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五章 仙神阻道非易事 贪欢享乐人间王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5127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地球穿越时代武炼巅峰

    夜色渐起,自远而近,弥漫在藤萝松色上,如烟似雾,又若轻纱,飘飘荡荡,入参差的宫殿中,见朱甍碧瓦,画槛雕栏。

    大内的寝宫,就在最里面,早早点上莲花灯,灯光激射,千千百百,亮若白昼。

    郁郁馥馥的檀香,驱散冷意。

    李元丰换去朝服,披了一件貂皮大衣,站在窗前,看外面夜色,眸子炯然有神,在他看来,经过今日朝会,出云国大局已定。

    最起码,自己大义在手,代表正统,即使有小风小浪,已不碍大局。

    至于京都外的各地大员,实权派,等等等等,自己不会去动他们的利益,想必他们会识时务者为俊杰。

    真要有人不知好歹,就是自取灭亡。

    接下来,待平稳后,就要推行自己大昏君大暴君的改革了,正如前文提到的过的,开源节流,提高出云国的出生率,尽可能增加人口,然后让人的人心和念头变得复杂,不单一。

    “这样的话,”

    李元丰阴神一动,磁场展开,覆盖到京都,甚至京畿区域,在磁场中,可以见到不同的光芒闪烁,有的熊熊燃烧,有的火苗大小,等等等等,千姿百态,难以言说。

    磁场照出众生之念头,炽烈的,是念头复杂的,灯苗大的,很可能是修炼过仙门传授的静气凝神法门的泾渭分明,很不一样。

    除了普通人的念头异象,还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映在阴神磁场。

    其一,有一个接一个的似星斗般的冲霄明光,璀璨生辉,但束之于自身,念头内敛,不为天地提供那种游离的能量。

    正是自己最为厌恶的仙门中人,这群家伙精通于静心凝神等等等等法门,即使有各种念头,但都压住,真是可恶。

    仙门的人,是自己天魔心魔大道的一生之敌啊。

    “京都中的仙门的人,”

    李元丰眸子中迸射出惨绿的光芒,自己要在出云国推行改革,仙门的人绕不过去,要将之一网打尽,然后收入麾下,充当最锋利的刀和剑。

    “一个都跑不了。”

    李元丰目中阴绿的光芒更盛,定下他们的命运。

    其二,同样是光芒冲霄,但不同于仙门的璀璨,依稀见得七彩光晕,里面是众生是诵读声,一声接着一声,赞美和歌颂。

    李元丰仔细观察,才发现,居然是神灵。

    “神灵,”

    李元丰踱着步子,阴神磁场扫过,力量所到,能够看出虚实,不同于天庭的封神,此地的神灵都是香火神灵,有的是经过朝廷册封,有的是独自成神,看其星星点点的,真的不少。

    “毛神,”

    对于神灵,李元丰原本并无好恶,但他很快发现,神灵同样是自己得道的绊脚石,因为神灵

    神灵给众生定下规则,让生灵在其条条框框里,不会违背。

    有所信仰,有所遵从,不逾矩,久而久之,恒定如一,习惯后,变得非常规矩,念头纯粹。

    信仰神灵的人,或许在现实世界各有表现,但在精神世界有寄托和遵循,偏执而一根筋,格外强大。

    神灵的香火,就是从信徒如此纯粹中的念头提取,提取出来,就非常纯粹,适合自己的规则,不像是李元丰吞噬吸收的自人心和念头中滋生出的能量,各种情绪交织,复杂到难以想象。

    神灵会发展信徒,并钟爱狂信徒,忠诚信徒,来源于此。

    不是信徒的,念头复杂,滋生不出神灵敢于吸收的香火。

    “也得对付啊。”

    李元丰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以前他只以为仙门中人在世俗中传授静气凝神的法门,是在断自己的根基,要进行制止,可没有想到,还有各路香火神灵也是自己的竞争对手。

    看来自己这次降临人间界,要想阴神大成,稳稳当当向魔主迈进的话,真的得大展拳脚,大干一场了!

