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二章 以史为鉴正衣冠 以猴为鉴须努力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358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圣魔狼与兄弟真武世界自然大玩家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山下。

    四下怪石嶙峋,老松枝偃,其上小鹤筑巢,扑棱翅膀,咕噜噜转着大眼睛。

    风正清,月正冷,有两壶酒。

    宜赏,宜观,宜下棋,宜聊天。

    李元丰席地而坐,一手持酒壶,看着天上的明月,灌了一口,神情谈不上喜悦,也说不上悲伤,平平静静,身后有影,杯中有影,颇有一种对影成三人。

    孙悟空喝得痛快淋漓,大呼过瘾,听到李元丰的话,微微抬头,道:“怎么不在天庭继续当官?看你的样子,混的风生水起。”

    这个猴头性子简单,被镇压了这么多时间,已经忘了对李元丰的不满,再次见面,反而有一种老朋友重逢的感觉。

    毕竟他和李元丰没有深仇大恨,再加上这么久没有人陪他说话,实在孤独寂寞的很。

    有人来了,还是熟人,带来了酒,孙悟空这个时候,是高兴的。

    李元丰看了眼被释迦牟尼佛压在五指山的孙悟空,这个猴头眉间有土,鼻上沾泥,蓬头垢面,看上去颇为狼狈,不由得心里叹息一声。

    安安稳稳地当天官,当然惬意。

    以自己的手段和背景,以后前途光明。

    可自己依然决定舍弃这个稳定,前往前途未卜的人间界,以后还得入西游劫中,不为其他,只为提升力量,彻底掌握自己的命运。

    只为了,当真有大劫数降临的时候,能够有反抗的力量,我命由我,而不是跟眼前的猴头一样,纵然大运在身,天赋高到不可思议,依然没有挣扎之力,被如来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消除天庭帝君们的怒火。

    李元丰默默饮酒,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孙悟空这个纪元的主角如同一个鲜亮的镜子,近在咫尺,见到后,不是悟出得失,而是要让自己时刻保持警惕,明白仙侠世界的残酷。

    说到底,具备个人伟力超凡脱俗的天地,越往上走,内在的真实让人发寒。

    孙悟空不知道李元丰所想,他伸出手抓住一个蟠桃,咬了口,嘟囔道:“味道一般,不如俺老孙当日在蟠桃园中摘的好吃。”

    这猴头在蟠桃园的时候监守自盗,把蟠桃树好不容易结出的八千年的紫纹蟠桃一洗而空,吃刁了嘴,嘟嘟囔囔不停。

    李元丰听到这句话,想到自己当日和这猴头一起在蟠桃园吃蟠桃的景象,现在这猴头被压在五行山下,风吹雨打,铁丸铜汁管够,苦不堪言,自己也会进行一段前程莫测的人间界之旅,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将自己《九天生妖神变经》再次提升完善,再窥视一番人间界的奥妙,短短时间内,都有一种物是人非了。

    “对了,”

    李元丰想到一事,对被压在山下的猴子道:“当日你被天兵天将抓走,二郎神的手下想要纵火烧山,把你山上的猴子一网打尽,虽然他们被我拦下了,但也死伤不少,吓得不轻,待你以后脱困后,得回花果山看一看你那些子孙们。”

    在看西游记原著的时候,李元丰就有一个疑问,迟迟找不到答案。

    在书中记载,孙悟空被抓走后,花果山被二郎神杨戬的手下几乎屠戮一空,只剩下小猫小狗两三只不说,连花果山这猴子的老窝都放了火。

    孙悟空在三打白骨精被唐僧误会后,一气之下出走,回转自己的花果山,看到这样荒凉凄惨的景象,当然勃然大怒。

    这都顺理成章,可接下来的发展,则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暴怒的孙悟空只把当时占领花果山的妖怪打死,却根本没有找二郎神报仇。

    而且在以后,书中有记录,当碰到九头虫的时候,孙悟空还称呼了二郎神一声大哥?

    “莫名其妙。”

    李元丰不由得皱起眉头,这猴头向来重情义,热血,简单,想到就做,绝不是那种寡恩寡情,不顾手下人的家伙,更从来不是怂货,对上破坏花果山的仇人,孙悟空怎么会不动手,还称呼一声大哥?

    莫非被压在山下的五百年,孙悟空性情大变?

    或者有不为人知的事情发生?

    想到这个,李元丰盯着山下的石猴,看他如何应对。

    “好个三只眼。”

    孙悟空听到李元丰的话,怒目圆睁,张牙舞爪,哇哇大叫,道:“本来能够打败俺老孙,我还敬他是个汉子,真真没有想到,他还有这般恶毒的心肠,居然会对花果山的儿孙们动手。待我脱困后,定要找这三只眼讨个说法。”

    “哇哇哇哇,”

    “气死俺老孙了。”

    “看来真有隐情。”

    李元丰看了眼暴怒的猴子,垂下眼睑,如果按照原著来看,肯定有人替二郎神杨戬做了收尾,莫非是佛门?

    以佛门的舌绽莲花,找一点似是而非的道理,说服这个看上去有点二的猴子,想一想,倒是有可能。

    有此念头,李元丰背后的六重光晕一动,惨绿光芒中,鬼车头颅探出,看向五指山的深处,天庭的土地在此是监视的话,那么佛门的人在此就是保护,保护猴头,免得被其他心怀叵测的人接触。

    可到现在,根本不出现。

    是因为自己看上去无害,只找猴头来喝酒谈心?还是自己在离开天庭前拜托勾陈帝君,让其帮忙遮掩佛门的耳目起了作用?

    好一会,大骂的猴子才停下来,对李元丰道:“承你的情,这个我记住了。”

    “你知道就好。”

    李元丰点点头,他说出这段话,一是看一看孙悟空的反应,解答下自己看西游记原著的疑惑,二来也是让猴子知道。

    和猴子说话,就得简单,做好事,直接说出来,不然的话,云里雾里的,没有效果。

    “好了,我该离开了。”

    李元丰又说了几句,从从容容站起身,然后整理下衣冠,对压在山下的猴头道:“希望以后我们再见面的时候,还能在一起喝酒,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

    说完后,李元丰大袖一摆,化为一道遁光,离开地仙界,回转天庭。

    “喝酒还不简单,”

    孙悟空目送李元丰离开,又伸出手来,抓一个蟠桃吃,他虽然天生灵异,但由于入世显化猴子相,还是最喜欢吃桃子,嘟囔道:“后面就古古怪怪的,什么命运,莫名其妙。”

    “嗯?”

    在这个时候,只见佛芒在山前展开,化为莲花,在上面,出现金刚之相,他看了眼山下的猴子,还有他跟前的灵果和酒,神情就是一变。

    “刚才,”

    这金刚回想刚才,只觉得如同做梦一样,迷迷糊糊的,不由得神情一变,有人做了手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