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七章 要掌出云纷乱多 取来诏书填姓名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399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圣手仙瞳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都市超级保镖大唐之最强帝王

    众人走后,殿中安静下来。

    只有案上的蟠虬环耳鼎,嵌有金银,青绿交晕,袅袅烟气自鼎盖中冒出来,夭矫蟠折,郁郁向上,若松盖一般。

    燕妃双手抱在身前,娇容玉颜,裙裾扶摇,烟气遮住了她神情的阴晴不定,这个女人时不时看向李元丰,没有说话。

    李元丰扶正高冠,自顾自坐上正中央的宝座,这样的举动让燕妃美目微微一缩,玉手攥紧,玉颜上的慌张一闪而逝。

    “燕妃,”

    李元丰坐在龙椅上,身子坐直,居高临下,有一种深沉,看向眼前的美丽女子,笑了笑,道:“你是赵德昌最宠爱的妃子,日夜相处,知根知底。你说一说,本王要用最快的速度登上国主之位,还尽量不引起出云国内乱,该如何做?”

    一人计短,二人计长。

    更何况,燕妃在宫中三千宠爱在一身,知道很多外人不知道的辛秘。

    李元丰自从降临到人间界后,就知道出云国是囊中之物。可他没有立即动手,横推所有,而是运用了少许世俗手段,为的就是最好兵不血刃。

    因为他以人心和念头中滋生的能量的为根基,出云国的每一个人都是他的力量源泉,死一个人,就少一个来源,真要引起大战,生灵涂炭,那就亏大了。

    从这方面来讲,李元丰才是真正的“爱民如子”啊。

    燕妃听完,心里嘀咕一声狼子野心,不过当她抬起头,目光碰上上座的李元丰惨绿的眸子,那种冰冷而深邃让其所有的念头归寂,只剩下惊惧和不敢违抗,那是一种上位对于下位的位格压制,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信郡王,”

    燕妃娇躯微颤,声音却依然柔美好听,马上献上计策,道:“国主,不,赵德昌,他曾准备了传位诏书,以待以后有不测之事发生。如果我猜想没有错的话,现在传位诏书上是空白的,要是能够写上郡王的名字,郡王得出云国国主名正而言顺。”

    “还有这样的事情,”

    李元丰来了兴趣,突然想到野史评书中有过的九龙夺嫡四阿哥和十四阿哥的故事,突然一笑,也只有出云国这般偏僻小国,才将国君之位传承这般儿戏,他大袖一展,起了身,来到燕妃跟前,微微低头,看向她似迷离的美眸,眼中惨绿更盛,有奇异的光,让对方的念头在自己面前无可隐藏,以防意外,问道:“诏书之事,还有没有其他人知道?”

    燕妃一惊,压下仿佛身上不着片缕让人看光的不适,螓首低垂,露出粉嫩脖颈,道:“赵德昌只告诉过丞相。”

    “丞相,”

    李元丰微微点头,他忽然伸出手,挑起眼前女子的下巴,用手轻轻摩挲,感受到指尖的细腻,道:“你且放宽心,待我当上国主,不会亏待你的。”

    他说的真心实意,不是来到这个世界后禁欲久了,要肆意放纵,而是眼前此女身上萦绕的天魔意非常罕见,对于李元丰功法的修炼以及人间界的布局都很关键,所以他绝不会容许此女离开自己的手心。

    燕妃不知道李元丰的心思,她俏脸微红,却没有挣扎,在宫廷待了许久,她听过见过很多宫中女子的命运,比起被打入冷宫的,惨死的,或者其他的,早有准备。

    在此时,御林军的陈统领在外等候,得到许可后进来,对于殿中一男一女的姿势视而不见,一本正经地开始述说自己在外的布置。

    不得不说,以前的信郡王并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早早结交的这个御林军统领就很有能力,再加上对于拥龙之功的热切,短短时间内不但控制住内外的局面,还将一部分亲信手下在没有惊动人的情况下调了过来听令。

    在这方面,得多亏了殿中原本的太监们,他们是皇帝的亲信,传个话,没有人怀疑,更何况,出云国国主赵德昌挂了,殿中却有信物,令符,等等等等,可任意使用。

    以上种种,顺风顺水。

    李元丰点点头,道:“我们去取下诏书。”

    路上无话,有燕妃这个国主最宠爱并在宫内有偌大权势的人配合,即使有人看到他们一行人,也没有人敢询问,于是顺利地来到一宝阁。

    李元丰停下步子,看向前面,阴神一开,发现端倪,见有兵士把守,问道:“在这儿?”燕妃曳裙走在李元丰跟前,环佩轻响,有冷香幽幽,轻声答道:“是。”

    “你想个办法,把诏书拿到手。”

    李元丰目光幽深,他要动用自身阴神力量的话,能够办到,但现在他阴神的绝大多数力量在抵挡龙气反噬,剩下的还要应付可能出现的难以预料的事情,能省一点是一点。

    再说的话,宝阁中的防守并称不上森严,或许没有人想到会有人对这个动手,也或许出云国国主赵德昌认为自己健健康康的,此处只留个后手,还不到大张旗鼓的时候,这样的局面下,正好可以趁机看一看这个燕妃乃至于天魔意的能力。

    燕妃答应一声,拢了拢自己的青丝,缓步上前,在同时,精挑细选出来的御林军中的亲信跟上,护卫左右,随时动手。

    没有了李元丰阴神的压制,燕妃恢复到在宫廷中的风采,多心机而有决断,将自己作为宠妃的身份用得淋漓尽致,驻守在此地的兵士在没有任何防备下,被蒙蔽地彻底,然后被跟随的御林军部拿下。

    不惊动其他人的情况下,宝阁失守,李元丰进去后,就见燕妃已经把赵德昌准备的即位诏书奉上来。

    “赵德昌也是悲剧。”

    李元丰看向在自己身前收敛起锋芒的女子,长眉挑了挑,被天魔念附身影响的女子绝不是什么善良恭顺的傻白甜,而是偏向于工于心计的毒妃,原本信郡王的母亲在宫中势力不小都被其一步步拉下马可见一斑。

    赵德昌这样本来就平庸的中老年男人恐怕真被这燕妃玩于鼓掌,没有任何秘密可言,看她轻车熟路的样子,恐怕早惦记这个诏书了。

    再想一想,要是自己不降临,赵德昌底下的子女们恐怕还真竞争不过这个女子,毕竟对方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太大,赵德昌又被迷得晕乎乎的。

    李元丰不再多想,打开诏书,见其他齐备,只有名字那个地方空空如也,于是道:“你应该会模仿赵德昌的笔迹吧?”

    燕妃目光躲闪了一下,果真如李元丰所想,她有自己的心思,可惜的是遇到了李元丰这个天克她的人,再是有心计,再是有准备,都不行,乖乖听令执行。

    很快的,诏书上有了李元丰的名字。

    轰隆隆,

    下一刻,诏书一震,生出新的龙气,虽然开始不多,但源源不断,自其中出来,涌入李元丰的识海中,和原本的反噬的龙气碰撞。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