    “君上,”

    正在此时,有宫中的小宫女提裙过来,用最好听的声音道:“燕妃在外面求见。”

    “燕妃,”

    李元丰神情不变,开口道:“让她进来。”

    宫女答应一声,下去传话。

    很快的,燕妃出现在寝宫中,她身材高挑,体态丰盈,深色长裙领口开低,外面丝织细花轻纱,身前的风光在镂空花纹中若隐若见,圆润而雪白。

    燕妃袅袅过来,敛裙行礼,娇媚入骨,入艳三分,柔柔俯身道:“臣妾祝贺君上,定能江山永固,威临天下。”

    李元丰仔细打量,灯下看美人,别有风味,这个精致的美人儿在灯光下,肌肤如雪,青丝似瀑,整个人如同白玉雕刻一样,完美无瑕。

    或是感应到目光,佳人俏脸上红晕上来,更添娇艳。

    “江山美人儿,人间君王的生活啊,”

    李元丰感应到自己阴神中的念头活泼泼的,蠢蠢欲动,也没有压制,上前一步,拦腰抱起,大踏步向后面过去。

    燕妃用玉臂缠住李元丰的脖子,嘴角微微上翘,显示出内心的喜悦。

    不多时,帷帐垂下。

    紧接着,侍奉的宫女们就听到衣裙撕裂的声音,然后两碰撞声,鼓掌声,媚人蚀骨的低吟声,相继传来,听得人浑身发软。

    夜越来越深,床榻上交叠在一起的两个身影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高亢的声音一波胜过一波,毕竟燕妃虽然没有修炼过神通道术,但她体质契合天魔念,潜移默化下,早就脱胎换骨,不同于普通人,至于李元丰更是大妖魔的底子,再加上有意放纵念头,肆无忌惮。

    两个人玩得高兴了,可害苦了守夜的宫女们。

    四个宫女站在床前不远处,听到榻上不停歇的撞击声和浪叫,玉颜通红,要渗出水来,快要支撑不住了。

    要知道,以前的赵德昌早就身虚体弱,两下就天晴云雨收,哪里像现在狂风暴雨一样,根本没有一个尽头。

    案上的红烛等快燃尽了,床榻上两人才停下来,相拥而眠,沉沉睡去。

    天拂晓。

    小窗初曙,透玻璃而入,寸寸明洁。

    照在地面上,晕轮霜白。

    床榻上一片狼藉,李元丰看向在自己身下不着一缕的尤物,用手轻轻摩挲,开口道:“秦云衣,已醒了?”

    “嗯。”

    燕妃秦云衣经过滋润后,玉颜生光,眉宇间满是春意,到现在,似乎还沉醉在晚上的连续飞天中,娇躯呈现淡淡的粉红,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乐。

    虽然她常被宫中宫外的人骂作妖妃惑主,让赵德昌不惜身体,日渐体虚,实际上她在床底间才是真凄惨,自从入宫后赵德昌已虚的不行,再加上秦云衣体质不同常人,稍一挑弄,赵德昌就快得不可思议。

    要不是宫中实在没有合适的人,天魔念附身的秦云衣早就出轨了!

    秦云衣都怀疑,自己变得有心计而又有权力欲,很大可能就得怨赵德昌,欲求不满让自己只能在别的地方消磨精力。

    现在终于得享真正的鱼水之欢,秦云衣只觉得身上下每个毛孔中都透着清爽。

    “早知道能这样,”

    秦云衣伸手环在李元丰的身上,娇躯轻轻晃动,自己早就主动配合,把赵德昌那个不中用的家伙推翻了。

    “身体是不一样。”

    李元丰感应到身下玉人主动摩擦后渐渐的升温,暗自点点头,要是换个其他女子被自己输出一夜,早就下不得床,哪里还能这么精神,天魔念让她早就脱胎换骨,成了修道的璞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