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九章 注定当昏君暴君的男人 (求月票和推荐票)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453

人气小说:

    正午。

    窗外疏石带雪,霜白澄明。

    粼粼风吹叶,阴晴有参差。

    明暗冉冉进来,照在李元丰的身上,他换了一件衣服,头戴银冠,身披五爪蛟龙袍,腰束玉带,眸子炯炯,眉宇间有智慧的光。

    开源,有不少办法。

    自人心和念头中滋生出的神秘能量,在乎数量和品质。

    生灵越多,心念越复杂,数量和品质就越高。

    至于数量,最简单,鼓励多生育,三胎起步,八胎重奖,重赏之下,必有生育勇士,脱颖而出。

    质量,则在让人心和念头复杂,这个嘛,李元丰更是有办法,绝对能够让人心不古,复杂到难以想象,门道多的很。

    举个例子,在前世腐朽堕落人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注定被淘汰的资本主义国家中,有太多的经验可以借鉴的了,绝对能让人心复杂的难以描述。

    不过这两项开源的措施,要等到初步掌握出云国再施行。

    “看来我要当个大昏君啊,”

    李元丰想到自己如果上台后进行的改革,不由得笑了笑,如果有史官记录的话,绝对能够扣上昏聩,残暴,喜怒无常,等等等等,洗都洗不去的昏君和暴君的标签,不过自己所追求的可不是凡人能够理解的,无所谓。

    “出云国国主,”

    李元丰踱着步子,走来走去,开源的事儿尚远,自己当前最为重要的事情是赶紧登上出云国国主,拥有正统名义。

    “这样的话,”

    李元丰目光有神,自己冲击出云国的国主之位,有不少优势的,毕竟自己这具肉身是信郡王,不但有继承出云国国主的正统,而且自身早就打下一定根基,掌握一部分的力量,可以直接接收。

    其次自己身具伟力,鬼车阴神,有超乎想象的威能,可以做很多事情。

    这个世界的仙门是吞吐灵机而修炼,化丹养神,纯粹如一,不愿意沾染世俗的红尘气,还有世俗王朝的龙气民心的因果,生怕反噬,断了修炼之路。

    正是这样,他们即使需要世俗王朝的力量,但只能敲敲边鼓,躲在后面,不能直接干涉,建立仙朝,害怕啊,沾上摆脱不了。

    可李元丰没有这个顾忌,当然了,对于世俗王朝的龙气,他同样有反噬,但阴神力量消耗一部分可压制,并不惧怕,缩手缩脚的。

    实际上,如果不是现在阴神境界力量在降临后不成,容不得太大的动作,他都想试一试直接夺舍现在出云国国主。

    “龙气,”

    李元丰抬起头,眸子呈现出惨绿色,看向皇宫方向,在那里,层层叠叠的紫青升腾,结成蟠结的龙形,拥有无量伟力,他哼了一声,心中暗笑。

    龙气确实让自己无法完施展拳脚,但对于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仙门来讲则是影响更大,隔绝了绝大多数仙门的动作,这么一看,龙气庇护皇朝成了自己的优势。

    “具体地该如何上位?”

    李元丰离开窗前,回到室内,在火盆前坐下,耀耀的焰明色照出他的眸光,坚定而不可动摇,在天庭时候,帝君坐镇,帝君稳固,他在体系中只是中层,得按照别人的规则来办事,入乡随俗,可在出云国,没有人压制,就没有必要死板地遵循出云国历代上位国主的模板和传统。

    按照自己的意志和手段,走自己的路!

    想到这个,李元丰唤来手下人,吩咐道:“出府,请石先生来。”

    “喏。”

    有王府兵士答应一声,急匆匆出去。

    “王爷,”

    石先生正是以前信郡王的智囊,一个白白净净的读书人,他穿着裁剪得当的青衣,头戴小冠,有一种书卷气。

    听到召唤后,这位石先生立刻前来,进了书房。

    “王爷,”

    石牧坐下,看向在火盆前的李元丰,背后是横列竖纵的书架,书架的不同形状的隔断中,宝瓶的釉色,如意的玉光,书卷的墨香,连绵下来,似乎落在他身上,有一种不同于以往的幽深。

    整个人坐在那里,一举一动,从容自信又深不可测。

    自己的错觉?

    石牧掩下眸中的异色,不多开口。

    伴君如伴虎,即使是出云国这般小国的郡王,虽然远远比不上上朝九五至尊的权力,但喜怒无常的性子却是相同的。

    在这般人物面前,谨小慎微,免生祸端。

    书房内暂时没有说话,只有火盆中的火炭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在同时,隐隐有香气弥漫出来,令人神情一清。

    “石先生,”

    李元丰率先开口,他目光幽然,看向对面的白净书生,道:“仙道的人怎么说?”

    “仙道的人没有拒绝。”

    石牧皱着眉头,声音不大,以防隔墙有耳,道:“仙道的人掌握不少的金银宝贝,同时还和国内的一些实权派关系密切,他们要出手的话,会帮助我们度过这个难关。”

    这个难关不是别的,正是原先信郡王亲生母亲去世,导致母族一方支持力度大减,从而和其他竞争对手之间拉开差距。

    要是没有动作,就要从竞争国主的行列中彻底掉队了。

    “只是,”

    石牧抬头看了看李元丰的脸色,见他神情平静,看不出任何的波澜,道:“具体的,还得王爷跟他们谈,不过在下得说一句,过于借助仙门的力量,以后会有后患。”

    “后患,”

    李元丰听完后,嘴角微微上翘,在他看来,仙门这般参与出云国的内政,无非是想要扶植世俗的势力为他们办事,要是能弄出一个傀儡来就更好了。

    可哪一个仙门敢和自己合作,才会倒八辈血霉。

    因为反正仙门的人阻碍自己的神魂之道,和自己先天敌对,立场冲突,不是一路人,自己先好好用他们一把,让他们好好出力,出完力,再来个卸磨杀驴。

    如果他们识趣的话,还可收到麾下,当自己的卒子,如果不识趣,冥顽不灵,到时候只会成为剑下亡魂,魂魄都得让鬼车的第一首吞下,神魂俱灭。

    石牧说完后,见李元丰看上去沉默不言,心中不由得叹息一声,作为读书人,他看得比普通人长远的多,仙门入世俗,真不是幸事,对皇权和士子权力都是冲击。

    可仙门的人各种手段花样百出,能做到其他人做不到的事情,难以抵挡啊。

    正在石牧胡思乱想之时,蓦然听到对面的信郡王开口道:“要是国主现在归西,出云国该如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