中的拳头攥紧,整个人不见半日的乐呵呵,反而像欲择人而噬的野兽,目中凶光刺人,道:“你赶尽杀绝,不会有好下场的。”

    李元丰自有退路,胸有成竹,不惊不喜,俊逸自若,听到对方的话,只抬一抬眼皮,道:“这样的罪证,虽严苛一点,但没有冤枉你。”

    两个人说完,各自盯着对方。

    四下疏叶萧萧,树光浸绿。

    时不时有霜色弥漫过来,积下浅浅一层。

    似乎承担不了重量,随时会落到地上,溅起团团簇簇的雪意。

    见李元丰真的动了真格,陈袭善心中一突,这个时候,他岂能猜不出是有天庭高层要修理自己,而眼前这个看上去蛮横凶戾的七杀星君是个锋锐的刀?

    虽然正如自己所讲,替人当刀的,大多数没好下场,很多都成了替罪羊,这七杀星君不会有好下场。可自己大好前程,在天庭的日子有滋有味,为何要和对方同归于尽?

    想到这个,陈袭善目中的狠厉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诚恳,声音变得温和,有说服力,道:“七杀星君,你在天庭蒸蒸日上,只要按部就班走下去,未来大有可期。”

    “我们各自退一步,皆大欢喜啊。”

    “你看,好不好?”

    见到仿佛变色龙一样的陈袭善,罗冉仙子和明君仙子两个女仙对视一眼,都能够看到对方美眸中的异色,天官是好,但当得久了,习惯于做官的厚黑学,成天蝇营狗苟,确实少了三分仙家气度。

    这就难怪有的真仙宁愿在外面,以自身之力抵挡真仙之劫,而不是投身到天庭,当一个安安稳稳的天官。

    天官,是晋升的台阶,也是束缚的枷锁,其中的一个度,需要自己心中有数。

    不然的话,真成了陈袭善这般人物,自己都会厌恶。

    李元丰自顾自坐下,枝叶扶苏,垂光生绿,照在他的身上,让他整个人藏在阴影中,连神情都变得模糊。

    陈袭善是个很有想法的人,前段时间他在天庭散布消息很大胆,不是因为不怕死,而是自认他有佛门靠山,认为万无一失。在陈袭善的算计中,佛门大兴是大势,现在气焰正高,天庭不会和代表大势的佛门敌对。可惜的是,陈袭善到底站的不够高,认知有错误,低估了帝君的手段和实力。

    佛门大兴,固然大势所趋,但这个趋势,不可避免会挤压其他势力的生存空间和利益,其他势力可身在局中,可不会无动于衷坐以待毙。

    大势是大势,但说到底,所有的大势都是有一个接一个的小势组合而成的,执行小势的则是人事。

    像天庭这般家大业大的势力,一定会有所动作,争取影响到一个个的小势,争取自己的利益不要被挤压。

    说到底,佛门大兴是大势所趋,只是一个趋势,但一句话就想让天庭或者妖族这样根深叶茂的庞大势力纳头就拜,怎么可能?他们会千方百计的试探,动作,抵挡,最好是让这一场大势成为虚火一场。

    “而且,”

    李元丰由于有勾陈帝君言传身教,站得高,看得远,能够看出天庭帝君暗地里打击佛门的意图,只要不摆在台面上,佛门也无可奈何。

    “至于我自己,”

    李元丰垂下眼睑,自己是被万星之主当成了对付佛门的刀子,可寻常的刀子虽然不甘,但无能为力,但自己不是浮萍一样,而是有根基之人,勾陈帝君和妖族在天庭的势力,任何人都得掂量一二。

    如果只这个,李元丰还会有点郁郁,因为经过此役,自己会损失惨重,最起码可以预见的是仙官暂时一阵子没法当了,得销声匿迹,可李元丰可不只勾陈帝君一个后路。

    “到时候恐怕还得感谢下万星之主。”

    想到自己以后的路子,李元丰嘴角勾起一个奇异的笑容,这般退出,正好送了自己一程。

    “七杀星君,”

    陈袭善看不到李元丰的面容,更不清楚李元丰所想,他见李元丰坐在石上,看似在沉思,还以为自己说动了对方,不由得心有喜悦,语重心长地道:“三思而后行啊。”

    实际上,陈袭善暗地里发狠,只要自己脱身出去,肯定要报复。

    自己可不是面团,是有脾气的!

    “是啊,想好了。”

    李元丰重新站起来,挥了挥手,道:“肯定要给你定罪,不过你放心好了,不会只有你自己,会有其他人跟你作伴的。”

    陈袭善先说了一个“好”字,以为李元丰真的听劝了,可等真听清楚后,他面上的笑容戛然而止,仿佛被冻结一样,结结巴巴,道:“怎,怎,怎么回事?”

    “来人。”

    李元丰提起宝印,在陈袭善罪证玉简上一落,顿时圈圈晕晕的星芒浮现,交错纵横,难以磨灭,代表自己对陈袭善的罪证真实性负责,道:“把他带下去,交给有司,量刑定罪。”

    有实证,有拥有纠察逮捕权的仙官指证上诉负责,有司即可按照程序审问,判刑,定罪。

    “走吧。”

    这一次,有人上来,马上取出枷锁,套在陈袭善的身上,不同于刚抓来时候的质询,现在成了戴罪之身了。

    接下来,按着葫芦画瓢,将抓得的人部变成戴罪之身,押向有司。

    干脆利索,没有任何拖泥带水。

    这个势头,让旁观的罗冉仙子和明君仙子都看得美眸中异彩流转。

    毫无意外,有司早就准备妥当,待收到李元丰送来的印上七杀星君宝印的证据,马上就开始动作,进行判刑。

    量刑绝对算不上轻,每个人所判的,都几乎是压在能够判的上限上。

    可想而知,上面的意志如何。

    当然了,由于判刑的都是实权人物,不会这么轻率,不会只一审,还会再往上提,但毫无疑问,他们的官位恐怕都保不住了。

    “这七杀星君是怎么了?”

    罗冉仙子和明君仙子两个人并肩离开,她蹙着眉头,想到七杀星君李元丰的变化,太过果决,太过锋利,完不留后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