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大昏君大暴君即将上线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3954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圣魔狼与兄弟真武世界自然大玩家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殿中。

    小窗下,铜瓶有七尺高,没有瓶耳,古朴厚重,自瓶口蜿蜒出花枝,上下两枝,高低错落相宜,团团小花不大,瘦小巧妙,氤氲香气。

    再往左,是垂地画轴,山河万里,大气磅礴。

    燕妃站在一侧,微微弯身,曲线玲珑,准备冲茶,她目中余光扫过殿中,然后不自然地就落在正中央端坐眉宇间满是轻松的李元丰身上。

    这位原来的信郡王,戴冠披衣,稳重如山,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智珠在握,强势而从容。

    燕妃取来敞口瓷瓯,细花之下,能够看到里面的茶叶,光泽鲜亮,这茶可不是普通的茶,而是经过茶师精心所制,通过掐,挪,撒,扇,炒,培,藏,等等等等程序,又试用天下好泉,再添加其他宝材,放到外面,一两茶得等于一两黄金。

    燕妃轻盈盈地提起水壶,她看上去是个弱不禁风的女子,但实际上很少人知道,她体质不但不弱,反而很强,一年四季单衣都不会生病,力量也很大。

    滚烫的沸水自小小的壶口倾斜出来,注入案上的素色茶盅,茶叶一遇沸水,立刻上下升腾,晕开的茶色若笋壳刚剥,绿嫩可人,香气出,令人沉醉。

    燕妃嗅着茶香,念头却浮想联翩,在她的眼中,殿中的信郡王真的神秘,整个人身上拢着一层面纱,让人看不清楚。

    到现在为止,她依旧不明白为何自己见到对方又惊又惧,却又忍不住服从,甚至连多年来在宫廷中的经营都和盘托出,给其作嫁衣。

    那两个侍卫为何突然发疯袭击自己,真的昏了头?

    “还有,”

    燕妃用木盘放好素瓷茶盅,托在身前,盈盈曳裙行走,念头不断,正值登临国主之位的最关键时刻,对方为何这般从容镇定,成竹在心?

    将事情都交给丞相和黄公公真的放心?

    两个人要是别有用心怎么办?

    实际上,她当然不知道,因为李元丰已经能够动用阴神力量,丞相秦何与那大太监身上都有他留下的印记,要是两人真有不妥,马上就会被李元丰得知,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

    燕妃各种念头此起彼伏,如果能够具现化的话,恐怕要给她画上五颜六色的小泡泡接连不断地冒出来,可事实上她玉颜上只有清丽的笑容,用恰到好处的语气道:“主上,请饮茶。”

    “嗯。”

    李元丰点点头,他坐在椅上,抬起目光,看到的正是迎面而来的女子被顶的高高的上衣隆起,黑色很少有饰品的长裙,简单而肃穆,可在她这样窈窕动人的娇躯上,反而勾勒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不得不说,此女正值熟透的年龄,成熟而又风韵,又在天魔念日夜潜移默化影响下,多了三分复杂,三分心机,三分狡诈,像是竹荫蟠藤萝的幽深小径,如同曲曲折折的山谷,让人看不到底,勾人探索。

    李元丰看在眼中,自木盘中取下茶盅,抿了口,品着细细的茶香在齿间流转,不由得微有沉思,在个人力量上,人间界比起天界和地仙界差太多了,但由于自人间界开辟后没有遭遇大劫,不记年的发展下来,生灵多的很,智慧的碰撞,产生很多有意思的事儿。

    心灵和智慧不会受到躯体所限,或许有的时候灵光一闪,就有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

    李元丰品着茶,想着事,闻到鼻尖的茶香和女子的香气,招呼一声,让燕妃来自己身前坐下。

    燕妃答应一声,放下木盘,整理下衣裙,并腿而坐。

    “我和赵德昌不一样。”

    李元丰伸出一只手,揽住对方柔软的腰肢,真的盈盈一握,非常纤细,开口道:“待我坐稳国主的位置后,不需要你整日待在宫中。”

    李元丰阴神端坐灵台,感应到女子身上萦绕的天魔意,懵懵懂懂,却有天魔的本质,复杂而多变,这样的人虽然是个尤物,但养在深宫是极大的浪费。

    再说了,李元丰还要看一看,这天魔念到底会如何发展。

    李元丰发现,自己功法修炼出的阴神和天魔或者心魔有几分相似,天魔和心魔是自人心和念头达到一定程度量变引起质变后出现的,可自己的功法可不是先天而来。

    “功法,”

    李元丰的神变经是以大唐世界收集的神魂之道为引子,可那样的神魂之道只能算稀松平常,现在想一想,更为重要的还是自己环佩和神秘的补天之气才让其发生了任何人意料不到的变化,成为如今的神变经,或者天魔心魔经?

    再想到,只有人间界这般生灵数量不可估计,念头会各种各样,非常复杂,才会产生来自于人心和念头滋生的高品质的能量,会出现天魔心魔,而自己环佩出现,引导自己就穿梭的人间界,里面恐怕不完是巧合。

    燕妃当然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她依偎在李元丰的身上,只觉得心情复杂,有点害怕,又有一点跃跃欲试的兴奋。

    对于死去的赵德昌,她是没有感情的,在宫廷中,要一个美丽成熟很有心计的女子对一个后宫三千又身虚而力不从心的中老年君王痴心一片,不离不弃,恐怕一般的小说都不敢这么写,所以看见势头,她很聪明地倒向李元丰。

    燕妃心情复杂,她害怕的是,在眼前人眼中,自己仿佛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以前能够纵横宫廷的心计手段,完没用。

    兴奋的是对方的这一段放手的话,不知何时,她就知道,自己不是个安分传统的女子,也不是温良恭谦的淑女,自己不安于平静,有很多很多的想法。不然的话,也不会在宫廷中经营势力,有不可言的大逆不道的想法。

    想到以后真能离开宫廷这个囚笼,去外面见一见世面,搞点风,搞点雨,真的兴奋啊。

    有此畅想,燕妃发现不知不觉地自己娇躯都变得火热起来,双颊红彤彤的,红霞满脸,那种滚烫要比任何事情都要来的猛烈。

    在此时,殿外面有人禀告道:“主上,丞相和黄公公已准备好,准备换衣上朝了。”

    “知道了。”

    李元丰用手拍了拍身前玉人滚烫的俏脸,笑道:“沐浴更衣,随我一起上朝,自今天开始,出云国将迎来跟史上完不同的一位君主和国主。”

    燕妃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身体的躁动,微微仰起脸,奉承道:“王爷您肯定能成为出云国史上最贤明的君主。”

    “哈哈,”

    李元丰大笑,她可能不知道,自己绝不会是什么明君,贤君,而是要当昏君,暴君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