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三章 阴神驭剑杀人 李元丰入宫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82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极品小神医降落远古两界套路之王

    天露郡主坐在藤床上,床心是藤面所在,略编云头如意之相,紫青交晕,愈发显得肌肤如玉,她宫裙领口不高,香肩如削,镂空中玉丘浑然半圆,若隐若现,见李元丰沉思不言,还以为已经被自己说动,小脸上笑容更盛。

    这位郡主心中高兴,伸出手,在天然几的青铜花瓶下,取过来洞箫,放到丹唇前,自顾自轻轻吹响,萧声传出,似冬去春来,百花盛开,美丽不可方物。

    萧声在书房内激荡,回音来去,让室内的气氛愈发轻松融洽。

    自小就有大志的天露郡主有天赋,肯努力,是宫廷中鼎鼎有名的文武才,武道修为压过诸位郡王不说,这一手吹箫就很有韵味,不下于大家。

    吹完一曲,天露郡主用手拿着洞箫,穗子摇摆,打在裙摆上,美眸有光,再添一个砝码,道:“如果我有朝一日登上国主之位,就将燕妃交给你,任你处置。”

    “燕妃,”

    李元丰听了,微微一怔,才反应过来,对方口中的燕妃是现在最得出云国国主宠爱的妃子,这具肉身的母亲的死好像与之有关。

    “正是,”

    天露郡主眸光在李元丰面容上打量,似笑非笑,道:“燕妃虽心思歹毒,但身具媚骨,娇柔勾人,是一等一的尤物,弟弟你可以好好教训教训我们这一位后母呢。”

    说到教训和后母两个字眼的时候,天露郡主眼角带笑,隐有深意。

    “这个家伙,”

    李元丰七窍玲珑,何不明白这女子话的意思,以前信郡王可不是好人,心理阴暗的很,居然对自己父亲身前的女人有觊觎之心,这么想就罢了,还被人得知,真活该被自己夺舍了。

    “哈哈,”

    李元丰故意大笑几声,坐在藤椅上,道:“那就这么说定了。”

    “没问题。”

    天露郡主展颜而笑,花枝招展,她没有任何不适,在宫廷中长大,所见所闻,见过的乱七八糟的实在太多,这种觊觎上一辈没有血缘关系的女人实在平常,出云国风气开放,好歹不是真正的违背伦理。

    接下来,李元丰旁敲侧击,询问天露郡主背后的那一位仙门的人。

    天露郡主为人机敏,有心计,回应地滴水不漏。

    但天露郡主做梦都想不到,眼前的李元丰修炼出的阴神最是洞彻人心和念头,再加上天露郡主根本不懂道术神通,完不设防一样,让李元丰得到自己所想知道的。

    正是这样,两人交谈下来,倒是各有所得,非常满意。

    本来天露郡主准备坐一会就离开,没想到谈的高兴,待了半个多时辰。

    送走这位郡主后,李元丰负手站在庭中。

    眼前湖石如山,映光生晕,在冬日中,纤瘦有骨意。

    他面上有淡淡的笑容,今日倒是有两个收获。

    其一,天露郡主后面的仙门中人确实和出云国中的修士不一样,是了解这个世界仙道势力的钥匙。

    其二,天露郡主确实很有能力,巾帼不让须眉,以后待自己坐上国主之位,可将之好好用一用,为自己出力。

    自己能够拿下政权,但要执行自己的政策,得需要得力手下。

    至于出云国仙道的人,用来当刀剑镇压异己可以,管理机构,执行规矩,还得需要治世之材,天露郡主是李元丰接触的人中的佼佼者。

    “来人。”

    李元丰压下所有的念头,吩咐人,道:“去请石先生来。”

    不知不觉,天已黑。

    夜色渐渐弥漫,笼罩城北的将军府。

    府中楼阁参差,宝池倚台。

    雕梁画栋,随处可见。

    禁卫军守卫京都乃至皇城的最主要力量之一,禁卫军的统领当然位高权重,国主亲自赐下宝宅,一花一木,一楼一阁,精致中有奢华气概。

    赵云山回家后,早早卸掉甲胄,他功夫精神,气血旺盛,所以只披了一件单衣,正坐在书桌前,眉宇间沉凝生光。

    这位御林军的统领之一,三十五六岁,没了年轻的青涩,成熟而沉稳。

    “老爷,喝点粥。”

    美丽的小妾捧着青花碗过来,放到案上,然后伸出纤纤玉手,给赵云山按摩脖颈,道:“平时在军中就够忙的了,回家就多休息,别整天愁眉苦脸的。”

    “唉,”

    在自家小妾面前,赵云山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他叹息一声,道:“智郡王太过英武,性子刚烈,明君之相啊。”

    “智郡王英武,有明君之相,是大好事啊,老爷何故叹息?”

    她可是知道,自家的老爷跟的就是智郡王,智郡王表现的好,应该是大好事啊。

    “就是太有明君相了。”

    赵云山再叹息一声,两人荣辱与共,福祸相依,根本不惧背叛,他憋得难受,只能和自家人吐露心声,道:“很多人都知道,现在的国主是略显平庸的,在他执掌出云国的时候,老百姓的日子一般,但内外朝臣的日子都很好过。”

    这小妾本就聪慧,再有平时积累,虽然自家老爷说了半截话,可她听明白了,现任国主不是强势的,平庸,朝臣们混日子的混日子,贪污腐败的贪污腐败,外面镇守的大将更是舒服,没有任何压力。

    这样虽然吏治崩塌,出云国国力衰败,百姓的日子一天不如一天,但当官的自在。

    可一旦是智郡王这样有明君之相的人登临国主之位,肯定不会放任不管,到时候,当臣子的就难受了。

    小妾觉得荒谬,明明有明君之相的,上位会被臣子阻拦?可事实上正是这样。

    “我们睡吧。”

    赵云山喝完粥后,不再多想,拥着小妾,要到里屋里休息。

    正在此时,突然间,窗子被一阵风吹开,然后惨白的剑芒爆炸,若千百寒星,刺向赵云山的要害。

    这一下突如其来,完没有预兆,剑光又是快到不可思议,根本来不及躲闪。

    杀机降临,赵云山只能拼死一搏,他大喝一声,根本不顾刺来的剑芒,而是用力吐出一口精血,打向剑光后面。

    赵云山知道,能有如此鬼神莫测手段的,很可能是仙门的人,驭剑的后面会是阴神,怕武者的气血。

    赵云山快,可剑光更快,惨白的剑光滴溜溜一转,将他连同他的小妾,一剑斩杀,头颅飞起多高。

    在同时,赵云山死亡的刹那,屋中突然出现细细密密的龙气敕令,如锁链一般,捆向一空处,在那里,就是阴神。

    “去。”

    声音起,凭空飞出一法器,似是令牌,缠绕花纹,龙气一落,被其挡下大部分,剩下的一些,还是缠绕到斩杀赵云山的阴神上。

    “咳咳,”

    咳嗽声传来,蕴含着痛苦,阴神暗骂一声,赶紧离开府邸。

    天未亮,御林军统领赵云山被刺的消息已经传出,轰动城,有的震怒,有的生气,有的开心,有的叹息,百人有百态。

    李元丰用手扶了扶头上的道冠,自院子中走出,向外走,道:“准备车马,我要进宫中一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